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共產主義國家強摘器官的血腥記錄,我們還能相信它的對抗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工作的任何言論嗎?」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任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在他的文章中提出一個嚴肅的問題。

近日,史密斯在美國半月刊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發表題為「為甚麼全球醫療機構要信任中國(中共)?」的評論文章。他指出,就中共而言,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並不是外界對世界衛生組織(WHO)不能信服的唯一例子,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統則是更早的一個實例。

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是美國的一個非牟利性教育組織,1993年獲得美國國會一致通過成立,旨在「教育美國人關於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歷史和傳統的教育」。

史密斯開篇就尖銳地提出:「為甚麼國際醫療機構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路線? 」

「隨著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在1月和2月從中國傳播到世界各地,世衛組織一再表揚北京遏制病毒的工作;儘管中共當局對(提出預警的)醫療人員進行審查,也有證據證明其低估死亡人數,但WHO還是如此。」他寫道。「中國作為聯合國第二大捐助國,然後聯合國負責監督世衛組織,中共似乎誘使世衛為其提供了一種合法性——掩蓋事實,從而加劇全球危機。」

史密斯表示,就中共而言,中共病毒並不是讓外界對世衛組織不能信服的唯一例子,中共的器官移植系統也是如此。

「絕大多數證據表明,中共從良心犯人那裏強行摘取器官,其中最主要的是法輪功學員和維吾爾族穆斯林。然而,世衛組織和全球理事機構移植協會(TTS)卻拒絕承認此事。他們的沉默也給了人權組織暫停鍵,否則這些組織會譴責中共對無辜者的迫害。」他說。

3月10日,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發佈的有關中國器官捐獻系統的最新報告中強調了這一點。

該報告內容源自中國內部和公共檔案(許多是首次披露和翻譯成英文的)以及秘密調查,報告證明「北京對從何處獲取器官的解釋、沒有一個可信服」。

這份報告由研究人員馬修·羅伯遜(Matthew P. Robertson)撰寫。羅伯遜長期跟蹤研究這十年來中國國內外在器官移植方面的研究,並用統計方法證明了中國共產黨在偽造中國器官捐獻者的登記數據。

北京2015年以來一直自稱,所有移植器官均來自自願捐獻者。但中國的捐獻數字增長值令人質疑——從2010年的34例激增到2016年的6,316例,增長速度幾乎百分之百的遵循二次方增長。

而在中國如此少的捐贈人群中,卻能以幾小時或幾天時間按需提供器官,這毫無道理可循。「只有已被強行採集血型,並等待摘取器官的囚犯才能達到這個時間表。」報告寫道。

同時,該報告還顯示,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了當局官方公佈的數量。

目前,約有173家中國醫院被中共當局批准進行移植,僅前10家醫院一年的手術量就接近14,000例。「總移植量可能至少要大幾倍。」報告說。「北京正在偽造其器官的數量和來源。」

史密斯認為,羅伯遜的發現進一步證明了英國獨立法庭在2019年對中國良心犯進行強摘器官的調查結果,更早的是2016年報告《血腥收穫/屠殺:最新情況》中的發現。

他說,在證據面前,世衛組織和全球理事機構移植協會卻總是為北京辯護。這兩個組織都在2015年支持中共的移植「改革」,並定期宣傳中共體系合乎道德沒有異議。

世衛組織移植工作組主席弗朗西斯·德爾莫尼科博士甚至在2016年公開說,媒體必須挑戰那些——對強摘器官表示懷疑——並做出斷言的人。此後,他還多次讚揚中共的制度。

至於全球理事機構移植協會(TTS),其時任總裁南希·阿捨爾(Nancy Ascher)在2018年與一位中國知名移植醫生的座談會上,也意圖幫助打消外界對中共濫用器官的質疑。由於沒有受到這些全球機構的譴責,醫學雜誌一直在大量發表中國的器官移植論文,其研究可能來自於良心犯器官。

「沉默也在放任北京。在不受全球批評的情況下,中共官員毫不擔心如何去解釋其器官移植數據中的差異和漏洞,或擔心外界提出真實的移植數字。」史密斯說。「中共也不會那麼擔心人們將器官移植與中共鎮壓法輪功和維吾爾人聯繫起來。」

文章揭示,2018年在馬德里舉行的TTS大會上,其中一位演講嘉賓是中國排名第三的移植官員(鄭樹森)。他的另一項工作就是負責對法輪功進行負面宣傳。他自己寫的書中就充滿對法輪功的污衊之詞。

「現在,中國(中共)可以讓他從這些國際組織拿到公開的稱讚來炫耀——而這些組織本應該是譴責他的。」史密斯寫道。

而一直扮演人權、為人權發聲的國際機構也沒有作為。從歷史上看,人權組織敢於說出全球官僚機構可能不肯說的話,但對中共的強摘器官計劃上卻不在此列。

「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組織都在跟隨世衛組織和全球理事機構移植協會的後塵。這兩者都沒有投入嚴肅的資源來進行研究,也沒有發表措辭謹慎的聲明,清楚表明他們是否相信這些指控。」史密斯寫道。

他表示,隨著大量證據的增加,希望這些人權團體能繼續扮演他們的歷史角色——充當幫助受壓迫者的捍衛人。但是,短期內世界衛生組織和移植協會不太可能承認事實。

「對這些組織的現任領導者而言,褒獎他們在改革中國上取得的成功是在給他們自己提供職業投資。但是他們的說法不能掩蓋共產黨每年殺害無數良心犯的事實。這些受害者需要國際醫學界明確的道義支持,而不是怯懦。」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