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6日晚21時30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走了。消息傳開後,微信上掀起了一陣史無前例的輿論海嘯,網民在痛悼李文亮的同時,不僅將問責的矛頭直指造成此次疫情爆發蔓延的罪魁禍首中共,而且無所畏懼的發出了要求實現言論自由的強勁呼聲。網上熱傳的「清華部份校友告全國同胞書」更是大聲疾呼:「一定要追究瀆職官員的責,追體制的責」,「重啟政治改革」,「同胞們!為億萬中國人的生死,為我們的民族和國家的存亡,發出我們最後的吼聲!」

一時間,彷彿空氣在燃燒,大地在顫抖。

可想而知,面對這陣撲面而來的輿論海嘯,從武漢到北京,各級當權者會是何等的恐懼。壓力之下,他們不得不放下身段,安撫民心,對曾被他們當做「造謠者」「查處」的李文亮紛紛表示「哀悼」、「惋惜」和「敬意」,北京甚至派國家監察委調查組到了武漢,拍著胸脯向全國人民保證要「就李文亮醫生的問題做全面調查」。這一來,有人又天真的以為看到光亮了。

難道中共這一次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打算改弦易轍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中共不僅應該對李文亮的離世表示哀悼惋惜和敬意,不僅應該全面調查李文亮事件的真相,不僅應該就迫害李文亮等8位醫生一事公開向全國人民認錯道歉,更關鍵的是要立即停止繼續製造李文亮的悲劇,把言論自由還給人民。如果一邊對李文亮的離世表示哀悼惋惜和敬意,信誓旦旦的說要全面調查李文亮事件的真相,一邊卻繼續封李文亮們的口,製造新的李文亮的悲劇,一如既往的踐踏和剝奪公民的言論自由,那就表明中共根本沒意識到自己錯了,更沒打算改弦易轍,而是在作秀,在忽悠國人,在進行危機公關。

讓人格外憤怒的是,事實正是如此。

據中共人民網報道,2月3日,文山市公安局認定,文山州人民醫院文某、謝某某、關某某利用工作便利,私自拍攝患者,並散佈相關信息,文山市人民醫院劉某、余某某通過微信轉發傳播。2月6日,文山市公安局依法對文某、余某某、劉某、謝某某行政拘留十日,並處罰款五百元;對關某某罰款五百元。試想,這跟武漢警方當初對李文亮的所作所為有何不同?

更為惡劣的是,就在李文亮離世之際,武漢警方仍在四處抓人封口,就跟他們之前封李文亮的嘴一樣,甚至更猖獗!

7日,武漢知情者張先生對希望之聲電台講述了他了解到的三件事。

一是警察在繼續抓人,在封口。

張先生說:「昨天不是李文亮醫生走了嗎?他有個同事寫了個《李文亮傳》,結果當天晚上就被警察帶去傳喚,又寫了個訓誡書才放出來,傳喚了8個小時。」

另一件事是關於武漢義士方斌的。

幾天前,方斌實地探訪武漢第五醫院,拍到院方五分鐘內竟搬出8具屍體。在影片上網發佈到海外之後,他就被當局找上門抓捕,因影片已廣泛流傳,引起海內外關注,方斌不久後被釋放。但張先生說,現在「方斌樓下全是便衣、國保,因為方斌堅持不開門,所以國保就一直守在樓下。」

再一件事是關於公民記者陳秋實的。

陳秋實6日收到消息說,武漢方面為了疫情設立的臨時隔離中心方艙醫院「條件差、病人苦不堪言」後,隨即表示要動身前往查證,不料自此從人間蒸發,手機不通,人也找不到。張先生證實:「(警方)已經把陳秋實給控制了」,「警察這樣做很邪惡,完全是不顧事實,警方完全瞎搞,完全不讓真實的聲音發出來!」

也就是說,陳秋實被當局羈押與李文亮離世就發生在同一天。

此時,再想想中共從上到下對李文亮表示的哀思惋惜和敬意,以及全面調查李文亮事件真相的承諾,究竟是真心還是忽悠,答案也就不言自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