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4月1日槓上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試圖轉移外界對中共散佈疫情假消息的注意力。

華春瑩在推特上寫道:「蓬佩奧為甚麼不告訴世界,到3月13日,美國已經驅逐了60名中國記者?」並附上一篇《日經亞洲評論》的文章鏈接。

該文題為「蓬佩奧批評中國(中共)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上散佈假消息」,內容是3月30日在跟亞洲記者及涉亞洲報道的記者進行的電話圓桌會上,蓬佩奧再次批評中國(中共)、伊朗和俄羅斯散佈疫情假信息,同時提醒警惕中國的官方確診病例數據準確性以及核實中共政府援助各國的假宣傳。
(相關新聞見這

蓬佩奧的點名批評顯然令中共不悅。因此,華春瑩4月1日推文試圖再次攪渾水、轉移注意力。甚至,她還自我貼金說,(中共)「不依靠撒謊和欺騙達成目的;我們(中共)竭盡全力保護和挽救人們的生命」。

扭曲美驅趕中共記者 華春瑩發言被嘲

近期華春瑩多次用美國驅逐中共記者的話題在推文上對美發難,不過因華的推文完全扭曲事實,最終令《華爾街日報》編輯也忍不住回擊。

《華爾街日報》中國部主任鄭宗盛(Jonathan Cheng)4月1日推文調侃說:「中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是在暗示,美國要求中國(中共)記者離境是因為美國知道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將會在美國傳播,並且不希望中國記者向世界其它地方通報這一情況。」

2月18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將五家中共國有媒體機構納入「外國使團」名單。

2月19日,中共宣佈將驅逐三名《華爾街日報》記者,這是中共自1998年以來首次公開驅逐外國記者。

3月2日,特朗普政府宣佈將對在這五家中共國有媒體機構工作的中國公民發放新的簽證配額,此舉限制這些機構只能僱用100名中國公民在美國從事業務,導致約60人被驅逐。

為了對此新配額進行報復,中共3月17日宣佈將驅逐了《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和《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影響了至少13名美國記者,這些媒體在華僱用的數名中國僱員被當局強制簽署「自願」解除勞工關係合同,儘管這些報紙與美國政府沒有關係。

上述三家報紙發行人在3月22日罕見聯合刊發公開信,強烈敦促中共政府考慮上述決定。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隨後連續2天就此事推文。她在3月25日推文說,美國三大媒體的公開信投錯了地方,並讓他們「送給美國政府」;華還質問:「當美國政府3月2日宣佈驅逐60名中國(中共)記者時,是否有人發聲?」

結果遭到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同日直接回覆:「這些聽命於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構屬於外國代理人,並非『新聞記者』。甚至習總書記也說,他們『必須姓黨』。」

中共撒謊欺騙後 現在想扭轉形象

華春瑩自我貼金的話更是不成立,中共在疫情爆發初期、直至現在,仍然在不斷撒謊和欺騙;其自詡「竭盡全力保護和挽救人們生命」更是遭事實直接打臉——中共出口多國的試劑盒和口罩等醫療物資被發現存在嚴重的質量問題。

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報道,甚至在其它地區於2019年12月31日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之後,中國共產黨仍在掩蓋病毒可以人傳人的關鍵細節。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塔格斯於3月23日推文說:「12月31日——在台灣首次試著警告世衛組織人傳人狀況的同一天,中國(中共)當局卻讓醫生噤聲,直到1月20日都拒絕承認人傳人、並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武漢的共產黨官員不顧疫情肆虐、照常於1月18日舉辦中國新年慶祝活動「萬人宴」,導致病毒藉機快速傳染開來。

此外,中共還一直對中國公眾封鎖信息。當武漢的醫生李文亮提醒他的同事謹防這種新病毒時,他遭到公安訓誡、並被迫在訓誡書上簽字,保證不再這樣做;最終李文亮也因感染這一病毒,於2月6日病逝。

蓬佩奧於3月18日在接受採訪時指出:「中國(中共)政府知道這種(病毒)風險,並已經識別了它(的危害),他們是最早知道的。」

他說,但中共政府「沒有正確應對,並讓數不勝數的生命面臨風險」。

沒有黨箝制言論的地方 中共發言人處處丟人

在沒有共產黨控制言論、自由的推特世界上,西人網民紛紛大展智慧、進行回擊。

美國企業家邁克爾·庫德瑞(Michael Coudrey)推文回覆華春瑩說:「如果中國人連推特都用不了、因推特被共產主義政權封鎖,請問有誰能解釋一下為何有數千個中國帳戶會回覆我所有提及中國的推文、並為捍衛共產主義中國政權發言?他們通常都只有2個追隨者。」

庫德瑞質疑的中共官方帳戶粉絲大多數是網購而來,他們在推特上通過「機械人」Bot和「噴子」Troll交相運作,首先「噴子」搗亂,隨後用「機械人」強化「噴子」的信息,重複中共官方的意見。

其實,2019年中共政府對外公開的採購招標文件已經顯示,中共外宣將海外社交媒體平台視為重點戰線。在「大外宣」、「黨媒姓黨」的方針下,中共政府透過官媒等機構在海外社交媒體上開展「重大主題宣傳」和收集境內外輿情,每個項目的預算都數以百萬元。

歐洲作家、「一帶一路」觀察家布魯諾·馬薩斯(Bruno Macaes)推文給華春瑩說:「今天聽到的來自中國(中共)的最強烈信號就是愚蠢,讓人讀完後哈哈大笑。

「你用推特當工作工具,最後你還不得不屏蔽(對你質疑的)帳戶,就像在辦公桌旁生孩子。

「另一件事就是(中共)模仿力強大,這(本該)是美國對中國說的那種話;(中共)表現得像個孩子,在用一種嘲弄的口氣重複父母說話。」

海外華人網民也推文總結中共應對重大國家罪過的手法。「中國共產黨遇到了責任危機的一貫做法,就是先把水給攪渾。把明明一清二楚的責任,用各種方式變成一個有爭議的話題,進而是一個禁忌的話題。再指,罵我的人還不如我,就(以為)萬事大吉了。」網民寫道。

美國克雷蒙特‧麥肯納學院(CMC)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日前也在《評論彙編》期刊(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出:「在自由思想市場上,中國(中共)的宣傳從來沒有得到過太多的關注。實際上,大多數中共之前的試圖影響國際輿論嘗試都沒有成功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