毗鄰中國的北韓截至目前還沒有通報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案例,衛生專家認為,貧困北韓的疫情恐怕比中國「嚴峻許多」。2月24日,北韓官方媒體報道,平壤當局已對大約380名外籍人士採取隔離措施,另約有3,000人因出現可疑症狀而受到監控。

北韓官媒「北韓中央廣播電台」(Korean Central Broadcasting Station)報道說:「我們目前全國已隔離大約380名外籍人士,同時對那些從海外旅行回來者、接觸過他們及出現異常症狀者加強隔離、醫療監控和檢測措施。」

報道並未提供這些外籍人士身份等細節,但他們似乎是派駐平壤的外交人員和涉及海外貿易人士。

報道也強調已強化防疫措施,尤其是在位於北韓西北部、毗鄰中國的平安北道(North Pyongan Province),宣稱約有3,000人因出現可疑症狀而受到監控。

圖為2020年2月6日,平壤Songyo針織廠的工人生產防中共病毒的口罩。(KIM WON-JIN/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2020年2月6日,平壤Songyo針織廠的工人生產防中共病毒的口罩。(KIM WON-JIN/AFP via Getty Images)

被稱中共肺炎的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疫情已蔓延28國,包括南韓有超過100例。

中央社報道,但是北韓「勞動新聞」於18日報道指出,全國2,500萬人未出現確診病例。世界衛生組織(WHO)當天也支持此一看法,世衛官員在日內瓦告訴記者,「沒有跡象顯示」北韓出現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

北韓官媒播出畫面顯示,身穿防護衣人員在公共場所進行消毒,衛生人員則針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危險性對民眾進行教育。北韓已停飛中國航線,並對抵達平壤旅客進行篩檢。從中國入境的外國人一律隔離一個月,就連外交官和援助人員也不例外。

儘管中國在北韓對外貿易佔比約達九成,北韓仍關閉兩國逾1,400公里長的邊界。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IFRC)上周表示,已在北韓靠近中國邊境4個省動員500名義工支援檢疫並投入衛生工作。

儘管如此,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引述南韓媒體指出,數名出現類似感染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症狀的朝鮮人於最近幾天死亡,不過報道無法獲得證實。一名於2016年脫北的前外交官也對北韓官方數據有所質疑。但朝鮮人民和內部消息都被領導人金正恩政府牢牢掌控,國際機構難以求證。

與北韓接壤的中國遼寧省、吉林省共已通報逾200個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從中國合法和非法入境北韓相對頻繁,加上中國一開始延遲通報疫情,在在令人憂心病毒恐怕早已傳入北韓。

香港城巿大學副教授、亞洲衛生安全專家唐寧思(Nicholas David Thomas)說:「北韓與中國邊境黑巿網絡猖獗。因此只要走私進出的人當中有一個感染,那就夠了…而且兩國都不會馬上就知道。」

分析認為,一旦病毒真的進入北韓,將會迅速散播,因為除了首都平壤,其它地區的醫療機構設備不足,情勢演變將導致本就健康欠佳、營養不良的朝鮮人民陷入更大風險。

南韓延世大學國際診療中心所長印耀翰(John Linton)指出:「如果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進入先天失調而且欠缺醫療照護的北韓,死亡率將會大為提高。由於當地人普遍營養不良,情況會比中國更嚴峻許多許多。」

據聯合國指出,43%朝鮮人營養不良,總數約有1,100萬人,而且糧食安全普遍沒有保障。還有許多人缺乏乾淨水源。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佈的2019年全球健康安全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在對流行病傳播作出迅速反應和加以減緩的能力方面,北韓是195國中倒數第一;整體衛生安全與能量的評比則排名第193。

不過WHO駐北韓代表薩爾瓦多(Edwin Ceniza Salvador)指出,平壤「有檢測2019年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疾病的能力,因為他們有PCR(聚合酶連鎖反應)機器」。

薩爾瓦多在聲明中說,WHO去年在香港為北韓實驗室的技術人員和專家進行檢測流行性感冒的訓練。他表示,北韓衛生部於去年12月30日至今年2月9日間篩檢7,281名入境旅客,在過去一個月期間發現141人發燒,這些人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病毒全部呈現陰性反應。WHO也對北韓提供護目鏡、口罩和手術罩衣等設備。

IFRC聯合國常駐觀察員布萊維特(Richard Blewitt)指出,北韓不太可能擁有對抗任何一種流行病的充足物資。他說:「我確定北韓政府有一些藥物和口罩等等之類的,但是因應任何重大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必要設備數量不夠。所以我們必須進行動員。」

北韓之所以會缺乏相關物資,這源自於聯合國和美國實施制裁,就連比486處理器更先進的電腦也不准進入,而這是1980年代末葉出現的技術。電腦是擁有先進醫學技術所需。

布萊維特表示,IFRC正在申請將檢驗試劑、體溫計和諸如防護衣、護目鏡、口罩等防護裝備運進北韓的制裁豁免。

然而,平壤當局採行諸如外國人員不得離開住家等激烈措施來防疫,這基本上讓援助團體無用武之地。布萊維特指出,就連救援物資是否准入都在未定之天。同時,因為美國實施制裁的關係,外界沒有直接的金融管道可以對北韓進行交易,換句話說,必須徒手運送現金。

他表示:「我們會嘗試尋求某種豁免,或是某種程序,以便帶現金進入北韓。」他說IFRC可以用在交通和支付當地人員的資金短缺,「加強因應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能夠做的有限」。

布萊維特說:「情勢十分急迫,我認為因為(30天)隔離期的關係,許多團體基本上需要有足夠的資源才能繼續運作下去。」#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