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各地為嚴防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而停工、停產,除了重創中國內部經濟以及人民生計,同時也影響全球產業鏈,導致外資紛紛撤離中國大陸。專家預估,這波疫情將在一年內促使中國經濟發生崩解,甚至比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以及2008年美國華爾街金融海嘯,影響層面更深遠。

這次疫情,對中國製造業直接衝擊最大,光是被封鎖的湖北省2019年的GDP,就佔中國GDP的4.5%,爆發疫情的武漢市更是「中國製造2025」的重點發展城市,紫光集團、長江存儲等的晶片廠都設在武漢,除此之外,包含本田、日產、通用汽車都在武漢設廠。

目前中國4,300萬家中小企業、製造業面臨斷料、滯銷危機,且過年後許多訂單無法準時交貨,服務業與觀光業更損失慘重,例如「海底撈」已關閉全國550家門市,另一家連鎖餐飲集團「西貝」,在過年前後,也損失營收7到8億人民幣(約30到35億台幣),恐撐不過3個月。

在國際企業部份,麥當勞宣佈關閉湖北近300家餐廳,共佔中國總店家數一成。星巴克在中國兩千多家分店全部停止營業,蘋果電腦則是暫時關閉全中國42家直營店。根據摩根士丹利經濟學家估計,只要中國延後1周開工,1、2月工作產出就會減少5%~8%。

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長、首位台灣駐WTO大使顏慶章接受《大紀元》專訪時分析,中國社會、經濟所面臨的問題,早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發生以前,就已潛藏各種危機,包含企業負債比率偏高,國營企業競爭力不足,企業為了盲目擴充,向銀行過度借貸,整個國家負債比率佔GDP的300%。

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分析,中國將遇到一個很嚴重的金融風暴,因為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中,當時受到衝擊的國家,在社會經濟上面臨到窘境,現在在中國全都發生了。(江禹嬋/大紀元)
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分析,中國將遇到一個很嚴重的金融風暴,因為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中,當時受到衝擊的國家,在社會經濟上面臨到窘境,現在在中國全都發生了。(江禹嬋/大紀元)

他說,當一個國家有如此高負債比率,只要市場狀況發生變化,就會產生嚴重影響。

借鑑1997年到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顏慶章當時擔任財政部政務次長。他說,「我幾乎可以很大膽預測,中國將遇到一個很嚴重的金融風暴,因為在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當中,當時受到衝擊的國家,在社會經濟上面臨到窘境,現在在中國全都發生了。」

亞洲金融風暴發生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不動產的不當開發而泡沫化,例如日本,東南亞國家如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皆是如此,因為過度開發,讓市場承接量不足,開發商便拖垮金融機構,這些現象在中美貿易戰前,早已潛藏在整個中國社會內部。

疫情加速外資與中國脫鉤

在中美貿易衝突後,中共肺炎接連在中國肆虐,讓外資紛紛出走。顏慶章說,美國總統特朗普日前大力提倡美商離開中國,這過程中,也帶動不少國家的跨國企業,紛紛將中國供應鏈的連結,產生脫鉤現象。

他強調,這現象已持續一段時間,許多國際企業陸續感受到,若不跟「中國製造」脫鉤,在對美貿易上,進口商品將遭美課稅,將不利企業營運。加之以中共肺炎疫情失控,除了對中國國內消費影響,對本土、外資企業都帶來了巨大損害,中國在世界供應鏈扮演的角色,也將快速退場。

中國經濟問題重重

中國經濟問題有多嚴重?顏慶章舉出,中國在2008年下半年採取擴張財政政策,放任地方政府、國營企業過度投資,大量興建房屋,卻供過於求,未能銷售的空屋最起碼有六千萬個單位,不管是建設公司、地方政府,卻無法將這些閒置空屋有效售出,就算是折半銷售,也無法維持一個企業基本的「還本付息」能力。

加上中共在國際上推動「一帶一路」,利用有償借款方式,支付出大量資金,雖然短期佔據港口、交通等優勢,但以長期來看,若是其它國家沒有能力付款,最終以債作股,將對方的投資單位,轉換成由中共政府和國企來經營,「這些情形加總起來,就可想而知是如何的弊病叢生。」

中國有許多漂亮又綿密的高速鐵路,但在興建過過程中,完全沒有考慮營運獲利率。(Stringer: STR/2010 AFP)
中國有許多漂亮又綿密的高速鐵路,但在興建過過程中,完全沒有考慮營運獲利率。(Stringer: STR/2010 AFP)

他更舉出,中國有許多漂亮又綿密的高速鐵路,但在興建過過程中,完全沒有考慮營運獲利率,以及是否有還本付息的能力。

根據中國內部資訊,綿密高速鐵路一年向銀行繳納的利息,大約2,600萬人民幣,但所有高速鐵路一年營收只有2,400萬人民幣,能賺錢的就是北京到上海,上海延伸到深圳、廣州的路線,其它都是虧錢,甚至有幾條高速鐵路的營收,連基本電費都不夠支付。

營運中斷 企業嘆活不下去

在如此脆弱的經濟體質之下,又遭遇到中共肺炎公共衛生的危機,從封省、封市,到幾乎封國。但疫情依然不斷擴散,造成關店、歇業、營運中斷,許多中國本土企業,首先面臨「還本付息」能力不足;國際性企業包含星巴克、麥當勞等,因遭遇巨大財務損失,都有意從中國撤出。

顏慶章表示,中國等於構成所有經濟活動所必須的媒介、平台都消失了,缺乏生財管道,「這些因素加總起來,這個國家的經濟情況,已到了難以想像的情境。」

過去中共當局以買房、買股票可獲利作為誘因,積極游說中國人民借錢買房,顏慶章說,但現在依照中國經濟的狀況,買房、買股票根本無法賺錢,家計單位變窮後,跟銀行貸款的錢根本無法按月繳納,更沒有償還能力。

在如此的內外夾擊之下。顏慶章說,「以自己1997到1998年因應亞洲金融風暴的經驗來看,我幾乎可以很肯定中國這次整個經濟的崩解,一定會引發金融體系危機。金融體系一但崩解,這個國家要回復到原來的狀況,就要有一段很長的時間。」

生產鏈將從中國轉移到台灣

至於台灣企業將受到甚麼影響?顏慶章說,這要看各別企業與中國的財務、營運關聯性有多大,連結性越大,影響越深,「若關聯性不大,不但不會受影響,營運機會還會回到台灣來。」

顏慶章在2000年擔任財政部長時,制定「金融六法」,不僅穩定台灣金融市場,對台灣金融機構在走向國際發展時,更打下良好的基礎。他進一步分析,因疫情嚴峻,中共在國際上的聲譽大為崩壞,「國際上對台灣產業供應鏈、公共衛生等安全性,皆給予高度肯定,未來其它國家生產鏈,估計將從中國轉到台灣。」

簡而言之,中共肺炎疫情對台灣的影響,可稱為「短空長多」,也就是短期經濟增長率受到影響,但長期來看,將對整個台灣產生正面效果。「台灣可在這波衝擊下,謹慎中保持樂觀的想法。」

國際上對台灣產業供應鏈、公共衛生等安全性,皆給予高度肯定,全球供應鏈預計部份將從中國大陸轉到台灣。圖為半導體工廠。(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國際上對台灣產業供應鏈、公共衛生等安全性,皆給予高度肯定,全球供應鏈預計部份將從中國大陸轉到台灣。圖為半導體工廠。(KAZUHIRO NOGI/AFP via Getty Images)

銀行無錢可借 中國經濟紓困應急難

針對未來中國經濟的走向,顏慶章認為不樂觀。他強調,一般來說,經濟體系的整體性崩解,根據時間容許性,應該是在半年到一年,影響即將浮上檯面。

他說,例如,當許多企業面臨中斷營運的危機時,每個月必須付給銀行的利息並不會停止,但恐無力償還,但更大的困難是,中國的財政單位不管從中央到地方,都已極其困難,早已沒有多餘的財政能力再去採取2008年那時的擴張經濟政策,「銀行很苦,政府也沒錢了。」

若要擴張財政帶動經濟發展,顏慶章說,中共這樣的能量很有限,無論是對企業、個人紓困,根本拿不出錢來,各方面難度都很高了。#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2月號/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