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以一起乘坐公共交通引發13人感染的聚集性疫情為案例的研究發現,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密閉冷氣機車廂內傳播距離最遠達4.5米,中共病毒至少在30分鐘內可漂浮在空氣中並導致感染發病。

據「澎湃新聞」3月9日報道,這份研究題目為「一宗在公共交通工具內氣溶膠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聚集性疫情流行病學調查」,由中華預防醫學會主辦的《實用預防醫學》在近日對外公開發表。

密閉環境下氣溶膠傳播

研究以今年1月28日一起發生在湖南省某地、由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引發的聚集性疫情為案例,探討密閉環境下氣溶膠傳播距離。

病例A於1月22日發病,1月29日確診。1月22日12點,病例A(未戴口罩)乘坐49座的全封閉冷氣機客運公車,除司機外共有48個客座,車輛出站時搭乘46人,在路旁接客2人。

他們發現,病例A與車上最近的一宗被感染者(病例E)之間距離不足0.5米,與最遠的一例被感染者(病例G)之間距離約為4.5米,通過排查,判斷中共病毒在密閉環境,有氣溶膠傳播的現象。

該輛公車曾經在乙地停留30分鐘後返回甲地,而病例A在乙地下車後,一名登車前往甲地的病例J,經排查也證實是在此期間發病。

調查認為,中共病毒傳播距離在冷氣機、封閉式空間的影響下,有可能超越目前認為的飛沫傳播距離(通常為1米內)。其次,中共病毒在車廂內,能使人感染發病的有效存活的時長,可能不低於30分鐘。

3月7日,北京一名來自藍天救援的女性志願者穿著防護服,對當地汽車站進行消毒。(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3月7日,北京一名來自藍天救援的女性志願者穿著防護服,對當地汽車站進行消毒。(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網民:想坐車上班的我瑟瑟發抖

上述消息引發網民恐慌:「可怕的氣溶膠傳播。」「明天還想坐車上班的我瑟瑟發抖。」「這個傳播能力太嚇人了。」

「密封空間,即使大家都不說話,如果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患者,其呼吸造成的氣溶膠含病毒的濃度,會隨著時間增加而增大,必須得通過通風減小其濃度,不然非常危險!」

「公共交通工具,電梯,辦公室……病毒在密閉空間的傳播能力太可怕了。以前還有天津某百貨商場的傳播案例,廣東某酒樓互不相識的三桌顧客之間的傳播案例,都不是飛沫傳播能夠解釋的。」

「現在看來,密閉空間才是最大的殺手。」

氣溶膠的傳播距離遠 可無接觸感染

值得一提的是,對於氣溶膠的傳播,2月8日,在上海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衛生防疫專家確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傳播途徑,除了直接傳播、接觸傳播之外,還包括「氣溶膠傳播」。

中共國家衛健委辦公廳2月19日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防控方案(第六版)》,增加「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長時間暴露於高濃度氣溶膠情況下,存在經氣溶膠傳播的可能。」

3月4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仍提到「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中長時間暴露於高濃度氣溶膠情況下,存在經氣溶膠傳播的可能」。新增了「由於在糞便及尿中可分離到新型冠狀病毒,應注意糞便及尿對環境污染造成氣溶膠或接觸傳播。」

氣溶膠傳染與飛沫傳染途徑的不同之處在於傳播距離。飛沫和接觸傳染,都是在近距離範圍內發生,而氣溶膠的傳播距離遠,增加了無接觸感染的風險。

近日,各地出現了一些確診病例也引發關注。2月2日,內蒙通報的一起新增確診病例無本市外出史,未接觸過發熱病人,未到過農貿市場,無野生動物接觸史,僅居住在另一確診病例樓上,就發生了無接觸感染。

2月28日,重慶新聞發佈會上披露了一起在巴士上感染的案例,被感染者與患者16秒內先後上車,並且坐在其斜後方。

對於氣溶膠的防護,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中華醫學會感染病學分會主任委員王貴強曾表示,病毒如果漂浮在大氣中,在室外的環境,傳染的概率是極低的。但是,如果在小環境裏,空間裏就是例外。

王貴強解釋,譬如辦公室不通風,「電梯內這樣的環境也是高風險的。」王貴強呼籲,「我們一直建議,身處不通風的小的區域裏要戴口罩,這本身就是針對氣溶膠傳播的防護措施。目前,這個措施對氣溶膠的防護是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