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官方高調報道了由無錫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率團隊做的全球首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雙肺移植手術。新聞一經公佈,立即引起網絡震動,並聯繫中共在過去二十年中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人士器官惡行,對該患者五天內即獲得供體肺表示高度質疑。

網友的質疑並非猜測。記者查閱了更多資料,發現極為可疑的諸多問題,均直指活摘。本文重點分析冷缺血時間。

眾所周知,(肺)移植手術是爭分奪秒的,任何一個環節超過極限耽擱了哪怕十分鐘,都可能造成整體手術失敗。肺移植的成敗受供體肺的冷缺血時間制約。我們考察此次中共肺炎患者所用供體肺的冷缺血時間,會發現重大疑點。

首先,甚麼是冷缺血時間?熱缺血時間和冷缺血時間屬於外科移植範疇。熱缺血時間是指器官從供體供血停止到冷灌注開始的這段時間,一般不應超過10分鐘;冷缺血時間是器官從冷灌注開始到移植後供血開始的這段時間,可長達數小時。冷缺血時間主要由「器官運輸時間」和「手術時間」兩部份組成。

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分會發佈的《中國肺移植供體標準及獲取轉運指南》表明冷缺血時間一般在8小時內,可延長至12小時。(註:能延長至12小時的供肺一般都必須是質量好的肺)在8小時區間內做手術,成功率最高;超過12小時,供體肺功能將受損。

從陳靜瑜的微博已披露的手術看,最多不能超過12小時。陳本人就有一項科研成果——研製並應用Raffinose-LPD肺灌注保存液使臨床肺的保存時間長達7小時45分,突破國內肺保存僅有4-6小時的限制,填補了國內該類灌注液的空白(1)。

他本人還在其它場合科普過「冷缺血時間」這個知識,即「單肺7.5小時,雙肺9小時」(2)。種種信息表明,12小時是肺移植過程中冷缺血極限時間,不能超過12小時。因此,按此次官方報道:為了確保手術成功,在江蘇省衛健委支持下,無錫市衛生系統打破常規、整合一切醫療資源,進行周密的部署準備工作,冷缺血時間一定會確保低於12小時。

我們先來看此次移植手術器官運輸時間。絕大部份報道都聲稱高鐵用了7個小時來運輸供體肺。如《環球時報》3月1日在〈肺移植專家陳靜瑜團隊成功進行全球首例新冠肺炎病人肺移植手術〉的報道中稱:「經高鐵轉運7小時至無錫」。只有《中國新聞網》3月1日發佈的報道〈無錫成功開展全國首例新冠肺炎轉陰患者雙肺移植手術〉稱用了6小時高鐵到無錫。

接下來看手術時間。一般情況下,單肺移植手術時間為2小時;雙肺移植手術時間為5小時,這從陳靜瑜的微博中可以多處驗證。在2月29日的移植手術中,我們看到手術室內的醫生都穿著宇航服一般笨重的防護服,這大大提高了手術的難度,必然延長手術時間。

根據武漢防疫一線重症室護士的反饋,穿著防護服即使簡單的操作,都變得很棘手,原先十分鐘可以完成的抽血,現在可能半個小時都抽不完;以前摸血管只需要30秒,現在得5分鐘才敢下手(3)。由此可以推測,穿著防護服至少延長一倍操作時間。那麼,移植手術難度極高,原先5個小時的時間,現在恐怕要9-10小時才能完成。

目前報道中關於這一台移植手術時間有好幾個版本,陳靜瑜本人聲稱「鏖戰5個小時完成雙肺移植」。5個小時是無防護服情況下的手術時間,不可能是這次手術的時間。也許陳醫生是後來進入手術室的,但無論怎樣,「5小時」這個數據我們不採信;《中國新聞網》聲稱手術歷時6個多小時;《澎湃》3月1日在「時事」欄目披露「一位參與此次手術的醫生在微信朋友圈留言……戰鬥了7個小時」。

陳靜瑜本人的微博則顯示,17:00供體肺經高鐵至無錫站,術後在負壓病房拍下患者體徵儀數據時已是凌晨2:11分,這中間有8-9小時。在這幾個版本中,不說話的照片所顯示的,即8-9個小時應該是最合理的手術時間。

最後我們來看冷缺血時間。如果採信最合理的數據,即採用絕大多數報道的7小時高鐵轉運,和8小時手術時間,冷缺血時間為15小時,已經大大超過極限值;如果採用參與手術的醫生所披露的數據,冷缺血時間在13-14小時之間;即使採用最低數據,即《中國新聞網》的數據:6小時高鐵轉運,6個多小時手術時間,冷缺血時間超過12小時,也已經越過極限值。

為甚麼在省市領導高度重視、各方周密部署、每個環節都開綠燈的情況下、以傲視全球的「中國速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社會主義精神來做這樣一台備受矚目、一旦成功必將高調宣傳的手術,會令供體肺超過保存的極限時間呢?

聯繫中共多年活摘器官的惡行,不難做出一個推測,即這個「供體」是活人乘高鐵,被押送至無錫,然後在無錫被殺害,當場取肺!這個推測可以解答一切疑點:它達到了中共「整合一切資源、周密部署」的效果;它保證了供體雙肺在冷缺血9小時之內移植、即保證最佳功能狀態;它給手術醫生足夠的時間來適應防護服帶來的難度等等,這幾乎是保證手術成功的最佳辦法。

此外,還有一個細節輔助支持這個推測,即使用高鐵。陳靜瑜所使用的供體絕大多數是空運,為了開通民航綠色通道,他在2015年10月還和南航產生了衝突,指責南航延誤器官運輸,並在網上掀起一股批評聲浪,最後由南航公開道歉才罷休,這成了當年有名的一場網絡事件。平時都用飛機運輸器官,為甚麼這次緊要關頭會用高鐵呢?這不合常理。而推測用高鐵運送被害人,或是法輪功學員,或是其他良心犯至無錫,於晚間殺害取肺,則更為合理!

疑點還有,總有一天要水落石出。如果我們關注追查國際,會發現在2016年8月18日的專項調查報告中已將陳靜瑜列為重要追查對象。報告指出,從2002年9月至2011年12月,陳靜瑜參與實施了肺移植131例。追查國際還從陳的發言報告中分析指證了陳涉嫌故意殺人切取器官(4)。

自2015年1月1日中國宣稱正式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後,陳靜瑜多次表示供肺數量銳減、供肺池縮小(5),然而他本人近年的手術量卻獲極大增長:2019年全年做了247例肺移植手術,幾乎每個工作日都有手術(6)。

新冠疫情爆發前,從元旦至1月23日,陳又做了6例手術,平均三天一台,而且等待時間超短。如在1月23日,病人只等待了2天就得到了供體肺。疫情爆發後,至2月7日陳就開始呼籲給新冠病人做肺移植手術,三周後手術完成。

中共在疫情中的表演使「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活摘器官」疑雲再一次暴露在世界眼前。中共之所以能夠打造「高效、精緻」的殺人機器,是因為有一批掌握高科技的「專家、學者」不斷擊穿道德底線、倫理底線,為中共「貢獻」自己的力量。追查國際已因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及其他良心犯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對陳靜瑜進行立案追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相關人員早日為自己澄清、為自己贖罪才是光明大道,不要等到正義審判時,一切都晚了。#

資料來源:

1.百度百科「陳靜瑜」詞條。
2.人民網:肺源轉運遇航班延誤 醫生微博求助獲深航支持。 2014,12,4
3.大紀元網站:【一線採訪】武漢重症室一線護士身心疲憊。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3/1/n11906089.htm

4.追查國際:對參加香港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的53名中國發言者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專項調查報告。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67976#_Toc458891036
5.陳靜瑜等:體外肺灌注技術在肺移植中的應用優勢及研究進展〔J/CD〕,實用器官移植電子雜誌,2017,5(5):375-378。
6.「陳靜瑜肺腑之言」認證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