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暴露了中國體制的脆弱與不堪,可中共在重大災難面前仍然未曾放鬆言論管制,嚴密控制社會資訊,抓捕「吹哨人」,制度性地消滅講真話的人。

從蔣彥永到李文亮 說真話被中共打壓

英國《衛報》報道,揭露中國政府隱瞞沙士疫情的第一人、退休軍醫蔣彥永,自去年起一直被中共軟禁在家。其妻子更透露,蔣彥永的身體及精神狀態不好,中共亦不允許他與外界接觸。

在2013年接受專訪時,蔣彥永曾強調他堅持講真話的決心。「作為一名醫生,保護患者的健康和生命是頭等重要的事……對醫生而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說實話。我經歷了50年的無數次政治運動,我深深感到說謊很容易,所以我堅持從不說謊。」

而在今次的武漢肺炎,最先披露武漢肺炎疫情的李文亮醫生的死令中國民眾逐漸醒悟言論自由的可貴。

他生前,即使曾被訓誡過,最後仍說「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時事評論員晨鐘認為,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李文亮並不是英雄,他只是對親朋好友小範圍地透露了肺炎的消息,和蒋彦永主动找记者透露疫情是有本質區別的。這正反映了中國社會現狀的悲哀,在最低程度上講真話卻被當成英雄。

消失的方斌和陳秋實

與此同時,為武漢疫情報道真相與發聲的方斌和陳秋實接連被中共抓走。

前往武漢報導當地疫情的中國公民記者陳秋實的好友7日說,陳秋實已被中共當局強制隔離。

隨後,在武漢第五醫院拍到「五分鐘拖出八具屍體」視頻的方斌,經證實在10日已經被抓。

許章潤教授失聯  許志永學者逃亡

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過去幾年發表多篇大膽議論中國時政的文章,引發很大反響,他本人也因此受到清華大學的整肅。武漢肺炎疫情下,日前他再次發表政論文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直擊中共專制政權要害。在外界擔憂其恐遭打壓之際,2月10日,消息指許教授已經失聯。

另外,中國公共知識分子許志永也發表文章,勸退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許志永為躲避當局「大抓捕」,目前正在逃亡中。

反右運動中 中共設套抓講真話的知識份子

1957年中共發起「反右」運動,從1957到1958兩年,至少有55萬知識分子被打成右派。毛澤東使用「引蛇出洞」的伎倆,先讓知識分子大膽講真話,然後將他們一網打盡。

反右運動是對中國知識分子和民主黨派的致命一擊,使得幾十年後這兩個群體基本上處於「集體失聲」的狀態。而這種狀態,和中國後來發生的一系列災難,如大饑荒和文化大革命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繫。

時事評論員晨鐘評論說,中國社會的大部分災難都是人禍,不是天災。印度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玛蒂亚也表示,大饑荒餓死人不是天災的問題,從來都是專制制度的問題,在民主社會是不會發生這麼大的饑荒的。

法輪功反迫害二十年

1999年7月20日,中共惡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史無前例的瘋狂迫害。從那一天起,法輪功學員無畏強權、不屈不撓,和平理性地反迫害。二十年漫長歲月,他們反迫害採用的主要方式就是揭露中共謊言,爆光在暗地裏發生的邪惡,包括活摘器官,傳播真相、呼喚良知。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全面系統地剖析中共假、惡、鬥的本質,和「西來幽靈」反天、反地、反人類的罪惡歷史,揭示中共是目前中國社會一切苦難和罪惡的根源,在全球範圍引發中國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大潮。

法輪功修煉者修煉真善忍,一直是中國社會有力的發聲人,走在揭露中共邪惡的第一線,冒著被迫害的危險,對中國民眾講中共的真相。他們製作的免費翻牆軟件,讓牆內人民得到自由資訊,廣傳普世價值。

中共制度性消滅講真相的人

時事評論員晨鐘指出,在中共統治下,中國社會的道德急遽敗壞。民眾在唯物主義的教育下漸漸變成了經濟動物,以為真誠和善良是沒什麼用的。然而其實這些人性的美好品質非常有價值,在關鍵的時刻能守住底線、保住性命。

而中共正是利用謊言和暴力,制度性地消滅講真話的人,來維護自己的統治。正如喬治奧威爾在《一九八四》寫到,「到最後,黨可以宣佈,二加二等於五,你就不得不相信它。他們遲早會作此宣佈,這是不可避免的;他們所處的地位必然要求這樣做。」

晨鐘亦指出,武漢疫情的持續惡化,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逐漸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當人們擺脫內心的恐懼,敢於說真話,揭露中共的邪惡謊言,真話不再是一個稀有品時,中共的滅亡之日也即將到來,中國將有望走向民主憲政,進入一個善政的新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