源自武漢的疫情因中共隱匿釀成全球大禍,近日,中共企圖把責任推卸給美國,散佈「病毒可能起源於美軍」的謊言,美國總統特朗普則以公開稱病毒為「中國病毒」(中共病毒)的行動來回應,網絡上也掀起議論。

美國《華盛頓郵報》19日發表文章指出,不要為病毒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中國人民也是中共的受害者,所以應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CCP virus)」更準確。作者強調,要停止說「中國病毒」,以免不必要地被中共分裂和轉移我們注意力。

網上很多華人表示,美媒的這個觀點跟他們的認識一致,並紛紛叫好。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員吳特21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用「中共病毒」確實更合適,「因為雖說特朗普稱病毒為中國病毒是為了反擊中共栽贓美國是疫情源頭的說法,但是稱病毒為中國肺炎,會被中共利用來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而且這次病毒蔓延實際上是中共的責任。」他指出,「這次病毒疑似來自中共的武漢P4病毒實驗室洩漏,大面積擴散也是因為中共一開始瞞報遲報疫情,到現在中共還在自我吹噓、喪事喜辦,且政治性壓低數位,可以說整個過程都是中共制度性作惡的體現。」

由於病毒嚴重的國家和地區大多和中共關係密切,所以吳特認為,「《華盛頓郵報》稱中共病毒,這是個好跡象,這說明美國方面越來越多人認識到,中共對於病毒擴散應負所有的責任,並開始區分中共和中國了。」

中共與中國應明確區分 中國人需要反思

不方便署名的北京律師21日也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和中國確實應該明確區分,只是過去被混淆了,「我覺得中共與中國當然有區別,但是很多情況下,在國際上中國就是指中共。」

「所以說國際上很多主流媒體,很多國家政府的官員,很多華人的這種抗議,或是反抗中共統治的人,很多時候人們在說中國的時候,其實就是在說中共,或者說很多時候中共在做惡,他說成是中國在做惡。」

對於有人擔心特朗普的「中國病毒」說法會導致華人受到歧視的對待,該律師表示,「從我與美國很多華人朋友聯繫來看,真正遭到歧視的很少,所謂的排華也很少,即使是真的有排華、有歧視華人的,不是因為特朗普這種表達,也不是因為人們內心所謂對華人的歧視,而是因為這些所謂被歧視被排的華人自身的問題。」

「這些人不善於反思自身的問題,當自己做的有損華人形象事的時候,他不知道反思,當別人一說華人怎麼樣的時候,他就跳起來了。」

不反思、不會區分中共與中國,中國人永遠被中共操控和欺凌,「當中共對華人做那麼多惡事的時候,他們一聲不吭,不去(反抗),但是當特朗普用中國、用一個chinese,他們就紛紛跳起來。」他說。

中共媒體是共產黨散播病毒的喉舌

針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聲稱美國害怕中共、害怕中國媒體的言論,該律師也說,「因為中共所謂的媒體,根本都不是媒體,一方面它是共產黨的喉舌,(他自己說了是喉舌),另一方面,它們某種行為既是間諜,又是類似於病毒的那種擴散,到哪個地方,就會把哪個地方弄壞。」

「這樣的媒體,這樣的邪黨,它沒有任何底線,不講任何的規則,沒有任何禁忌,為了達到目的,任何手段都可以用,」他說,這樣一個東西,誰不怕?「不光是美國人怕他們,中國人也怕他們,香港人怕他們,全世界的人都怕他們。」

全世界認清中共真面目 共產黨就完蛋

該律師指出,這些中共喉舌一般都是共產黨員,「所以說,更需要全中國人,全世界的人,尤其是美國,要認清中共,以及中共喉舌的面目,大家要全力以赴,對付這樣一個沒有任何禁忌、非常邪惡的集團。」

他並強調,「中共從來沒有停止對華人的鎮壓,對華人的毀滅性作為,但很少見到華人對中共怎麼樣。」他希望中國人能夠清醒過來,認清中共,「如果他們把對外國人一點甚麼事涉及到華人,就看成是歧視華人、就反美國人的旗幟,把這個勁頭拿出來(對付中共),共產黨早就完蛋了。」

中共用金錢和美女全球擴張 病毒隨之擴散

澳洲華裔法律人士朱峰此前也對大紀元記者談到,「中國有兩部法律,緊急事件法和中國傳染病防治法。兩部法吸收了2003年非典的教訓,還建立直報系統。」所以他認為中共中央早就知道(病毒),但中共不想公開,「因為他們想維穩,這是中共專制本質造成的。」

1月20號疫情已很嚴重,中共還讓5百萬人離開武漢,他說,「這5百萬去到各個國家各個城市,這些國家城市就種下了病毒的根源。」從實際情況可以看到親共的國家疫情特別嚴重,像溫州與意大利關係密切,「溫州人把病毒帶到意大利,就傳開了。」

他指出,從中可以觀察到中共對全球的擴張滲透手段,「中國(中共)全球擴張意圖很明顯,就是用錢收買你,用美女收買你,然後通過這2個手段,用賄絡把中共的邪惡輸送到所有國家。」

最明顯的,就像WHO被收買,「總幹事(譚德塞)說的話跟共產黨語調、語氣、風格一樣,是習近平讓他這樣說的。」「只是世界很多國家還沒意識到WHO被中共收買了。」他指出這也是導致病毒蔓延全世界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