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令消費者足不出戶,同時餐飲業實體店大批停業,外賣成了餐飲業的唯一收入來源。但業界人士表示,外賣未能解決餐飲業困境。

西貝餐飲集團董事長賈國龍這樣描述自己公司的外賣情況——現在幾乎只剩下外賣業務,但是,外賣業務加上十分微薄的堂食營收,僅有正常營業時的十分之一。

束從軒是大陸快餐連鎖品牌老鄉雞的創始人兼董事長,他表示,外賣不是解決餐飲業困境的根本性措施。

民眾擔心外賣也有感染風險

大陸媒體報道,深圳一名外賣配送人員確診患病,引發民眾擔憂。疫情爆發後,有平時常吃外賣的民眾再沒點過外賣。「不太清楚具體的加工過程,感覺有風險。」他說。

中共病毒的傳染性極強,可經過呼吸和接觸傳染。雖然大陸一些地區禁止外賣、快遞、中介等人員進入住宅小區,但未能消除民眾的恐懼。

目前大陸一些地區開始禁止外賣業務,比如四川省資陽市、黑龍江省伊春市等。

香港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分析,接觸傳染包括直接接觸和間接接觸,間接接觸是指通過第三方媒介接觸到病毒,再觸碰自己的眼耳口鼻,就會有感染的可能。

外賣訂單驟減

香港媒體2月10日引述深圳一位餐廳業主的例子表示,這位專營輕食健身餐線上外賣的業主既憂慮又無奈。「現在訂單劇減,只有今年年初時的五分之一左右。」,這位業主說。

這家線上外賣餐廳地處深圳市上班族密集的地區,疫情導致企業無限期停業,餐廳訂單從年前每天40到50個,跌至每天不到10個。由於封閉式管理,已有的訂單,送貨也是非常不方便。

「我們提前幾天開始準備工作,卻沒有想到訂單量如此慘淡。」,這位業主擔心餐廳可能撐不下去。

另一位廈門市的奶茶店老闆表示,大年初五曾經開業,但大年初九又關門歇業。一方面外賣員減少了很多,「不少奶茶訂單製作後配送不了,只好給顧客打電話道歉取消。」另一方面,封閉式管理令外賣員無法進村,使線上配送面臨更大負擔。

大陸媒體引述上海市一家超市的午餐情景——午餐高峰時段,外賣員清閒的坐著刷手機。有外賣員表示,新年期間的訂單少很多,以前一天最少送五六十單,現在一天只有十幾單。

隨之而來的是,外賣員的收入大減。「21世紀經濟報道」的調查顯示,大陸多地外賣員在新年期間的收入普遍下降了至少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