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英超阿仙奴俱樂部主教練阿特塔(Mikel Arteta)和切爾西隊前鋒奧多伊(Callum Hudson-Odoi)被確診感染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目前阿仙奴和切爾西已全隊隔離。同一天,埃弗頓、沃特福德、伯恩茅斯俱樂部都發表聲明,球隊出現了疑似患者,有些是一線隊員。此前,萊斯特城俱樂部即有球員因出現症狀進行自我隔離。

3月13日,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官方宣佈,因受疫情影響,英超聯賽暫停比賽至4月3日。

據《泰晤士報》報道,英超聯賽每年從海外以及國內的轉播商獲取約30億英鎊的收入,如果本賽季就此結束,那麼聯賽將因違反轉播合同而損失7.5億英鎊。

英國《太陽報》預測,一旦英超本賽季「爛尾」,直接經濟損失除了7.5億英鎊的轉播收入,還有1.05億英鎊的杯賽獎金和1億英鎊的比賽日收入等。另外,英超20家俱樂部總價值跌幅將達到25%,損失額約為90億英鎊。

此前英超一直不願暫停或取消比賽,就是考慮到巨額違約金的因素。無奈旗下教練和球員紛紛「中招」,形勢嚴峻,官方只得叫停。

疫情與中共

從中共肺炎蔓延的情況來看,意大利、伊朗、西班牙、法國、南韓、德國北威州等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和地區疫情嚴重,而台灣、香港抵制中共的地區則受創輕微。《大紀元》特稿〈武漢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受利誘的國家和地區在與中共加強往來的同時,卻不知災厄也隨之而來」。《華爾街日報》和《英文大紀元》也發表了評論文章,根據伊朗等國的疫情實例論述中共帶來的危害。

那麼,上述理論是否適用於被疫情衝擊的體育圈呢?體育看似與政治無關,但是實際上,體育商業化令一些西方機構投向中國市場的「懷抱」,從而自覺或不自覺地受制於中共當局。因此,這次前所未有的英超停賽,或許和它的「中國夢」有些關聯。

英超看重中國市場

英超(Premier League)是英格蘭足球最高等級的賽事,是全世界最多人觀看的體育聯賽和最賺錢的聯賽之一,潛在觀眾約有47億人。據估計,英超在中國擁有逾1.7億球迷。近些年,隨著中共推動體育產業的發展,英方注意到了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和商機,英超公司和多家俱樂部相繼奔向那個「香餑餑」。

2013年12月2日,英超公司與中超公司正式簽署了《雙方合作意向書》,旨在在中國普及足球運動,幫助中方培養足球人才。據陸媒報道,英方代表表示,英超聯賽把中國視為最具發展前景的比賽市場,中國作為東亞市場的核心,每年為英超聯賽及英國貿易創造大約2億英鎊的收入。

2016年,中方PPTV的體育頻道(由蘇寧集團控股)購買了2019-2022年中國大陸和澳門地區的英超賽季的獨家全媒體版權,三年合同總價高達5億多英鎊。

2018年11月7日,英超與中超聯賽在上海進博會現場簽署了「英超發展戰略與中國足球改革對接協議」。據媒體報道,雙方未來將重點針對青訓發展、裁判員發展、教練員發展、競賽發展及品牌聯合推廣等聯賽建設工作展開深度合作。

2019年7月,英超亞洲杯在上海和南京舉行。拉加代爾體育英國總經理卡爾・伍德曼(Carl Woodman)點評說,「英超對中國市場一直比較看重。」「對於這些英超俱樂部來說,他們也非常期待能在中國踢比賽,這能幫助他們在中國有新的商務開發機會,這也是他們當今戰略的考慮。」

7月16日,在亞洲杯期間,英超聯盟一行到訪蘇寧集團總部,了解了蘇寧的發展及其在體育產業的佈局。雙方將在新賽季開啟新版權周期的合作。

2020年3月13日,倫敦斯坦福橋足球場關閉的大門上的切爾西隊隊徽。(ISABEL INFANTES/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3日,倫敦斯坦福橋足球場關閉的大門上的切爾西隊隊徽。(ISABEL INFANTES/AFP via Getty Images)

英超俱樂部競相在大陸佈局

在進駐中國市場的路上,阿仙奴(Arsenal)被認為走得最遠。早在2012年,阿仙奴就在中國設立辦公室並擁有全職員工,是第一家有此動作的歐洲俱樂部。同年,阿仙奴官網落地騰訊。

2014年1月17日,阿仙奴宣佈與華為公司建立新的合作夥伴關係,該協議持續到2015/16賽季結束。這是該俱樂部與中國品牌簽署的第一個全球合作協議。2018年,阿仙奴在上海開設了一家體育酒吧,裏面掛滿了紀念品。

2015年底,阿仙奴俱樂部宣佈攜手體育之窗打造阿仙奴中國足球學校,首批上海和重慶分校已經揭牌成立。2016年1月,阿仙奴與央視體育頻道的《天下足球》節目達成媒體合作協議。

2014年底,利物浦俱樂部官方電視台落戶中國影片媒體PPTV,2016年1月1日開始,雙方合作升級,PPTV聚力成為利物浦中國大陸地區官方電視機、機頂盒的合作夥伴。

英國《金融時報》2019年1月8日報道,曼聯俱樂部宣佈將於2020年底之前在中國北京、上海和瀋陽開設三個「體驗中心」,將為球迷提供「互動和沉浸式的體驗」,中心內還將設有餐廳和俱樂部商品專賣店。

此外,水晶宮足球俱樂部、伯恩茅斯足球俱樂部都與中國的贊助商簽訂了協議。

中資控股英超俱樂部

2015年,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與中信資本控股有限公司聯手出資4億美元,收購了曼城俱樂部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團13%的股份,華人文化董事長黎瑞剛成為城市足球集團董事會七名成員之一。

2017年7月,復星集團斥資4,500萬鎊收購了狼隊(Wolverhampton Wanderers Football Club)100%的股份。

2017年8月14日,中國商人高繼勝以2.1億英鎊的價格正式收購南安普頓足球俱樂部(Southampton Football Club)80%的股權,成為其最大股東。(註:2020年3月,高繼勝掛牌出售南安普頓。)

阿仙奴球員為人權發聲,俱樂部切割,央視停播

2019年12月13日,效力於阿仙奴俱樂部的德國球星梅蘇特・厄齊爾(Mesut Ozil)在社媒上為新疆維吾爾族發聲,中國足協發聲明稱對厄齊爾的言論表示「極大憤慨和失望」。

阿仙奴足球俱樂部14日在微博上用中文發表聲明:「關於北京時間昨日(13日)晚間梅蘇特・厄齊爾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言論,阿仙奴足球俱樂部必須在此做出明確聲明:其所發表的內容均為厄齊爾個人觀點。阿仙奴作為一家足球俱樂部一貫堅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則。」

14日晚,中共央視取消了原訂的阿仙奴曼城比賽直播。

2020年2月16日,效力於阿仙奴的球星Mesut Ozil在英超比賽中。(Richard Heathcote/Getty Images)
2020年2月16日,效力於阿仙奴的球星Mesut Ozil在英超比賽中。(Richard Heathcote/Getty Images)

在這場風波中,英超一直保持沉默,因此受到外界的批評。此事被指凸顯英超整體對中共的怯懦和縱容。

12月17日,路透社刊發報道,題為〈俱樂部不大可能去咬餵食的中國之手〉。文章說,中國目前是英超最有吸引力的海外市場,支付的三年電視轉播費即達5億6,400萬英鎊。歐洲足球大國急於擴大中國市場份額,目前大部份歐洲足球俱樂部都得到一定程度的中方贊助。

結語

美國作家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撰文〈疫情隨中共一帶一路傳至全球〉(英語大紀元首發)寫道:「疫情傳播的規則似乎就是,那些為了經濟利益而對中共實施的暴行視而不見的國家,都將收穫他們自己播下的種子。」

這應了那句老話: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中國的市場為英超帶來了巨額利潤,但是,突然之間,中共肺炎衝散了一路看好的景象。疫情令人憂慮,亦當引發思考。不顧道義原則、一味地「淘金」,結果未必如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