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重創的大陸餐飲業正在逐漸復工,但實際情況並不樂觀——缺工、缺料、缺顧客,也缺少基本的防護物資,小型餐館更面臨生存問題。

《紐約時報》2月28日報道,北京的「胖妹麵莊」是一家重慶風味麵館,至今已經停止「堂食」業務一個多月,僅做外賣生意,不知何時能再現顧客圍坐吃麵、工人流水線做麵食的情景。

但是,疫情導致一方面缺少調味料,無法進貨重慶的香料和辣椒,北京的調料不夠正宗,而且北京的很多市場也都關閉;另一方面復工率低,20名員工只返回8人。

為了彌補損失,這家麵館發明了半成品麵條和餃子的外賣菜單,但收效甚微,現在的收入只有原來的三分之一,完全沒有利潤。「很多店沒法生存。」她說,她知道附近的一家日本料理店已經支撐不下去了。

目前大陸一些餐飲企業開始復工,但大多數也只能依靠外賣。而根據餐飲行業相關協會的調查顯示,大陸餐飲外賣業務也大幅下降,除了缺少外賣員,還因為疫情下人們不想與陌生人有任何接觸。

大陸餐飲行業的累計損失已經超過6000億元人民幣,資金不足或者知名度不高的企業可能就會倒閉。

北京的餐館和咖啡館受到的衝擊更為嚴重。北京餐飲業協會委託進行的一項調查於近日發佈,北京近70%的餐飲場所仍然關閉。

胖妹麵莊老闆說,北京市政府一邊讓餐館開業,一邊又說不能去公共場所,而且,她沒聽說政府會提供任何幫助,現在已經開始擔心支付不起房租和貸款。

中共病毒疫情嚴重破壞大陸小企業,包括小市場、書店、理髮店、酒吧、餐館和咖啡館等服務行業企業,它們缺少資源,因此無法承受仍在持續的經濟危機。

而大陸小企業卻佔大陸經濟增長的一半,承擔大量就業,8000萬小企業能夠提供2億多個就業機會。

另據大陸媒體報道,具備一定規模的餐飲企業同樣面臨困境。比如,悅享星廚是一家綜合線上線下的餐飲企業,其創始人表示,在復工方面,很多員工家在農村,現在回不來;在原料方面,餐廳一般不會囤積很多食材,只夠用半個月到一個月。

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公司很難給每位復工員工準備防護服、口罩等防護物資。

目前,海底撈、全聚德等餐飲企業已經發佈復工公告,但是目前無法恢復「堂食」業務,只能外賣。廣州的茶樓「陶陶居」董事長表示,外賣是不能支撐營運的,在成本上肯定是虧損的,陶陶居的營收至少損失了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