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武漢及中國其它地區持續蔓延,並已擴散到世界約30個國家和地區。美國的中國專家回顧歷史,細數中共給中國人和世界帶來的災難,認為中共最終招來病毒會令其走向解體。他呼籲西方公開支持中國人民內部變革,掌握了真相後何去何從,那將由中國人民自己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2月20日,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網站的國際觀點欄目發表了前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國事務主任約瑟夫・博思科(Joseph Bosco)的一篇評論文章,題為〈中共令中國人和世界厭煩〉(China’s Communist Party makes the Chinese—and the world—sick)。

博思科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的極權主義造成了此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公共衛生災難,如果這將成為中共政權滅亡的原因,那將是最終正義的彰顯。

博思科表示,雖然很難想像,像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這樣的公共衛生災難會帶來任何好處,但是,如果國際社會能夠胸懷大志與遠見,那麼此次疫情可能成為具有歷史意義的變革性事件。由於中共極權政府的無能和殘酷掩蓋,釀成了此次災難,因此,如果證明它將是造成中共政治滅亡的原因,那將是最終正義的彰顯,而西方政府可以促其發生。

瘟疫重創大陸經濟,商店關門,工廠停工。(Getty Images)
瘟疫重創大陸經濟,商店關門,工廠停工。(Getty Images)

博思科回顧了歷史,他認為,美國長期以來有足夠的道德和安全理由促使中國(中共)進行重大的政治改革,因為這是美國尼克遜總統在1972年扣開中國大門的初衷。尼克遜曾在他的競選詞中寫道:「世界不可能是安全的,直到中國(中共)改變。」他說,不能讓中國(共)孤立地「澆灌它的幻想,懷抱它的仇恨,並威脅它的鄰居」。他警告說,要消除毛澤東的「毒素」,「世界必須向中國開放,中國必須向世界開放」。

於是,鄧小平在1980年代針對中國的經濟實行了一些開放政策。但西方希望緊隨其後的政治改革在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中殘酷地破產了。鄧小平警告共產黨員對外要「韜光養晦」。

在1995年和1996年,中共依然大量使用武力來實踐著毛澤東的「槍桿子裏出政權」理論;中共向台灣發射導彈,以抗議其在民主道路上的堅決進展。當美國將航空母艦移至該地區時,有中共軍官警告說:「你應更關心洛杉磯,而不是台灣。」幾年後,另一中共將軍談到要消滅「幾百個美國城市」。

到了2000年代,即尼克松訪華30年之後,華盛頓再次試圖促使中共進行改革。但是,相反地,克林頓政府反而放棄了構成中美永久貿易關係基礎的年度人權審查。克林頓完全將人權與貿易分開,並允許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博思科表示,當時他反對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傑西・赫爾姆斯(Jesse Helms)問他,接受中共是否最終會成功地「改變中國」。博思科當時即表示,他擔心結果很可能是中共「改變我們」。

博思科表示,可以預見,一旦中國(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會有很大的迴旋餘地,而現有的執法機制常常會被忽略。中共融入世界經濟原本應該帶來人們期待已久的政治改革,但西方甚至無法讓中共遵守它表面上已經接受的貿易規則。

他表示近年來,中共公開炫耀自己的能力,並在東海、南海,以及對台灣再次公開其侵略意圖。北京還加強執行「一國兩制」的原則。對於被征服的西藏和東突厥斯坦(新疆)的人民,中共當局發動了進一步的鎮壓行動,最終形成了一個集中營網絡,百萬人或更多維吾爾族人遭受了古拉格人般的酷刑和洗腦。

在中國境內,所有宗教團體都承受著不斷加深的迫害,而法輪功團體更是成為了一項特殊反人類罪的目標:工業規模的活摘人體器官,其謀殺效率甚至超過納粹。

「人民法庭」於2019年6月17日在倫敦做出終審判決,判定中國(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冠奇/大紀元)
「人民法庭」於2019年6月17日在倫敦做出終審判決,判定中國(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為仍然存在,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冠奇/大紀元)

在美國的慷慨和放縱之後,在中國的SARS和禽流感疫情、阿片危機之後,現在又來了中共病毒,世界實在應該對中共的「回報」感到厭煩了。

博思科認為,歷史的恩怨已經過去,但中國人民有理由對控制自己七十年的中共感到恥辱和憤慨。從天安門到香港,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公民抗議。他表示,最近中國民眾對中共控制武漢疫情的強烈抗議清楚地表明,該變天了。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應該公開聲明並支持中國人民內部的變革,中共當然會按照慣例指控這是干涉中國內政,但中共才是通過接觸西方媒體和機構搶佔著顛覆西方的優勢,現在應該揭下其偽裝的面具。

他表示,西方公開鼓勵中國的政治改革沒有那麼複雜或險惡,只是擴大無線電廣播和數字通信的信息運動,要告知所有中共統治地區的人們世界其它地區正在發生甚麼,包括北韓和中國本身。掌握了真相後何去何從,那將由中國人民自己來決定自己的命運。

博思科最後表示,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也為了西方自身的利益,這項工作很早就該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