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共工程院院士鍾南山不時發出爭議言論,替中共站台。因此被中共贈予「非典英雄」、「抗擊非典第一功臣」的名號。其言論大多在為中共「甩鍋」,為武漢肺炎源頭製造學術理由、鼓吹中共,並服務於中共的維穩思路。

《大紀元》報道稱,近期,鍾南山最引發爭議的話是,「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並不一定發源在中國」的所謂「專家權威分析」。

2月27日,鍾南山說,「對疫情的預測,我們首先考慮中國,沒考慮國外。現在國外出現了一些情況,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現在已經是人傳人了,但這個病毒從哪裏來還是存疑。」

在鍾南山此言之後,中共官員們「甩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輿論攻勢開始爆發,並層層加碼。

3月9日,左翼天主教日報《十字架報》國際版(La Croix International)公佈一份調查報告稱,中共密令要求駐外使節和遍佈全球的「中共同路人」質疑公眾輿論,暗示武漢肺炎最開始是從國外傳入中國的。

3月11日,中共國防大學梁芳教授發微博捏造《華郵》報道,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承認武漢病毒是美軍生物武器」。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推特稱,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可能是由美軍帶到武漢。

3月12日到13日,大陸社交媒體廣泛流傳「特朗普武漢肺炎檢測陽性」,文章並未被刪除。

自由亞洲電台評論員高新認為,太多的事實已經證明,(鍾南山)根本不是甚麼「被利用」,而是他鍾南山一直在自覺、自願地為當局所用,甚至是急當局所急,想當局所想。更準確地說,他鍾南山本來就是「當局」的一員,何來被當局利用一說?

中共肺炎自去年12月爆發後,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同時抓捕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一線醫生,並謊稱疫情「可防可控」、「人不傳人」等虛假消息。

1月20日,官媒報道習近平對疫情作出指示;當晚,鍾南山在央視說,肺炎「確定可以人傳人」。當時此言被認為是揭開了中共肺炎被隱瞞的蓋子。

但同一天,在1月17日赴武漢的第三批專家組新聞發佈會上,香港醫學專家袁國勇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說,「人傳人這個問題已經發生了」。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當時也說,「華南海鮮市場高濃度的病毒暴露,那麼多人突然感染了,這個感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傳染,短期內出現病毒。現在都算早期,就發現了人傳人的現象……。這個傳播進入了一種社區傳播的早期。」

評論員高新認為,遲至1月20日,「肯定人傳人」事實上已經不再,或者說不可能再繼續被「隱」的前提下,無論是高福還是鍾南山,或者是其他參與了武漢考察的中共國家疾控中心的專家們,誰都已經被同意或者說被授權「別再隱瞞了」。而鍾南山之所以成為「第一個」說出「人傳人」的事實,完全是因為他由SARS積累起的名氣讓記者最先採訪了他。僅此而已。

不久,鍾南山聲稱,他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人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並有信心不會重演SARS疫情。

但多有報道指,武漢市是中共肺炎的重災區,受感染人數至少有幾十萬人,遠超目前中共官方所統計的8萬多例。

據中共官媒報道,鍾南山2月27日在廣州醫科大學舉辦的疫情防控記者會上稱,現在國外出現一些情況,疫情首先出現在大陸,不一定是發源在大陸。

但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接受官媒《中國日報》專訪時,被問及武漢新冠病毒是否最早從外國傳入?張文宏判斷「No」。

他分析認為:「中國只有武漢最先出現了這個新傳染病,如果是外面傳到中國來,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而不是有時間先後。」

一個「鍾南山吐露心裏話」的影片2月27日開始在網絡流傳,該影片顯示,鍾南山在一個新聞發佈會後說,海外媒體對中國的疫情報道極為負面,而輿論戰線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戰場,他號召中國媒體多報道「鼓舞人心」的新聞,而且「給大家看看,到底中國(共)這樣的體制,這樣的政治號召力,這樣的組織能力,是不是能在關鍵時候起到應有的作用?」

隨後,中共官媒刊發〈中國抗疫密碼:黨的四大能力彰顯威力〉的文章,鼓吹中共在抗疫中所謂的「四大能力」,包括政治、思想領導能力,群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

鍾南山的呼籲與中共官媒的報道遙相呼應。

2月28日,鍾南山及其同行在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JTD)期刊上發表論文,核心論點之一是,如果將防控措施實施時間(1月23日)推遲5天,數據模型預測,大陸的疫情規模將是預測結果的近3倍。而習近平在1月23日下令武漢封城。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鍾南山不止是他的講話,就包括他的論文,有時候都在故意為中共高層「洗地」。#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