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疫情真相,致使疫情氾濫、釀成大禍。中共內部已亂作一團,中共武漢當局、中共衛健委、中共當局接連都在互相推卸責任。

中共隱瞞疫情釀大禍

去年12月1日,武漢發現不明肺炎後,中共從地方到中央一直隱瞞疫情,打壓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及民眾,並宣傳虛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蔓延。

截至2月19日,中共官方通報的數據顯示,僅在大陸一地就有確診病例逾7.4萬,死亡逾2000人。而外界普遍認為,實際感染與死亡人數可能是官方通報數據的十多倍。

同時,為了應對疫情繼續蔓延,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四大直轄市在內八十多個城市宣佈部份或全部封鎖;大陸很多工廠至今也沒有恢復生產,使本來就嚴重惡化的中國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外界普遍認為,這次疫情即是天災,更是人禍。因為疫情爆發後,中共從地方到中央一直隱瞞疫情,直到1月20日,中共當局首次公開發話,這距疫情爆發已有51天,早已錯失防疫的最佳時期。

前清華教授許章潤刊文說,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

習稱1月7日對疫情提要求 被指「是最高級別甩鍋」

2月15日,中共黨媒《求是》全文刊出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講話。習一開始就強調,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自己1月7日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就對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習近平列數了疫情發生後,他自己採取的措施。還包括:1月20日作批示,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採取切實有效措施,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1月22日,「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1月25日(大年初一),再次主持開政治局常委會,對疫情防控工作再部署、「並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

這是習近平首次公開他1月7日曾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並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

但京城消息人士2月17日向香港《明報》披露,中共疾控中心今年1月初,就向中共衛健委等中央部門及中央領導通報不明原因肺炎預警,建議應立即採取緊急防控措施,但因臨近中國新年,中央領導人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防控因此錯失良機。

大紀元記者翻查中共官媒此前的報道發現:中共官媒報道習近平1月7日的有關活動時,隻字未提疫情;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共總理李克強首次對疫情發話是1月20日,1月26日成立中央應對疫情防控小組,中共才全面啟動防疫措施。

更甚的是,習近平1月24日(除夕)向國人講話時,疫情已全面爆發,武漢也因此封城,但習近平講話中隻字未提武漢、未提疫情。

香港《蘋果日報》刊文指,現在疫情失控,蔓延全球,黨媒《求是》刊出習「講話全文」,自曝習「早已知道武漢疫情」,並對疫情「作指示、提要求」,大有為習「推卸責任、向下問責」之意。

中央社指,武漢市長周先旺此前將疫情通報延誤責任歸咎於上級政府。而對照《求是》曝光習近平的談話全文,被外界認為,習近平藉此展現「早已親自指示」,規避延誤疫情通報的責任,「是最高級別甩鍋」。

習的兩個親自被官媒刪除

1月28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也稱:「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但新華社報道該消息時,刪除了習近平說的「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疫情的原話,改成「我(習近平)在中國黃曆新年(1月25日)第一天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加強疫情防控作出了全面部署,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

中央社指出,習近平越強調指揮在我,甩不掉的鍋就越多。

武漢當局再推責 但難掩隱瞞疫情主要責任

中共當局推責前,武漢當局也多次罕見將隱瞞疫情的責任推給中共當局。

2月12日,武漢「漢網」刊出《「疫」流而上,何不多給武漢市長暖暖心》」的文章,公開替武漢市長周先旺喊冤。

文章說:「很多人說,疫情在全國的蔓延,武漢市長周先旺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責任,可是又有誰去理性看待這位市長背後的無奈?」

文章還稱:「早在疫情發生12月,武漢已將相關情況上報國家衛生部門,專家組一行也深入到武漢調研,給出了初步結論,這位市長亦非專業醫學出身,遵從專家的建議又何錯之有?」

1月27日,周先旺在接受中共央視訪問時,也曾「甩鍋」給中共當局。

周先旺首先承認武漢披露疫情不及時,但他話鋒一轉說:「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

1月31日,時任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接受央視採訪時,也證實武漢已向中共高層通報疫情。馬國強說,12月30日至31日武漢還有多家醫院發現類似患者,所以上報了中共國家衛健委。

儘管湖北、武漢當局推卸責任,但外界認為他們難辭其咎。

首先,疫情爆發後,武漢當局不但封殺疫情真相,還「訓誡」了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醫務人員;武漢疾控中心、武漢衛健委以及中共衛健委等機構,都宣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的虛假消息,誤導民眾。

其次,武漢當局明知道該病毒「人傳人」,武漢市1月18日還舉辦「萬家宴」活動,湖北省1月21日還舉行大型中國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

第三,湖北省直至1月22日才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應急響應。1月23日,才對武漢封城。但疫情遠不如湖北的浙江、廣東、湖南三省,在武漢封城當天宣佈進入「一級響應」狀態。

1月24日,疫情重災區的湖北才將疫情升級至「一級響應」狀態。

但當時的疫情,早已一發不可收拾。國人要求問責湖北、武漢當局的呼聲很高。

2月13日,中共官方宣佈:撤換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的職務,其職位分別由上海市長應勇、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

衛健委和疾控中心成眾矢之的

在這次疫情中,主管疾病的中共衛健委和中共疾控中心也成為眾矢之的,民眾要求對其對隱瞞疫情、誤導民眾,致使疫情迅速蔓延負責。

被指是中共大外宣的多維網2月6日刊文稱,分析武漢肺炎從最初發現病例、蔓延、大爆發的前後過程,可以發現不論是湖北省、武漢市主政官員,還是中共衛健委、疾控中心,都存在太多疏漏和失職,以至於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日報》2月8日也刊文稱,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楊波、中共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以及第一批專家組,1月1日至4日就掌握了「人傳人」案例,但中共衛健委、武漢疾控中心一直宣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

文章稱,他們瞞報疫情,證據確鑿,並呼籲「對第一批赴武漢的8名專家,進行徹查」。

中國衛健委和疾控中心推卸責任

中共衛健委、中共武漢疾控中心也一直推卸責任。它們多次在國內外期刊上發表論文,暗示其已很早就掌握了疫情,之所以疫情會迅速蔓延,是因為政府不作為。

2月17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中國醫學期刊《中華流行病學雜誌》上發表的論文顯示,去年12月31日前,武漢和湖北就可能已出現了104名新冠病毒感染者,並在之後的10天裏大幅增加,然後再在2020年1月11日到20日之間暴增數千例。

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衛健委等單位的主要人員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的論文顯示,早在12月1日出現了病例,12月中旬據出現人傳人;1月1日~1月11日,有7位醫務人員感染。

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接受官媒採訪時,把疫情蔓延的責任直接推給地方當局。

曾光批評,武漢此次面對疫情行動「有些慢」,主要是科學認識的問題,但也不排除一些決策上的猶豫,對自己是不是自信。

他還說,政府官員考慮問題並不單純是科學的視角,他們還要「考慮政治視角」、「維穩」、「經濟」等問題。

儘管中共醫療機構推責,但是它們一直夥同中共政府隱瞞疫情是不爭的事實;同時,它們早期處理疫情不當,也備受指責。

12月31日,中共衛健委首批高級別專家組到武漢後,確定了確診病例的三大標準: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要有發熱症狀;要做全基因組測序。這三大標準全達到了,才能確診。

包括財新報道的《四大IUC主任詳解病毒》等文章都指出,中共專家組定的這套標準「太苛刻」,讓很多早期感染者未能得到診治、隔離。漏掉很多有病的人,造成很大的社會危害。錯失了防控的黃金時期。

中共從上到下隱瞞疫情

從已經曝光的資料顯示,中共疾控中心、衛健委、中共武漢當局、北京當局都在隱瞞疫情,致使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理由如下:

一、武漢肺炎病例早在12月1日出現,但按照武漢市委書記的說法,武漢當局12月30日、31日才上報中共衛健委。隱瞞疫情整整一個月。同時還「訓誡」了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醫生。

二、武漢當局、中共疾控中心、中共衛健委明知道人傳人,但它們一直宣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誤導民眾,讓人疏於防範,釀成大禍。

三、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月3日公開稱,中共從1月3日開始共向美國通報了30多次疫情。但中共向國人隱瞞疫情,直到中共當局1月20日對疫情發話,疫情才被國人廣知。

中共從1月3日起,共向美國通報了30次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網絡圖片)
中共從1月3日起,共向美國通報了30次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網絡圖片)

四、中共海軍工程大學警通勤務連1月2日下發的「嚴控外來人員進校的通知」顯示,中共海軍早在2019年就知曉武漢不明防疫疫情,並出台「2019」298號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戰區總醫院也已知情。但中共當局並沒有讓國人防範。

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內部文件顯示,1月2日該校就開始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內部文件顯示,1月2日該校就開始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五、中共當局最遲1月初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才開始發話,1月26日才成立防疫小組。中共當局至少隱瞞、拖延疫情二十多天。

現在令外界迷惑的是,中共早在2003年SARS爆發後,就建立了一套對傳染病直報系統。按規定,中共當局應該在疫情一爆發後,就可以知道;但從現有曝光的材料看,中共當局是否第一時間已接到疫情報告還是一個謎。

因為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工煥1月30日對陸媒表示,中共疾控中心有專門監測系統,每天寫分析報告,而且不是逐級報告,醫院在網絡系統中點擊了報告病例,中國疾控中心就應該能收到。

但中共疾控中心現任副主任馮子健1月31日則說,新型冠狀病毒(當時)未列入法定傳染病,無法使用兩個小時直達國家層面的網絡直報系統。調整網絡直報系統設置、人員培訓需要一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