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官方宣佈,武漢市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于18日上午去世,終年50歲。

這是武漢疫情中第一位因此去世的醫院院長。推特上流傳一個視頻,他的妻子蔡利萍護士長,最後送別丈夫時,痛哭追車,現場醫護人員也悲慟哭嚎,令人忍不住落淚。

劉智明,湖北十堰人,1969年生,1991年畢業於武漢大學醫學院,特別擅長神經外科疾病手術治療。劉智明還是湖北中醫藥大學和江漢大學碩士研究生導師,2013年曾被武昌區委區政府授予「武昌英才」榮譽稱號、2014年獲「武漢市人民政府博士資助」人選、2015年獲武漢市「十百千人才工程」人選。

他所擔任院長的武昌醫院2014年被原湖北省衛計委評定為三級綜合醫院,現有員工966人,亦是這次新冠肺炎武漢市首批定點醫院之一。此前有報道稱,該院59歲護士柳帆因感染新冠肺炎醫治無效去世。

在17日晚上,不少媒體和微博認證為湖北衛健委宣教中心黨委書記、主任@全科健康,已發布信息稱劉智明已經去世。但隨後劉智明的妻子表示,劉目前仍在搶救中,不過病情嚴重,已經上了ECMO(人工肺)。

事後有網民反映,劉智明的情況與被稱為「8君子」之一的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的死訊類似,都經歷了「病逝——搶救——病逝——搶救」的折騰過程,明明已經去世,還在機器上遭折磨。

金銀潭醫院副院長染病 搶救2周才活過來

劉智明是武漢疫情中死亡的第一個院長,但不是第一個被感染的院長級別的醫生。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湖北省醫療組專家、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也被傳染,不過他萬幸地活下來了。

提起黃朝林的名字,醫學界的人會知道,他與中日友好醫院的曹彬教授1月24日在英國著名醫學期刊《刺針》(《柳葉刀》)發表過一篇研究論文,介紹武漢肺炎早期病患情況。

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病癒出院後,在家隔離。經歷「感染 - 試藥 - 重症 - 痊癒」(網絡資料)
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病癒出院後,在家隔離。經歷「感染 - 試藥 - 重症 - 痊癒」(網絡資料)

回想自己的感染原因,黃朝林追溯說,1月10日晚,在他換下防護衣、摘下口罩,一名病人的女兒和女婿認出了他,對他表示感激,當時三人均未戴上口罩。3天後,這對夫婦確診感染武漢肺炎。

從1月17日開始,黃朝林感到身體不適,開始乾咳,1月22日下午接受病毒核酸檢測,晚上得出結果為陽性;23日凌晨3時,他已出現畏寒、發燒症狀,隨後入住醫院隔離病房,從醫生變成病人。入院時,他的氧飽和度不到93,屬於重症患者。同日,他在參加克力芝試藥的臨床觀察知情同意書上簽名,成為了380名「試藥人」中的一員。

遺憾的是,對北大專家王廣發有效的克力芝,對黃朝林卻無效。

住院後的前十幾天裏,病情一直不見好轉,「有發熱、缺氧的表現,有時感覺肺要咳出來了」,還出現了肺部損傷和呼吸困難症狀。在不吸氧的情況下,他的氧飽和度一度最低只有80左右,還出現了克力芝的副作用:腹瀉、惡心、嘔吐等胃腸道反應。

曹彬教授與其他專家還對他進行激素治療和鼻導管給氧、肺部通氣等綜合治療,效果都不太好,直到2月4日確診兩周後,病情才穩定。

有網友說,他不是治好的,而是靠自身免疫力熬過來的。

武漢心理醫院爆嚴重群聚感染 

醫護人員被感染,在武漢不是個例,而是普遍現象。

據《中國新聞周刊》2月9日報導,武漢市精神衛生中心爆發了群聚感染。作為湖北省最大的三級甲等精神專科醫院,該院共有950張床位和800多名醫護、員工。

據該院趙醫師介紹,1月12日女性病房就有10多人發燒,但當時指被認定是普通感冒,沒有加以隔離,到1月24日後,其他病房與護理人員也出現症狀,隨後檢測確診出至少50例武漢肺炎病例。

趙醫師更透露,目前該院包括副院長以及多名科主任、護理長在內,至少有30名醫護人員確診感染武漢肺炎,加上病患,共80多人被傳染。30名被感染的醫護人員,佔全體800名職工的3.75%。

院內醫師表示,之所以會爆發院內群聚感染,是因為院方防護措施不當、以及防護物資缺乏。

官方公佈醫護感染人數比實際少11倍

武漢市封城後疫情持續惡化,加之前線醫療防護物資匱乏,不少醫護人員救治患者期間,幾乎「全裸」上陣,導致不少醫護人員也感染甚至死亡。有醫護人員情緒崩潰,落淚說:醫院連基本物資都沒準備好,他們在衝鋒時還要自己造槍。還有醫護人員透露,前線醫護已倒下好幾批了,自己也準備好遺書。

2月15日官方稱,中國醫護1,716名感染,6人死亡,不過這個數字沒人相信。

我們不妨以「鑽石公主號」郵輪感染比例,來推算武漢醫護感染人數,因武漢醫院來看病人非常多,從網絡上傳出的視頻來看,醫院擠得水洩不通,這裡感染機會就很類似郵輪裡面船艙。

停泊橫濱大黑碼頭「鑽石公主號」郵輪,因曾接載一名來自香港確診患者,所有乘客和船員,自2月3日起於船上接受隔離。十多天的期間,在3,700人遊客和船員當中,有逾621名乘客確診感染,感染比率是621除以3,700等於16.8%。

武漢約17萬醫生,疫情爆發,假設70%醫生都轉來幫忙控制疫情,17萬人的70%,乘以16.8%的感染率,會得到2萬醫護人員被感染的數字!如果90%醫護人員都來處理疫情,那被感染的醫護人員會高達2.57萬!

這是官方公佈1,716的11-14倍!

武漢死亡醫護疑是官方600倍!

近日,英國頂級學府帝國理工學院發布對武漢疫情第四次評估報告。報告指出,截至1月底,武漢「每日」可能有超過2萬人感染,湖北當地病死率可能高達18%。

上面推算出武漢大概2-2.57萬醫護人員被感染,如病死率按照18%來計算,已死亡醫護人員大約在3,600-4,626人。這是官方公佈6人死亡的600-771倍。

也許有人覺得倫敦專家給出的武漢病死亡率18%太高,不過美國專家稱,武漢肺炎患者中25%是重症,不但需要住院,而且還需要進入重症監護室ICU,而武漢病患根本沒有這個條件。因此可粗略估計,重症者基本都因缺乏氧氣而死亡,因此病死率甚至可達25%左右。

所以我們採用倫敦數據推算,武漢醫護人員實際死亡人數,疑是中共公佈的600多倍!

即使按照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2月20日,「國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累計74,576宗,死亡人數2,118人」,病死率是2,118除以74,576, 等於 2.8%。 

武漢可能有2萬到2.57萬醫護人員被感染,那死亡的醫護人員至少在560-720人,這也是官方公佈的6人的 93-120倍!

一名武漢高層官員也在網上曝光,指近兩週就5,000千名醫護人員感染。

大陸護士變死士,支援疫區前含淚削髮訣別。(影片截圖)
大陸護士變死士,支援疫區前含淚削髮訣別。(影片截圖)

近日,甘肅一些年輕的護士幾乎成為「死士」,支援武漢疫區前含淚削髮訣別。

中共官媒報導,由於武漢疫情嚴重,全國各地開始支援武漢。「目前已有約2萬醫護人員支援武漢,湖北省開設了1.1萬張隔離病床,有17萬醫務人員戰鬥在一線」。

這個數字,與我們推算2萬多武漢醫護人員被感染,基本符合。

推特上傳出的一段視頻顯示,官媒報道說,「甘肅第三批援助武漢醫療隊在出發前,為工作中更方便及減少感染機率,所有年輕的護士都流淚剃成了光頭」。

人們覺得很奇怪,只要穿上全身防護衣,頭髮在裡面,怎麼會增加感染幾率呢?有網友說,一些年輕的「護士」,支援疫區前含淚削髮訣別,幾乎成了「死士」!

推友附上貼文稱:又一批青春靚麗的貧民子弟去給權貴搽屁股,這一去,凶多吉少,許再無歸途,落髮,就是訣別禮……患病救人的,多是平民;製造災禍的,自然是權貴,有條件躲過災禍的也是權貴。

據說醫院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碰上這種所謂一線的活,基本上都是35歲以下年輕人上,中年人正是上有老下有小頂樑柱,死不起。

中共官員再稱疫情「可防可控」網絡罵翻

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又稱疫情「可防可控」,網絡大罵。(影片截圖)
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又稱疫情「可防可控」,網絡大罵。(影片截圖)


面對成千上萬無辜生命的逝去,連醫護人員都損失約4千多人,2月17日,中共官方仍聲稱武漢肺炎「可防可治」,消息一出立刻遭中國網友罵翻。

中共國務院2月17日召開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就武漢肺炎醫療救治工作進展情況做介紹。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表示,武漢肺炎雖然是一個新發的傳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這令人想起記者們被趕出來畫面,這樣,中共依舊可用假數據欺騙百姓。

2月1日,央視直播紅十字會物資現場,卻突然被保安趕出來了,令全國1,200萬觀眾目瞪口呆。(網絡資料)
2月1日,央視直播紅十字會物資現場,卻突然被保安趕出來了,令全國1,200萬觀眾目瞪口呆。(網絡資料)

在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去世的消息下面,很多人留言,「一路走好,天堂沒有病毒!」,還有網友留言說:「每個中國人都是這場人禍的制造者,因為我們把自己交給了魔鬼,眾志成城地用幾代人的生命和鮮血喂養大了中共這個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邪教集團,現在的痛,是我們拼盡全力爭取來的!」

大陸網民紛紛留言說:「只有拋棄中共,才能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