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2月28日,要談的內容也很多。我們會講到剃光頭、穿紙尿褲的女醫護,每天想哭100次的孕產婦,武漢銷毀大量的外省捐助食物等等。然後會從央視主持人阿丘被圍攻,聊一聊言論自由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關係。最後會說到這場疫情給全世界帶來的災難,全球將有52億人口感染。

全球52億人將染病?

這場源於中國的中共肺炎疫情,也讓曾為中共站台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感到了憂心。他在27日表示,新冠疫情有可能演變成全球大流行。如果有哪個國家僥倖認為不會受到疫情衝擊,將是「致命的錯誤」。

向媒體介紹最新情況時,譚德塞表示,新冠病毒不管國界、不分種族民族。每個國家都需要做好早期發現病例、隔離患者、追蹤接觸者、提供高質量的臨床護理、防止醫院爆發疫情和社區傳播的準備。他說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而是應採取行動預防感染和拯救生命的時候。

哈佛大學流行病專家預測,在一年當中,全球最高可能會有40%~70%的人口感染中共肺炎。公共衛生學院流行病學教授李畢希奇(Marc Lipsitch)表示,這種病「致命,卻又不太致命」,多數患者可能症狀輕微或沒有症狀。

全球人口目前大約是75.2億,如果按照李畢希奇的預測,那麼染病的人口最多可能會超過52億。

耶魯大學講師韓布林(James Hamblin)以〈你可能會得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為題,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撰文指出,由於許多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確診病例並沒有危及生命,這個現象讓疫情特別難以抑制。

阿丘遭圍攻,中國輿論「病得不輕」?

面對這場災難,前央視主持人阿丘(邱孟煌)20日在微博留言,「東亞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一個多世紀了,我們可不可以說話語調稍溫和並帶些歉意,不慫也不豪橫地把口罩戴起來,向世界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給你們添亂了』。」

沒想到,阿丘的這個帖子捅了馬蜂窩,大陸很多五毛、小粉紅對他進行了圍攻。有的說,「病毒是天災,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誰頭上都落鍋,只是這一次剛好落到了武漢頭上。而武漢以封城的形式替全人類扛了,中國替全人類扛了。」

有的說,「阿丘的言論是很危險的,他在為全球躍躍欲試的排華行為提供道德依據——中國人錯了,中國人該死。而阿丘本人作為中國人,卻不肯率先自殺向全世界謝罪。」

微博被大量灌水,阿丘只好刪除了這條微博。但是圍攻並沒有停止,有的說,「奴才就是奴才,你叫他站起來他還不樂意」,「西方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反華,國內的公知們亦步亦趨聞雞起舞」等等。

阿丘的這條微博,可能是對中共以「亞洲病夫」傷害中國人的感情為理由,驅逐《華爾街日報》的三名記者發出的。我們說過,《華爾街日報》的那篇文章內容整體是平和的,只是標題似乎犯中共的忌諱。所以中共就以此為理由,驅逐三名記者,實際是當局不想讓疫區真相被曝光。

「中國改變」(chinachange.org)網站總編輯曹雅學認為,阿丘因為一條微博遭到圍攻,只能表明「中國的言論市場真的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輕」。

沒有言論自由,災難被放大

人們可能忘了,正在肆虐的這場疫情,就是因為當局早期打壓李文亮等八位醫生的相關言論,才使人們都不敢發聲。致使疫情擴散,搞得現在人人自危,隨時面臨著死亡,中國的每個角落都不安全。

李文亮醫生最早通過微信,告知了他的同學。他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收治了一批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懷疑是受到了一種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感染。

其實根據財新網26日披露的消息,這個時候,根據基因檢測,已經基本確定是中共病毒感染。但是李文亮和另外幾位醫生在微信群裏講出他們的懷疑,卻遭到了警方的訓誡封嘴。

而且,對李文亮們被打壓的事情,央視等主流官方媒體還做了報道,說這八個人「造謠傳謠」,強調「武漢沒有發生SARS」。一個月後,李文亮本人感染了這種中共病毒,不幸離世。

反過來想一想,如果李文亮們不被打壓,而是允許人們自由表達和傳遞信息,情況會不會好一些?很可能疫情會在爆發的初期就得到控制,範圍不會這麼大。

知名漢學家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之所以能擴散到如此程度,「與中國長期以來面臨的言論自由問題有著很大的關聯」。「如果這個體制能夠容納更多的言論自由空間,李文亮醫生的警告就能傳播得更遠,官員的瞞報現象也不至於如此嚴重,獲得更多信息的民眾就能更早地採取行動,從而減緩疫情擴散」。

其實回過頭看看過去幾十年,中國因為言論自由受限而遭到大災難的情況已經發生過多次了,最近的2003年SARS,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軍醫蔣彥永也是因為講了真話,遭到當局的打壓。這些悲慘的經歷,應該給人們留下一點記憶,吸取一點教訓。

李文亮在去世前,對財新網說過這麼一句話,「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林培瑞還駁斥了過早公佈疫情可能引發民眾恐慌的觀點,他對德國之聲表示,「在一個信息能夠真正自由流動的社會中,民眾總是能聽到不同的聲音,不會輕易恐慌。況且警惕提高的越早,之後疫情防控的就越好。就算遲早要出現恐慌,我寧可早點出現小的恐慌 ,而不是晚點出現大的恐慌」。

(武漢民間)3月1日要發起第二輪自救。在晚8點到8點半,關掉自家的燈,同聲喊「抗議」,同聲唱「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武漢人已經明白了沒有言論自由的危險,但是代價相當慘重。在沉痛的教訓面前,而且仍然面臨著危險,您會怎麼做呢?

665名中國人連署要言論自由

其實李文亮的離世,已經喚醒了很多人。在他去世不久,至少有兩個團體公開倡議,把李文亮離世的日子定為「全民真話日」或者「國家言論自由日」。維權網消息,截止到2月16日簽名終止日,共有665人在公開信上簽名。

709事件中遭到中共抓捕關押的王宇律師表示,在關係到人生死存亡的時候,很多人雖然害怕,但還是在積極發聲行動。

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用「小心翼翼的勇敢和良知」,形容李文亮等醫生的行為。她表示,平時畏懼強權,擔心說真話遭到整治,所以謹小慎微的保持著沉默,不斷地退卻,直到退無可退。李醫生的死亡讓她明白,這是「一個連小心翼翼的良知與勇敢都不允許保留的社會」。

政論家陳破空表示,中國老百姓已經被逼到了生死存亡線上,被逼迫著發出最後的呼聲。這在某種意義上,體現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的心態。

國內民眾要求言論自由,因為這是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誰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其實國際社會也是一樣,也看到了中國人沒有言論自由,並不僅是中國人自己的事。

逾百學者致函習近平:還民言論自由

幾天前,林培瑞和另兩位國際知名學者發起了一場公開連署行動,一位是美國知名漢學家黎安友,另一位是法國蓬多瓦茲大學華人教授張倫。他們就中國言論自由受打壓問題,向習近平發出公開信。

信中表示,「言論自由的喪失導致中國預警機制廢棄,令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如入無人之境,肆意荼毒生靈,造成極其慘烈的次生災害」。

公開信的矛頭直指習近平,信中說「動用國家強制機器壓制批評、壓制言論自由,有違中國憲法,有損政府和您的尊嚴」。信中敦促北京當局「吸取李文亮事件教訓,立即予以糾正」,「把言論自由還給中國人民」。

林培瑞並不期待習近平本人會看到公開信,他希望公眾看到信後,「長遠能起到好效果」。他對BBC表示,「西方世界看到病毒心裏慌,但實際上應該慌的,是共產黨處理信息的制度」。「這個問題比病毒嚴重得多,可怕得多」。

據了解,這次參與連署的國際著名學者很多,來自亞洲、美洲、歐洲和大洋洲。以前不太喜歡參加這類活動的,這次也站了出來參與聯署。還有兩位著名的政治家,其中之一是前美國駐華大使洛德。

發起人之一張倫教授向法廣表示,這次中國疫情在全世界擴散,向全世界昭示了一個事實:中國的人權狀況不僅是關係到中國人,關係到他們每個人的生命財產自由,甚至是呼吸的權利。同時由於這些年中國的全球化,世界的高度整合,越來越介入世界事務。中國的事情處理不好,不僅對中國是災難,甚至會是全球的和人類的一個災難。

張倫指出,現在日本、南韓、意大利和伊朗都爆發了非常嚴重的疫情,就是由於中共的體制,最高領導人決策失誤造成了蔓延,才引發了世界性的危機。那麼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實際就不僅僅是關心中國,也是關心這個世界,甚至關心到每一個國家,以及這些學者所在國家人們的健康自由和尊嚴。

女醫護的光頭、紙尿褲,被罵「缺乏奉獻精神」

在這場疫情當中,醫護人員付出得很多。尤其是生理期的女性,需要付出的更是人們想不到的。

正在黃岡家中過年的時候,27歲章璺澹(音),接到醫院立刻返回醫院的通知後,在媽媽的淚水中,回到了醫院。面對傳染性非常強的病毒,她也像同事一樣。不得不習慣被防護服包裹,不得不習慣被汗水浸濕的衣服,也不得不接受沒有足夠口罩給醫護人員使用的事實。

聽說防護服可能會因為動作太大而撕裂,她提醒自己做事更加小心翼翼。為了個人衛生和方便,在醫院隔離區的30天,章璺澹剪掉了全部頭髮,變成了別人口中的「帥哥」。這還沒甚麼,難的是生理期到來的時候。

因為武漢封城,只有當局批准的物資才能進入城市。所以對許多女性來說,獲得生理期用品變得困難了很多。而章璺澹和她的女同事們要想獲得生理期用品,還必須向「上級」尋求幫助,才可能得到衛生巾和棉條。

尷尬的是,章璺澹的上級幾乎全都是男性。讓女孩子開口向男性上級尋求生理期的幫助,對於中國傳統女性來說,這在心理上是一種挑戰。而且在尋求幫助時,還會被上級罵「缺乏奉獻精神」和紀律。她告訴《紐約時報》,感到自己的精神在「慢慢崩潰」。

志願者們注意到了這個情況,購買了兩千個成人紙尿褲送給醫院,專門提供給五百名女醫護人員。

好,以上就是28日電視節目部份,完整內容,請到新聞看點會員專區觀看。我們將會曝光一些武漢的真實內幕,包括剃光頭、穿紙尿褲的女醫護、每天想哭100次的孕產婦,還有當局為了保證國營和大企業提供的糧食的較高價格,大量銷毀外省捐贈的食物等等。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樣,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