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繼續角力,中共宣佈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表面上是因一篇文章引發,實際是反制美國限制中共官媒。武漢疫情方面,中共疾控中心主任為誰揹黑鍋?據稱,他們早於1月初已報疫情給政治局……

中共周三(19日)宣佈,即日起吊銷3名美國《華爾街日報》駐北京記者的採訪證。3名駐京記者,包括兩名美籍副採主編李肇華(Josh Chin)及記者Chao Deng,以及澳洲籍記者溫友正(Philip Wen),被要求於5天內離開大陸。這是中共首次針對一家媒體,而不是針對個別記者的具體封殺措施。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網上記者會說,《華爾街日報》發表標題為「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文章,詆毀中共政府和中國人民抗擊疫情的努力,引起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慨和國際社會廣泛譴責。

美國卿:應反駁非箝言論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同日發表聲明,譴責北京的行為,指「成熟、負責任的國家都明白,新聞自由是報道事實及自由表達意見。(北京)正確的回應方式,應該是提出反對的論述,而不是限制言論」。他並希望中國人民能夠像美國人一樣,能享有獲得正確訊息及言論的自由。

駐中國的外國記者協會(FCCC)同日亦發表聲明,譴責中共的做法,指行動是北京當局透過報復駐大陸的外國記者,對外國新聞機構採取行動的一次極端和明顯的嘗試。外國記者協會指,今次是自1998年以來中共首次驅逐外國記者出境,並形容行動為「前所未有的報復形式」。

《華日》文章《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a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是2月3日的一篇專欄文章,作者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是八德學院教授,也是美國哈德遜研究所有關美國政策和國際問題的研究員。

在文章中,米德批評大陸金融市場,比率先爆發武漢肺炎疫症的華南野味市場更危險,同時指控中共掩蓋疫情的作為讓他們失去「國際信賴」,並認為疫情過後,大陸的政治局勢、金融體系等恐怕都將大受打擊。

《紐約時報》引述《華日》內部人士的消息說,這篇文章刊登之前,該報新聞部的工作人員就已經警告高層,認為將「冒犯」中共,並引起嚴重後果。不過,鑑於西方媒體編輯獨立,以及新聞部與評論部嚴格分開的原則,最終編輯部決定以「亞洲病夫」的標題刊載文章。

該文在美國也引起不少批評,尤其是熟悉中國民情的人士,對《華日》採用這樣的標題感到不解。作者米德也表示,他對文章內容負責,但採用甚麼標題,則由編輯部最後決定。

也有人認為,標題應該具體為中共政府,而不是泛指的中國。但無論如何,美國社會對一種言論引發中共如此地暴跳如雷感到意外,雖然之前美國航空公司甚至NBA都曾經「享受」過同樣的待遇。

有分析認為,在時間點上,中共在《華日》這篇文章刊登後的16日,才採取懲罰措施,與其說針對文章有「歧視」成份,倒不如說與美國國務院把5家中共官媒列為外國使團(foreign missions)加強規管,有更大關係。

專家:打擊疫情資訊流通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說,中共以驅逐外媒記者出境的方式來表達不滿,令人更擔心的是對武漢肺炎疫情資訊流通的打擊。事實上在疫情發生後,不時傳出媒體採訪時受阻的消息。而且,被限令5天內離開大陸的《華日》記者之一Chao Deng,目前正在疫情中心武漢。Deng如何能從已經封城的武漢安全離開大陸,現在成了美國關注的一大問題。

中共官方宣佈懲罰《華日》後,時代集團發言人艾琳穆菲(Eileen Murphy)發出抗議,並說:「目前,獨立新聞媒體從中國發出自由的報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共青團推「虛擬偶像」被罵翻

武漢肺炎持續延燒,疫情的控制與民心的維穩,變成中共的心頭大患。

周一17日下午,共青團中央在微博推出「江山嬌」與「紅旗漫」兩位虛擬偶像,以輕鬆的口氣寫「快來給團屬愛豆(偶像)打call(支持)吧」,本想維穩年輕人,卻在上線3小時內,被大量網友罵到「翻車」(七彩)。目前該微博內容已全部被清除,簡介也改成「對不起,還需要休息……」。

網友在微博下的評論一片不叫好:

「我是你的公民朋友。不是粉絲。」

「有這個閒錢搞無關痛癢的宣傳,怎麼不處理一下肺炎。」

「官媒就要有官媒的樣子,做出簡潔明瞭大方的宣傳。接地氣是指貼近人民群眾的生活氣息,不是搞腦殘玩意」。

共青團這個微博,也在嗶哩嗶哩(B站)進行「宣發」,然而他們的第一條B站動態也遇一片罵聲:

「不要把愛國飯圈化。」

「我交那個團費是用來追星的?是不是以後還得團員給你做數據反黑?」

時事評論員晨鐘評論說,共青團的「虛擬偶像」上線不夠3小時就慘被大陸網友罵翻,正正凸顯武漢肺炎爆發後,尤其是李文亮醫生死後的一個民意轉折點,中國人對中共的執政越發不信任,對中共的維穩與洗腦手法,也越來越清醒。

疾控中心警示被中央冷待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之後,公眾把矛頭指向中共疾控中心,指該中心主任高福等人掌握「人傳人」疫情訊息後,不公佈疫情實際情況,反而在醫學期刊上搶發論文,為自己未來升官鋪路。

黨媒發表習近平講話內容的當天,2月15日11時,貴州、廣東和黑龍江等多地官媒都轉發中紀委通報稱,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落馬受查,但隨後都刪除該消息,貴州黨媒還因此「道歉闢謠」。官媒隨後也稱,未在中紀委監委的網站上看到此消息。

就在上述消息出來後,網上出現不少替高福「喊冤」的消息,並把矛頭指向真正的禍首中共中央。

2月16日,經濟學家、東南大學教授「華生2010」的文章,《如果群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也替高福「打抱不平」,指高福實際上是12月30日武漢幾名醫生在朋友圈發消息提醒的同一天晚上,體制內最高級別的報警人。


本港媒體2月17日的報道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的話指,去年12月底,武漢傳出不明原因肺炎後,中共疾控中心隨即介入了解。今年1月初,該中心向衛健委等中央部門及中央領導通報預警,認為這不明原因肺炎有通過呼吸道傳播的風險,應立即在公共場所採取防控等。專家分析病毒後認為,該病毒與沙士病毒相似度極高,中央應及早行動。

在1月初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開會前,中共疾控中心的有關報告已上呈中央,並建議立即在公共場所採取緊急防控措施,1月6日,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要求啟動中共疾病控制預防中心二級應急響應。

但是,因為當時臨近中國新年,最高領導人只提出要注意防範,還要求「不要因此造成恐慌,而影響即將到來的中國新年節日氣氛」。

該名消息人士說,在1月7日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如何應對武漢不明原因肺炎,並不是會議的重點。直到1月20日,習近平才對疫情作出公開指示。1月23日武漢封城時,國務院新年團拜會上還一片「歡慶」氣氛,習近平對武漢疫情也隻字未提。

報道說,在中央輕描淡寫的指示下,已發生人傳人病例的湖北,兩會照開,武漢還舉行盛大的萬家宴聚會。消息人士還說,包括高福等專家,在中央及地方均未對疫情高度重視的情況下,採取了包括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的預警方式。

該名消息人士說,有關專家並非如外界盛傳的那樣未盡責任,而是權力高層決策,以及基層執行環節,都出現嚴重錯判,才導致疫情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