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高校已開學,有的學校仍然繼續封校管理。陜西西安市思源學院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為名禁止校外商家送外賣,導致商家難以維持生計,引發抗議。

學院後面的思源商業街商戶李慧(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事情的過程。

3月9日,校外商家送外賣的全部被禁止了。「那天突然嚴禁封死了,怎麼樣一個封死的程度呢,校園所有的進出門,前門,小東門,大東門,南門全部站滿了保安,如果有商家送餐的話,他會把兼職嚇走。」

「如果兼職在路上送餐,被保安巡邏遇到的話,保安會檢查你手裏拿的這個餐是校外的話,就會把你的餐扣走扔掉。所以到那一天之後所有的餐就突然送不出去了。」李慧說。

當日有一名商家為了表示抗議,在他的粉絲群裏發出了免費送餐的通知,準備了三十餘份的盒飯在學校的東大門發放。

許多學生到門口領餐,但是保安過來強行阻止,威脅恐嚇學生,有的拿到餐的學生又放回了門口。

李慧表示,這時有一餐館老闆手持營業執照和營業許可證向學校證明自己是合法經營。「跟大家說,我們是雙證合規的商家,為甚麼不許同學們點外賣,為甚麼學生可以在校門口擁擠的取快遞,卻不能取外賣。」

影片中這名老闆在影片中表示,疫情期間,如果有甚麼要求他們可以配戴口罩,甚至可以打疫苗,但是不要斷絕他們的生路,這是他們最後一條。

李慧透露,這位老闆的行動引起了附近商家的聲援,二十多人在現場一起抗議。由於保安的阻攔,免費餐只送出了一半。

據了解,思源商業街飯店的客源完全依賴該學院的學生,去年的疫情已經導致一半的商家倒產,現在只有百餘家還在堅持,幾乎靠學生點外賣為生。

李慧說:「因為商家也比較著急,沒有堂食也沒有外賣的話,可能大家沒有這個生計了,找了商業街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副主任帶我們跟學校領導溝通了三回,然後得到的結果就是疫情期間讓我們等,從我們剛開學的時候一直都是這樣子,我們沒有辦法了。」

商家目前最大的訴求就是希望學校給一個明確的答案,如果一直不讓校外商家送外賣,那麼他們會考慮其它的生路,不會在這裏死撐著。

作為該學院的學生又是如何看待此事呢?

大一的學生劉芳(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訴苦,學校食堂擁護,甚至趁機漲價、飯菜質量差、食堂的外賣配送不按時,學生很多時候搶不上飯。

劉芳說:「十一點四十放學,然後一點半上下午第一節課,你必須要提前到教室,吃飯排隊,我從去年十一月份開始都沒在餐廳吃過飯,人太多了,擠都擠不進去。」

「學生希望兩個外賣都有,學生能夠多項選擇,而且這個封校真的是沒有任何意義,像老師和教職工都可以隨便進出,為啥我們學生不能出去,咱都是人啊,為啥別人可以出去,我們不可以出去。」

劉芳表示,他們中午11時40分下課,下午1時30分繼續上課,去食堂排隊吃飯時間非常緊張,因此許多學生事先在食堂點餐,讓他們按指定時間送到宿舍樓下。

「學校外賣根本不看你的備註,比如說你備註11點40分,你點的湯啊,麵啊之類的,他根本送不到,要麼就是像我們十點左右點的,他十點半左右就給我們送到了,外賣在我們宿舍外面放一個多小時,帶湯的麵類根本吃不了,全都乾了,要不然就是超時一個多小時,根本都送不到。」

劉芳的室友有一次點外賣,等了半個小時也沒有送到,給食堂的商家打電話,不接電話,沒有辦法跑到食堂去問,對方告訴她馬上就送到,回去等,室友又返回宿舍繼續等了20分鐘也無動靜,最後無奈跑到食堂簡單吃了點飯,回來餐送來了,室友要求退款,說了半天才給退。

劉芳還透露,食堂的飯菜經常吃出蟲子,飯菜質量很差,學生吃飯都只是為了填飽肚子,根本談不上好吃與不好吃,與此同時,餐價也大漲。

思源學院食堂的飯菜經常能吃出蟲子。(受訪者提供)
思源學院食堂的飯菜經常能吃出蟲子。(受訪者提供)

思源學院食堂的飯菜經常能吃出蟲子。(受訪者提供)
思源學院食堂的飯菜經常能吃出蟲子。(受訪者提供)

「每個菜漲一兩塊,我剛開學時吃到的沒這麼貴,有個叫檸檬魚的,那天我看都漲到十四塊八,反正飯越來越少了。像我們吃的米粉,一筷子都可以撈完的那種。」

學生們指,學校食堂一個一個窗口,承租者都是跟學校領導或老師有些關係的人,外面的人過來租一個窗口應該很不容易,只有有關係的才容易租到這個攤位。

學生猜測,校方此次阻止校外商家的外賣主要是為了食堂的利益,進行壟斷經營。

西安思源學院是一所民辦普通本科高校。學校成立於1998年,前身是西安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院培訓中心,2012年,西安交大與學院建立了對口幫扶關係。

學校有12個二級學院,七十餘個本科、高職專科專業。校園佔地近1600畝,建築面積近40萬平方米,在校全日制學生一萬七千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