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冠狀病毒)在美國東西兩岸沿海最為猖獗。而作為全美人口最多、特別是華裔人口最多的郡縣——洛杉磯縣,在此次危機中超越矽谷,成了加州疫情最嚴重縣——截至2020年4月21日,經檢測確診的病例突破1萬5000人,死亡663人。

另據洛縣與南加州大學和全球研究分析諮詢公司LRW Group合作進行的社區流行率研究初步結果表明,大概有4%的洛縣居民有病毒抗體,這意味著洛縣約有22.1萬至44.2萬名成人曾經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遠遠超出檢測出的數量。這些人就是所謂的無症狀感染者。

中共病毒重創洛杉磯經濟

旅遊、貨運、餐飲、影視娛樂業本來是洛杉磯的支柱產業,在此次疫情中也受到嚴重衝擊。為此,洛杉磯市長艾瑞克‧賈西迪(Eric Garcetti)在4月19日的市情咨文中警告說,此次洛杉磯的經濟下行比2008年經濟危機時更嚴重,疫情導致大量失業以及旅館預訂劇減,航班旅客更是減少了95%。為平衡財政預算,市僱員不得不放26天的無薪假,相當於減少10%的工資。

以洛杉磯縣人口年齡層分析,部份人口為危險群。以年齡及健康程度來看,洛杉磯縣1020萬居民中,有近140萬人年齡在65歲以上,57.4萬人口在60至64歲間。以勞工部份來看,450萬勞工人口,有25.8萬人年齡在65歲以上,33萬人介於60至64歲間。而高齡者較容易感染中共肺炎,尤其是原本就有慢性病者。

全美各地州長及市長都已建議或下令關閉公共場所,包括酒吧、餐廳、戲院和健身室等。洛杉磯市長賈西迪下令所有公共場所都禁止進入,所有餐廳只能外帶或外送。經濟方面,影響較大的包括旅館及餐飲服務業(就業人數達45萬),零售業(41萬人)及藝術與娛樂業(9萬8000人),是洛杉磯縣主要行業。

就貨運量而言,洛杉磯港2月份與去年同期相較,降低了近23%的貨運量,預計3月份將持續下降。此外,長灘港(Long Beach)上個月的貨運量也較去年同期降低了近10%。貨運量的疲弱對美國出口造成了威脅,若無法控制疫情並提升國內產量,對於南加州的貿易和物流業,將會造成巨大損失。

洛杉磯另一項重要產業——影視娛樂,也積極採取措施以避免疫情擴大。環球影業宣佈,許多作品將提前發行,或以數位形式發行,許多電影也將延後推出。目前加州的電影院已被強制關閉。

洛杉磯縣曾要和中國「共同成長」

這一切恐將徹底改變洛杉磯多年來所尋求的和中國「共同成長」的經濟發展策略。

從2010年起,洛杉磯經濟發展局(LAEDC)就開始發佈題為「中國與洛杉磯縣共同成長」(China and Los Angeles County: Growing Together)經貿展望報告。報告中特別強調中國經濟在2010年超過日本經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甚至預測「按照世界銀行國際比較計劃(ICP)的數據,到2014年底,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到2016年或2017年,中國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基於這樣的展望,加上擁有全美最多的華裔人口,洛杉磯縣極力拓展與中國的商業合作機會以提振經濟。截至2014年,中國對洛杉磯縣的投資在之前的5年裏翻了一番,中國已成為洛杉磯縣最主要的投資者之一。從2009年的15.8萬人次到2013年的57萬人次,中國遊客的數量就增長了近四倍,中國成為洛杉磯旅遊的第一大海外市場。洛杉磯海關也是中國通往美國第一大國際貿易門戶,處理著兩國之間近45%的貿易往來。此外,在洛杉磯縣的中國留學生人數也居全美各縣之首。

難怪中共現領導人習近平在2012年訪問洛杉磯時說:「洛杉磯是中美關係的中心(Epicenter)。」

和中國結為姐妹城市

洛杉磯縣擁有包括洛杉磯市在內的88個城市和144個直轄區。其中與中國城市結為姐妹城市的主要城市有:洛杉磯市和廣州;長灘市(Long Beach)和青島;蘭卡斯特(Lancaster)和安徽淮南市;帕薩迪納(Pasadena)和北京西城區;卡爾沃市(Culver City)和吉林省延吉市;阿罕布拉(Alhambra)和山東日照市;蒙特利公園市(Monterey Park)和福建泉州;惠蒂爾(Whittier)和江蘇常熟市;馬裏布(Malibu)和雲南麗江市。

教育機構率先合作

擁有加州理工大學(CalTech)、南加州大學(USC,簡稱南加大)和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三所世界級名校的洛杉磯縣是國際學生的首選。南加大又是所有美國大學當中招收外國學生最多的大學,佔到學生總數的四分之一,其中一半(超過6600人)是中國留學生(據南加大網站)。

南加大前任校長斯蒂文·桑普(Steven B. Sample)還發明了把洛杉磯稱作「環太平洋區首府」的說法。 並在這個理論下,誕生了包括南加大、加州理工大學、加大洛杉磯分校以及復旦大學、南京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科技大學、浙江大學等中國大學的環太平洋大學協會 (APRU)。

2006年南加大成立了美中研究所(U.S.-China Institute),成為供學者、政策制定人、政府官員和新聞記者在搜尋有關中國與美中關係上的研究、趨勢和問題時的主要資料來源。

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則有三個與中國直接相關的研究中心:亞洲研究所、中國研究中心和孔子學院。

擁有最多中文媒體

洛杉磯縣中文媒體林立,堪稱美國最多,除了《世界日報》、《星島日報》、《僑報》等紙媒,還有眾多的華人有線電視/衛星頻道、廣播電台與書刊雜誌,包括:KSCI (18頻道)、美國/翡翠國際電視台(TVB)、天下衛視,TVB翡翠台、TVB2、亞洲電視 (ATV)家庭頻道、北京電視台(BTV)、CCTV-4、CCTV娛樂頻道、CCTV-戲曲頻道、中國電影頻道、中國黃河電視台(CYRTV)、東方衛視(Dragon TV)、上海教育電視台(SETV)、 南方電視台(TVS)、湖南衛視(HTV)、 江蘇國際頻道、華夏國際衛視(PACVIA TV)、鳳凰電視台、廈門電視台、浙江電視台、有線寬頻電視台(iCable)、第五頻道(Channel V)、泰盛電視台(Tai Seng)。中文廣播電台主要包括:KAZN AM 1300、 KMRB AM 1430、 KAHZ AM 1600、城市雜誌周刊主辦的鷹龍傳媒(EDI)。

而這些媒體無不和中共相關,直接間接受到中共資助,並和中領館有合作關係。

親共僑團

遠離故土,華人社團成了同胞相聚互相取暖的主要場所,也成為中領館控制的主要目標之一。其中位於華埠的老僑團「羅省中華總商會」(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 of Los Angeles)主辦中國新年戶外慶典「金龍大遊行」幾乎每年都會邀請中領館總領事出席,卻拒絕法輪功團體申請參加遊行。

而由大陸移民組成的新僑團則基本都受到中領館的直接控制。此次網絡揭發的由社團募集的「中國加油」捐贈物資被賣回美國的醜聞中,就牽扯到洛杉磯的「南加州湖南同鄉聯誼會」。由洛杉磯著名的親共僑領陳軍等人創立的「美國南加州華人聯合總會」及其下屬僑團,則在其網站上詳細刊登了他們從搶購口罩支援祖國抗疫,到「共克時艱,美國加油!」向美國醫院捐贈口罩的大外宣活動。

加州來自中國的直接投資全美第一

2016年,中國對美國的投資首次超過了美國對中國的投資。而加州成為來自中國的外商直接投資(FDI)的第一大接受州,僅2016年就有超過160億美元。

據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與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在2017年發佈的《中國在加州直接投資》(Chinese Direct Investment in California)的研究報告顯示,自中國開始推動對外投資以來,加州一直是中國在美國投資的主要目的地,到2017年夏天,加州累計吸引了近260億美元的中國投資,它容納了近600家中資企業,比其它任何一個州都要多。

96%以上的中資企業都在三藩市灣、大洛杉磯和聖地牙哥縣地區,主要集中在高科技、娛樂業和房地產業,這也正是加州的優勢產業。此外,生物技術和金融及商業服務行業也有大量中國資本流入。物流業由於一個大型的收購項目而異軍突起。總體而言,運輸和物流業、房地產和酒店業以及娛樂業這四個行業佔2000年以來中國對加州累計投資的81%。

根據這份2017年的報告,排前20名的加州中資有:阿里巴巴、百度、北京亦莊、Beijing Shanhai Capital、復星國際、正中集團、綠地集團、廣州富力(Guangzhou RF)、海航集團、華創投資(Hua Capital) 、華泰證券(Huatai Securities),朗詩集團(Landsea)、君聯資本(Legend Capital)、泛海集團(Oceanwide)、盛大集團(Shanda)、深圳新世界、蘇州東山精密製造有限公司、騰訊公司、萬科、萬達,其中大部份(15個)被視為「私人投資」。

理論上,外國直接投資可以給當地社區帶來新的就業機會、稅收,以及工人培訓、技術轉讓和研發活動帶來的所謂「知識外溢效應」。但是眾所周知,處於中共極權統治下的中國,沒有真正的私有經濟和民主法治,企業的發展多為靠官商勾結的結果,而中共也並非美國的盟友,反而是美國所代表的自由世界的敵人,這些投資給加州帶來的潛在風險大於利益。

然而當這些投資者進入社區,變成鄰居、商業夥伴、朋友,有了一個熟悉的面孔和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中共和中國的界限就變得模糊,人們就放鬆了警惕。特別在疫情下,當所有美國醫院都因缺口罩和個人防護用品而告急時,來自中共社團的捐贈就變得格外珍貴。正如當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無論是政府還是機構都面臨資金短缺時,中共投資就乘虛而入。特朗普總統在其競選演講中曾多次重複「農夫與蛇」的故事,也許就是中共潛入美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