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由中共官方主導、安排的中國—世界衛生組織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在結束了在中國為期九天的考察後,在北京舉行了新聞發佈會,考察組中方組長、中共衛健委中共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梁萬年與考察組外方組長、世衛組織總幹事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出席。中共官媒央視與世衛組織官方網站均對發佈會內容做了報道,通過兩者的報道所透露出的信息,筆者認為世衛考察組在四方面被中共利用來欺瞞中國人和世界。

第一個方面是關於病毒的來源和是否變異。

央視的報道稱,目前的研究表明,蝙蝠有可能是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宿主,穿山甲可能是中共病毒的中間宿主之一。但根據世衛的報道是「現在尚未明確,但根據中方提供的相關資料提示蝙蝠可能是它的宿主,穿山甲可能是中共病毒的中間宿主之一。現在科學家們正在進一步的研究,明確病毒宿主」。

央視和世衛報道的差異在於,前者以偏向於肯定的推斷,來暗示中共病毒來自於蝙蝠或其他動物,而後者則明確是根據中方提供的資料顯示蝙蝠等動物可能是病毒的宿主,但尚未得出結論。

中共如此報道自然司馬昭之心,人人皆知。其目的與2月18日大陸多家媒體同時刊登國際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線上發表的一篇由27名科學家聯署聲援武漢醫務人員的通訊聲明一致,即否認外界認為病毒來自於人工合成,來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質疑。由於《柳葉刀》上的聲明對於「病毒來自於大自然但由人為萃取後進行人工合成」的說法不予置評,中共在刻意混淆沒有取得成效後,又借世衛考察組之口再次將目標引向蝙蝠等,還是意在否認病毒乃是人工合成。

中共不直接回應為何一些科學家在病毒中分離出了其他病毒的成份,不回應為何俄羅斯官方文件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重新綜合組成的病毒,並且它的基因排列順序,有70%跟SARS是相吻合的」結論,而是借世衛考察組轉移視線,不正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而針對病毒是否變異,梁萬年在介紹中稱,通過對不同地點分離出的104株中共病毒株進行全基因組測序,證實同源性達99.9%,提示病毒尚未發生明顯的變異。問題是,提供毒株的是中共,中共完全可以掌控提供甚麼樣的毒株,因此得出病毒尚未發生明顯變異的結論乃是中共的需要。

事實上,在2月初,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發表了一篇論文,證實研究人員在分析廣東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後,發現病毒在家庭中傳播時,2個胺基酸已發生改變,這證實中共病毒已突變,但研究人員不確定毒性是否增強。

而如果證實病毒存在變異,那麼以撰寫《生物武器法》而聞名的哈佛博士博伊爾(Francis Boyle)不久前在接受採訪時透露的爆炸性內容就不可忽視,他表示:「武漢BSL-4試驗所是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來源。我猜測他們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突變獲得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基於中共深為恐懼病毒真正來源為世界所知,因此借世衛考察組之口否認病毒變異與將病毒來源引向蝙蝠等,目的一致。

第二個被利用的方面是傳播途徑。

央視報道稱,目前認為,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是主要的傳播途徑,但同時還存在糞-口傳播、氣溶膠傳播,不過,央視報道自行添加了這樣一句「氣溶膠傳播,在中國這不是主要的傳播方式」,而世衛的報道寫的是「糞-口傳播和氣溶膠傳播的流行病學意義和價值還有待進一步證實」。

在世衛並未認同的情況下,中共為何要否認氣溶膠傳播是主要傳播方式?顯然,在保經濟從而保政權的需要下,為了不讓被中共強迫復工復產的民眾心生恐慌,中共必然要淡化空氣傳播,而這將導致民眾的麻痺,在復工復產後造成新的災難。

第三個被利用的方面是確診和死亡人數是否增長。

梁萬年在介紹中稱,「兩周內新增確診病例下降80%是真切的」,「輕症、重症和危重患者的比例是80%、13%和6%左右,還有一些無症狀感染者」,「全國的病死率大概是3%到4%,全國除武漢外,其他省市的病死率在0.7%左右」。

艾爾沃德在通報中也稱,中國所採取的策略改變了新增確診病例快速攀升的曲線,能夠說明這一點的最簡單、直接的就是數據。「兩周前我剛到中國的時候,每一天新報告的確診病例大概都是兩千多。」「當聯合考察團結束考察任務的時候,兩周之內實現了80%的下降。」

儘管艾爾沃德表示考察組是通過不同信息的來源,來確定這樣的下降是真真切切的,比如實地學習和考察,比如和醫生們的交流,但艾爾沃德沒有提及的是,專家們的實地學習和考察、交流,可以看到的不過是中共想讓他們看到的,可以交流的不過是中共早已選好的醫生。

就連艾爾沃德自己也在回答記者「為何沒有隔離14天而馬上要搭飛機離開」時,不小心透露自己並沒有去過武漢醫院的任何「髒區」(dirty areas),而且今天早上已接受了中共病毒檢測。艾爾沃德的回答引發輿論譁然。或者可以這樣推測,考察組只去了所謂的樣板醫院,根本沒有去那些人滿為患的醫院,更不可能有機會看甚麼危重病人,也不可能與那裏的醫護人員自由交流。自然,考察組們看到的引用的數據、圖表也是中共提供的。這樣得出的確診和死亡人數有意義嗎?不過是再次為中共背書而已。

如果考察組可以深入社區,看看那些被封閉在小區和住宅裏的確診和疑似病人,如果考察組可以走入火葬場,看看24小時運作的焚屍爐……,他們還會得出同樣的結論嗎?

對此,世衛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Micheal Ryan在24日的新聞發佈會上也提出了一個觀點,認為中國病例的下降違背了流行病的規律。而能夠顛覆這個規律的正是中共。

毋庸置疑,在中共的掩蓋下,外界難以得到確切的信息,但根據海內外民眾和媒體披露出的消息,現在確診、疑似、死亡人數並未下降,而且死亡人數至少超過1萬。比如近日有微信稱山東監獄確診的就有2400人,但這顯然沒有涵蓋在官方數據中。可以說,包括北京、上海、山東、武漢等多地都存在瞞報現象。

第四個被利用的方面是考察組居然呼籲各國學習中共控制疫情的經驗,呼籲各國停止限制。

艾爾沃德在通報中公開讚揚中共控制疫情的經驗,並建議各國向其學習。同時,他還稱「任何國家若在貿易或旅行方面採取限制和障礙性措施,只會影響世界應對中共肺炎的能力。任何國家對中國採取了超過《國際衛生條例》推薦建議之外的其他措施都應重新平復,因為中國的風險在下降,而中國能夠為世界帶來的貢獻在增加」。

眾所周知,在中共肺炎爆發後,世界多國都採取了撤僑、停止飛往中國的航線,並限制持中國護照者入境、停止進出口貨物等措施,這讓中共在國際社會大失顏面。儘管世衛此前在宣佈中共肺炎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時不建議各國採取各種限制措施,但效果並不明顯。如今考察組的外方組長再次為中共背書,其指向性也是不一般的明顯了,而這才是借考察組之口否認病毒來源和變異、淡化空氣傳播、降低確診和死亡人數的最終目的。

正是在世衛考察組為中共背書的基礎上,世衛也在24日宣佈中共病毒的爆發並未在全球範圍內失控,也沒有造成大規模死亡,現在談論大流行病還「為時過早」。

不過,世衛也無法否認,世界各國疫情正在快速的在中國以外的36個國家和地區爆發,近日南韓、意大利、日本、伊朗等國飛速激增的病例和死亡人數,讓這些國家民眾大為恐慌。對此,世衛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 Micheal Ryan在當日的新聞發佈會上還是提醒各國:「現在是做準備的時候了,我們正處於為潛在的大流行做準備的階段,這並不是讓大家停下該做的事情,我們現在已經有足夠多的國家出現了(中共肺炎)疾病,現在該準備了,盡一切可能準備應對大流行。」

一方面認為談論大流行病還「為時過早」,一方面又讓各國「盡一切可能準備應對大流行」,被質疑深受中共滲透的世衛看來是既不想得罪中共,也不想在將來挨其它國家的罵。

筆者並不清楚,世衛考察組的最新通報可以讓多少中國人和各國政府相信,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誰信了,就一定會上中共的當,會讓自身付出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