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中國專家柯蕾投書《世界報》表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擴散要歸咎於中共極權政體的三大問題:腐敗、對維護形象的偏執、資訊控制。她說,為了維穩,中共不惜隱匿確診與死亡人數。

曾任北京清華大學中法研究中心主任的法國學者柯蕾(Chloe Froissart)2月11日在《世界報》(Le Monde)表示,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擴散,追根究底暴露出中國共產黨極權政體的三大問題。

第一是貪污腐敗,因為中共中央政府已規定野生動物不能食用,但民間仍大肆買賣,說明地方政府收了好處放任交易,導致病毒開始傳播。

第二是對維持「社會穩定」的癡迷,也就是在維護黨國形象。

第三是中共國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對資訊不斷加強的控制。柯蕾表示,如此一來,所有媒體都成了共產黨的發言人。此外,管控社群媒體的企圖,也在杜絕謠言散播的藉口下一覽無遺。

柯蕾指出,雖然中共政府口頭承諾資訊透明,但為了維穩仍隱匿事實,尤其是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她以騰訊旗下應用程式2月1日刊登的訊息為例,當天騰訊公告的感染人數是官方數字的10倍,而死亡人數更是官方宣佈的80倍之多。

她表示,或許有人會覺得5,600萬人(武漢及周邊城市)封城隔離、10天內兩座醫院拔地而起、利用人臉辨識在火車上追蹤可能感染者、用無人機提醒村民戴口罩與回家等措施令人印象深刻,「但其實這僅是毛澤東式的造勢,為了行動而行動,不管行動的效率及損害人權所付出的代價」。

柯蕾認為,封城的決定下得太晚,當時已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且有關單位在封城時,也不顧武漢居民的生活、醫藥、醫療器材等必需品是否充足。她說,那兩座拔地而起的醫院,也只是宣傳的一環。

她表示,這些利用新科技來強調共產黨能力的傳統宣傳模式已證明不管用。記者也禁止進入武漢或和醫療人員交流,兩位拍到武漢醫院擺滿屍體的公民記者,目前一名被逮捕、一名失蹤。

因此她說:「這樣看來,世界衛生組織(WHO)讚揚中國(中共)立下未來危機管理新標準的這番話,著實耐人尋味。」 #

(轉自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