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6日晚,首位披露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李文亮醫師去世,年僅34歲。這一消息激起了大陸網民的洶湧民憤,人們紛紛表示悼念並質疑其死因,要求言論自由,痛批中共無恥。

李文亮之死的疑點

署名「財經冷眼」的財經評論人士發佈影片指出,李文亮醫生死於中共體制及其醫療系統的謀殺,其中提到:李文亮在去世之前接受了美媒CNN的採訪,而CNN海外報道涉及一些中共官方不希望出現的內容,這很可能是讓他喪命的重要原因。

李文亮在1月11、12日出現發熱症狀、住院治療,隨後連續做了兩次核酸檢測,但結果都是陰性,直到2月1日檢查才為陽性,即正式確診。有網友質疑:為甚麼前面兩次都是陰性?這到底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是否存在故意不確診拖延病情的可能?

李文亮在確診後病情有好轉跡象,但是過去幾天突然惡化。有網民透露,「李文亮的治療極其不夠到位和及時,醫院院長有壓力,李文亮是八個裏面被整得最慘的。李文亮的肺部片子,全白! 根本就沒有想過讓他活!這人在美國會被當作英雄!在中共國直接被整死!」「官方說是因為感染病發,我們有理由懷疑他是怎麼死的?」

2月6日晚,多位媒體人相繼透露李文亮的死訊,多家官媒也做出了報道。網上的悼念、嘆息和憤怒迅速湧現。奇怪的是,李文亮所屬的武漢中心醫院卻在北京時間7日零點發微博說,李文亮病危,仍在搶救。3個小時後,醫院帖文稱李文亮去世。

據悉,李文亮於6日晚9:30心跳停止,20分鐘後才進行插管,上了ECMO進行象徵性的搶救。網民斥責官方搞「政治性搶救」,只為平息民眾的怒火:「九點多就心臟停跳了,直到凌晨三點多還在『搶救』,連有尊嚴的死去都不行。而且微博一直在撤熱搜,還限制大家討論,這個政權的邪惡已經無法形容。」

「拖延幾分鐘,說還在搶救,這是輿論控制的老手段,這叫延宕情緒,直接公佈死訊公眾憤怒太大,要把憤怒轉化為對奇蹟的失望。現在大家不就覺得憤怒少了很多嘛。」

「中共吃人血可是很有一套的,搶救李文亮不過是為自己做形象宣傳。他是主要那八個『造謠者』之一,可能會帶來輿論壓力,不然壓根不會在乎他死活的。」

「心跳停止,卻不讓人死,用時間換維穩,極其可恥」,「要你死你才能死?明白了嗎?」

「維穩」至上 中共邪惡無法形容

2019年12月底,李文亮和另外7名醫生因為在社媒發佈中共肺炎疫情初現的訊息而被警方傳喚、威脅和訓誡。結果,本可控制住的中共肺炎疫情一發而不可收拾,導致至少十萬人感染、大批市民死亡,30多個城市封城,舉國大亂。

然而,中共並未接受教訓,反而變本加厲,加強對網絡言論的監控。喉舌新華社1月27日發文聲稱,當中國試圖全力抑制中共肺炎疫情的同時,「網絡上接連出現各種有關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謠言」,「凸顯了維護清朗網絡環境的重要性」。

據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統計,1月22日至1月28日期間,至少325名中國公民因在網絡上分享與中共肺炎疫情相關的內容,被中共當局以「散佈謠言」為由,處以行政拘留、罰款或教育訓誡等處分。

2月3日,黑龍江最高法院發佈緊急通知,要嚴打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戰疫9類36種犯罪。其中,第一大類危害國家安全類犯罪第一條規定,利用新冠病毒疫情,製造傳播謠言,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可能涉嫌違反《刑法》,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判刑十五年。第四類擾亂公共秩序類犯罪第8條規定,編造或傳播與中共肺炎疫情有關的虛假、恐怖信息,最高判刑十五年。

2月4日,中共公安部召開了應對中共肺炎疫情工作第三次全國公安機關影片會議,公安部黨委書記兼部長趙克志講話強調,要始終把維護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嚴密防範、嚴厲打擊境內外敵對勢力的各種搗亂破壞活動,堅決防止公共衛生風險向社會穩定領域傳導。

公安部長的論調凸顯中共冷血:今次,公共衛生風險已致百姓屍骨成堆、並引發全國恐慌和世界警報,而中共的首要考慮卻是「政治安全」。權力和利益是中共的唯一興趣,其它都是工具和手段,包括數億條生命。

「我要言論自由」

2月6日23點16分,「李文亮醫生去世」以兩千萬次搜索量和5.4億閱讀量登上微博熱搜榜首,但是中宣部很快介入,使得此話題的排名迅速下跌、直到在榜上消失。

隨後,另一熱門話題出現——#我要言論自由#,此題在被刪除前收穫了286.1萬閱讀、9684討論。有網民提出了仿傚香港抗議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撤回對李文亮的訓誡;撤回所有刪帖命令;撤銷所有因言獲罪的指控;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底追究涉事官員責任;立即歸還人民言論自由。」

武漢疫情促使人民覺醒,更多中國人開始發聲。網民「樹沒皮怎辦」說:「一個國家只允許一種聲音,是一種悲哀,還會導致災難。很普通的公民行使憲法上保護的言論自由權利,很普通的專業人士微信上的一個善意提醒,就可能被一個派出所以『妨礙社會秩序』、『造謠』、『尋釁滋事』而壓制並追究刑事責任。『神聖』的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憲法,到了派出所那裏,成了廢紙。」

還有人說:「今天他的悲劇,明天在14億中國人身上都可能上演!只要這個政權還有一天存在的話,沒有一個人可以倖免。今天說風涼話的人,明天他的不幸就是你的災難。不要以為悲劇離你很遠,共產黨清洗人民的手段從來是沒有任何選擇的空間。」

李文亮去世激起的民意波瀾令中共恐懼,亦當令所有同胞反思。災難面前,廣大市民和一線醫生都是暴政的犧牲品和受害者。中共當局界定的「功」與「過」,顛倒了是非黑白,令人義憤難平。暴政掌控生殺予奪的大權,踐踏國民的尊嚴、權利和生命,它才是最惡毒的謠言製造者。為邪惡唱頌歌,或與其同流合污者,無異於幫兇,很可能把自己拖向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