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中國多地監獄爆發中共肺炎疫情後,各地監獄實行了全封閉管理,涉及30萬獄警。目前他們已經被封閉在監獄40多天不讓回家。分析認為,這背後釋放的信息不一般,很可能很多獄警已感染病毒。有維權人士說,監獄超高的人口密度、惡劣的通風條件,使獄警、犯人都成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潛在傳染源。

在武漢指導抗疫的中共中央指導組副組長、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日前要求湖北省武漢市有關單位把監獄、看守所等特殊場所疫情防控作為近期的重中之重。

中共首次系統公佈監獄內感染情況是在2月底,僅公佈湖北、浙江、山東三省的5個監獄確診病例為555例。但外界分析認為這只是冰山一角。

多家監獄爆發大規模中共肺炎疫情後,中共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與司法部部長傅政華、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白少康等人,2月22日曾到包括燕城監獄等監管場所檢查。郭聲琨強調現時正處於「戰時狀態」。

3月18日,大紀元報道說,當時司法廳要求監獄系統全封閉管理,措施還包括「監獄內現有執勤幹警不輪換,外協等其他人員一律禁止進入,直至疫情結束」。

河南一名獄警向大紀元證實,獄警一直在裏面執勤,最長的已經連續工作兩個月了,身心俱疲,並且還看不到甚麼時候結束。

還有監獄臨時聘用的員工說:自己不是正式在編的獄警,只是監獄沒有編制的臨時工,同樣封閉執勤,目前已經40多天,每天都是高強度工作,一天無休。

監獄封閉式措施涉及30萬大陸獄警,目前他們被封閉在監獄40多天仍不讓回家。分析認為,這背後釋放的信息不一般,說明監獄內部感染中共病毒的情況非同一般,長期替中共當打手的獄警,這次可能真正成了中共的炮灰。

中共肺炎疫情已經失控3個多月,去年12月初疫情爆發之初,中共從地方到中央都在隱瞞,同時抓捕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一線醫生,並謊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虛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擴散中國全境並蔓延全球。

中國各地監獄成為疫情重災區

中國各地的監獄、公安看守所、未成年犯管教所、養老院、福利院、精神病院等特殊場,由於人口密集,成為疫情的重災區。

鑒於疫情嚴峻,四川省司法廳微信公號2月22日稱,司法廳要求全省監獄、戒毒所實行戰時管理、進行全封閉管理。包括對新接收罪犯、戒毒人員以及離監探親返監人員一律隔離;要求進入監獄、戒毒場所人員一律測量體溫、戴口罩。

同時暫停一切外來人員進入監管區,暫停面對面會見探視,暫停辦理罪犯、戒毒人員轉押,暫停提審、幫教和警示,暫停服刑人員、戒毒人員集體就餐;暫停監所內一切大型活動。

黑龍江省司法廳要求,全省監獄、戒毒場所進入戰時管理狀態,包括在崗執勤警察不輪換,一直到疫情結束;停止監所內一切跨監區行為;分批活動,錯時就餐;發熱人員單獨隔離。

自由亞洲報道說,大陸的監獄和看守所,被稱為最不透明的領域之一。被外界詬病的包括監獄虐待在押人員、監獄惡劣的基本衛生和生活條件。

中共公佈的監獄疫情只是冰山一角

據《大紀元》獲得一份湖北省第30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簡報》,截至2月20日20時,僅湖北省公安系統的警察至少有逾千人感染中共病毒。但簡報中並沒有註明其中有多少獄警。

評論認為,從網友和媒體爆料來看,湖北省公安系統感染人數肯定不止1000多,其它省份感染人數可能也很驚人。

中國公益人士楊佔青說,監獄超高的人口密度、惡劣的通風條件、極低的免疫力都加劇了交叉感染和大爆發的風險:「這個人群其實是風險最大的人群。而且出事了之後基本上就捂著、瞞著,到時候說他是其他病死了。」

曾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坐牢的楊佔青描述,15人舖位的房間讓睡34個人,犯人都是側身貼著,互相謾罵睡。此外每個樓層一個醫生要照看五六百個犯人,還有犯人因為要求看醫生而被牢頭拳打腳踢。

楊佔青說,監獄裏面十個人裏有八九個都長期生病。同時,由於監獄內嚴密的封閉式管理,他估計,輸入性案例的可能性較大,包括獄警、剛入獄的犯人、服務型人員包括理髮的、送飯的人,都是中共病毒的潛在傳染源。

謝燕益上書:釋放良心犯

近日,中國人權律師謝燕益上書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要求他在當前抗疫期間,按中共憲法規定,儘快作出釋放以及赦免政治犯(包括因思想、信仰、言論、政見遭受刑罰者)、特赦普通刑事犯的決定。

謝燕益解釋說,按照國際慣例,一般分為政治特赦和自然災害特赦,國家可以在戰爭、瘟疫等特殊條件下行使特赦,保護沒有話語權的被羈押者。

他還說,天下大赦,自古有之,出現瘟疫和災難,需要反思,可能就是因為我們道德淪喪、缺乏人道、文明和法治思維。

編者按:「為了反擊中共的抹黑,美國總統特朗普把武漢新冠病毒稱作「中國病毒」。新唐人認為叫「中共病毒」更準確。這個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因為中共掩蓋疫情而向全世界散發,為了替華人正名,應區分中共和中國,正名為『中共病毒』。」#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