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北京青年報》等陸媒報道,2月29日,在江蘇省衛健委支援下,無錫市衛生系統打破常規、整合一切醫療資源,由陳靜瑜團隊在無錫完成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中共肺炎)雙肺移植手術」。

該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例為59歲男性患者,1月23日發病,1月26日確診為中共肺炎,2月7日進行氣管插管,2月22日上體外膜肺氧合(ECMO,俗稱「葉克膜」,是一種體外循環心肺支持系統),2月24日轉至無錫市傳染病醫院,連續核酸檢測呈陰性,雙肺功能已嚴重受損且不可逆。

2月29日,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團隊對該病例進行了雙肺移植手術。肺源係外地腦死亡患者捐獻,在外省獲取經高鐵轉運7小時至無錫。截至目前,該病人術後已經清醒、狀態平穩。

陳靜瑜說,病人移植手術成功,總結經驗為更多晚期的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危重症病例救治打開希望之門。

業內專家認為,這例中共肺炎危重症病例肺移植救治手段對降低死亡率有較大意義。

從以上報道重點可知,這名中共肺炎病人雖為重症者,但是非常幸運,他能在插管、ECMO與藥物治療一個月後,只有肺功能受損而沒有其它器官功能衰竭,因而身體狀況能夠承受雙肺移植手術。而且為了搶救他,江蘇省市領導支持,衛生系統打破常規、整合一切醫療資源,國內頂級專家親自操手術刀。萬事具備,只欠肺源。

所以這名新冠患者讓人感到最幸運、最不簡單的是,命危時刻,正好有人「捐肺」,而且是健康的雙肺,還能配對上。

曾有報道指出,肺移植在中國器官移植手術上,算是小眾的小眾,原因除了高昂的手術費和後期維護費不是普通人能負擔,關鍵問題還是在於,中國想要健康的供體肺臟相較其他器官更難得,因為中國陰霾(媒體稱霧霾)等空氣污染嚴重。參考幾年前的相關信息,2013年復旦大學與藥企合作實驗對大鼠氣管滴注PM2.5懸濁液,結果「鮮肺6天變黑」。2015年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物理學家研究顯示,38%的中國人呼吸的空氣是不健康的。

除此,吸煙群體龐大,2015年媒體數據顯示,中國有超過3億的吸煙人口,佔世界總吸煙人數三成,中國相當多的成人的肺都會是黑的,只是看不見而已。2013年中國肺癌高峰論壇上,專家已預計2025年,成為世界上頭號肺癌大國。

陳靜瑜就曾在微博發佈一則影片「捐贈者的黑肺不能使用」,配文說明稱,吸煙的人腦死亡後,想捐肺都沒受者要,團隊也不時棄用此類供肺。但是,陳靜瑜以往的微博中還出現過這類信息:該院器官移植所需的肺源幾乎隨要隨到,死囚供體取消後,現在比以前更忙了。試問,陳靜瑜團隊哪有那麼多健康的肺臟可以移植?

陳靜瑜號稱「中國肺移植第一人」,《活摘——十年調查:中國軍醫曝光大陸活摘器官一條龍黑幕》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主席汪志遠表示,陳靜瑜涉嫌活摘是追查對象。

在「全球首例新冠肺炎(中共肺炎)雙肺移植手術」這篇報道中,陳靜瑜說手術成功,總結經驗將為更多晚期的新冠重症患者救治打開希望之門;業內專家也附和,肺移植救治手段對降低死亡率有較大意義。

但新聞評論區留言顯示多不敢苟同,也許對醫生多幾筆記錄、多幾篇論文來說意義很大,或者是對江蘇確保中共肺炎「零死亡」意義很大;不過對眾多的普通重症患者實際意義不大,畢竟這名59歲男性患者在此疫情當前的超級待遇,確實不是一般民眾能輕易享有的。

相信人同此問,「中共肺炎雙肺移植第一人」是何身份?移植肺那麼快匹配上?健康好肺從哪裏來?令人擔心的是其背後存在國際社會、人權機構長期質疑譴責的中共活摘「按需殺人」,治癒一人死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