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擴散,武漢市疫情尤為嚴重。日前,微博上發出一篇長文,一位武漢市民講述了武漢封城後,他的三個好友家人染疫就診的真實經歷,再次揭開中共政府欺瞞民眾,草菅人命的真相。

中國數字時代2月5日轉發一篇微博長文,題為〈武漢新冠病人者的救贖〉,原文已被刪除。文章作者稱,武漢封城到現在,我三個好友家人感染了病毒,看看他們的真實經歷。以下是全文:

今天,驚聞好友的父親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去世,母親病危,頓時有些頭皮發麻,如鯁在喉。這不僅惋惜生命逝去,更是驚訝朋友前日還傳喜報,說父母均已燒退,情緒好轉,有驚無險,怎麼突然說走就走了呢?

我有三個好友全家染了中共病毒,理了一下這幾日微信,把朋友患病幾日的親述記錄下來。

一、確診中共病毒

1月23日凌晨兩點武漢宣佈封城,3點我看到消息,給我最交心的兩個朋友A君B君打電話(其他人不好意思深夜打擾),商量連夜出城還是守著,他們淡然處之,感覺無所謂。心想哥幾個都在城裏,也不寂寞,心寬了。

24日,小道消息漫天飛,官媒宣佈四百多人感染,無數外地朋友問我怎麼樣了?我笑曰「沒事兒,都自個兒嚇自個兒!正好閉關在家修心養性!」

一千多萬的城市,四百人,不到萬分之一,碰到比抽大獎都難!

但是晚上,朋友A君傳來消息,他夫人確診了,並且丈母娘也確診了。。。

A君沒有任何症狀,但鑒於夫人得了,自己也去例行檢查。

25日上午,A君本人和孩子都被確診!

A君夫人是省醫院檢驗科的,她有條件做核酸檢測,所以一家人都能確診,但都是居家隔離……

不久,居住小區群傳來消息,發現了確診病人,也是全家感染,居家隔離。。。

我有些不淡定了,這萬分之一的概率,我連中兩次?而且都是一家一家中招!

26日,朋友B君傳來消息,他父母也確診了,此時,武漢官方宣佈感染人數一千多人……

網上傳十萬人……

B君原本不和父母住在一起,但為了照顧老人,放下妻兒,單獨與父母住到一起。我太驚訝,這會有多危險啊!

B君講了個場景:他晚上回家看父母,發現母親倒在廁所裏,水管流出的水漫了一地,老母病毒感染虛弱,完全站不起來,聽天由命躺在冰涼的水中。而父親躺在床上,因為站不起來,早已屎尿一床。。。如果沒有人照顧,不是病死,而是凍死餓死!(這個病最大特點是全身無力,對老人更是如此。)

我又問,為甚麼不住醫院?

B君說,從晚上10點到半夜2點,聯繫了多家武漢指定醫院,沒有一家可以住院(武漢指定醫院的病床早就住滿,非指定醫院又根本不收發熱病人,當時絕大多數病人只能居家治療),B君只能帶父母在七醫院打了針,凌晨四點才折騰回家,居家隔離治療,B君如果不冒險搬去陪伴,老人站不起來,只能家中等死……

B君還是武漢一所著名高校的院長,也只能如此,其他百姓如何?

封城不到一周,我在武漢最好的兩個朋友,一家半中招!這是甚麼概率?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在官方的千人名單裏?

這只是確診的,還有發燒不願意去醫院的……還有去了也輪不上做核酸檢查的……

還有更多自己染了病毒,但沒任何症狀的(中共病毒肺炎早期沒任何症狀,防不勝防)……

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沒建好前,他們只能居家隔離……

全家得病,居家隔離怎麼與外界隔絕?

二、好轉,看到希望

1月31日,武漢天氣放晴,迎來了久違的陽光。居家治療的朋友紛紛傳來好的消息。

A君本人,女兒,丈母娘都燒退,只夫人因雙肺感染,夫人本身又是醫院大夫,轉入住院治療……

A君還接受了媒體採訪,講述居家戰勝病毒的經驗,被廣為轉載,讓武漢人民看到了希望……

我在微信中也分享了A君的事跡。

B君父母也轉為低燒,病情貌似好轉,B君還很開心秀了在家照顧父母的廚藝……

我們都以為虛驚一場,武漢此時雖然確診病人破萬,但能夠居家治好,這病顯得沒有那麼可怕了。

三、晴天霹靂

2月3日,武漢天氣2日陰了一天又轉晴,我輕鬆的給B君打電話,本是例行關心一下,老人們是否痊癒?然而B君說父親2日晚突然去世,母親病危,正在送去醫院的路上!天啊!

B君夫人講述了經過:老人病情其實一直不穩定,忽好忽壞,一般早晨好,晚上壞。2日晚上,父親突然出現幻覺,說屋裏有人在飄,非常不安,半夜便突然去世了……

爹爹的離世,對臥病的婆婆一定打擊不小,而深夜家裏,更是亂做一團……

打電話殯儀館,殯儀館要求先消毒,並在家中裹好屍體,上傳照片滿足要求才來人。而消毒公司消毒後只留下裝屍袋讓朋友自己處理,朋友既要照顧病重的母親,又要獨自處理屍體,而任何親人朋友在這種情況下都不能來幫忙……可以想像,B君防護做的再好,也是業餘的,這連續操作中,怎能不感染?

爹爹屍體天亮被抬走了(根本沒有人去跟車火化,因為屋裏還有病重的婆婆),折騰一夜的朋友已近崩潰,而另一邊朋友的妻子也近崩潰!B君畢竟是一家的頂樑柱,在雙重打擊下,剛送走父親,又繼續照顧母親,如果垮掉,波及的將是兩個家庭……

3日,武漢終於出了新政策,徵用了大批酒店、工廠,作為集中隔離區域,而且又緊急騰出了大批醫院作為收治醫院。

B君動用一切人脈,為母親終於找到了隔離病床,雖然母親剛失去了老伴,不想再離開兒子,因為這一去凶多吉少……可B君已真的沒有勇氣,失去父親,能居家再照顧好病重的母親了。

B君一個人無法把母親從七樓抬下樓,只能等到晚上,120過來,把老人綁在擔架上,從樓上扛下來……

朋友和他病重的母親,又將是一夜的奔勞。。。

寫帖子的時候,B君還在路上……好人也會累病,更何況病人!而這還是要命的高傳染中共病毒肺炎。。。

網上流傳影片,婆婆扶在死去爹爹的身上哀嚎,婆婆不懼怕病毒,一定是知道自己已染了病毒……

送走了老伴,誰送自己?

B君父母有兒子陪伴,算是幸運的,有多少孝子能冒死陪在老人身邊呢?

這次病毒,送命的多是老人,死在併發症或無人照顧之中……

居家隔離治療,對很多老人來說,是殘酷的……

聽了B君的事情,也擔心起已康復中的朋友A君,晚上電話過去,沒接,只是回了簡訊:「勞累,氣短,少說話。」

希望4日天亮時,大家一切都好……

四、4日早晨

一早晨,B君來電話,母親已安頓進醫院,上了呼吸機,打了吊針……但是去的太晚,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得過來。

B君電話剛放下,又有另一位朋友C君打進電話,他的父親CT檢查雙肺感染了……

C君說,現在情況比前兩天好了很多,疑似病人可以在附近政府徵用的酒店隔離,二十四小時有人送飯,有人照顧。

在社區醫院可以做核酸檢測,一但確診,即可以辦住院手續……

只是武漢禁行,接送病人去醫院檢查很麻煩。

B君說,如果武漢市早這樣,也許父親還能救回來……

4日開始,如果真能都做到統一隔離,而不是居家隔離,武漢新增數字也許會慢慢降下來……

五、5日C君開始求助質疑

5日才知道,C君昨天盲目樂觀了,父親並沒能住院,也沒能統一隔離。因為武漢市有個內部規定:只有18-65歲患者可以統一隔離,大於小於這個年齡段的患者仍然居家隔離!

C君只有向社會發佈求助電話15072473472

朋友C君,父親66歲,3日確診中共病毒肺炎,醫生卻以年紀太大為由,要他回家做「居家隔離治療。」

C君與父母住在一起,家中只有一個衛生間,根本無法做到與病人的完全隔離,父親患病。C君頻繁外出買各種隔離治療用品,還要每天帶父親去醫院檢查,這沿途都會散播病毒,如果C君已被感染,豈不造成二次擴散?

他該怎麼辦?

質疑

武漢昨天已啟用火神山醫院,已徵用大批酒店工廠體育館作為隔離病區。媒體宣傳,準備積蓄力量,對中共病毒發起總攻!

而社區醫院卻說,武漢有內部文件,隔離只收治18-65歲新冠病人,大於65歲病人只能居家治療!

天啊!武漢竟有這種事情!

武漢中共病毒的特性:具有高傳播性,具有對老年人高致命性,具有全家感染的高聚發性!武漢在資源有限的前提下,不應該針對這「三性」制定政策嗎?不應該最先救治最容易致命的老年人群嗎?不應該重點隔離無條件居家隔離的人群嗎?

昨天,國家衛生委解釋為甚麼武漢是全國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城市,如果我們城市放棄對死亡率最高的老年人群治療和隔離,這個城市的死亡率能降下來嗎?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武漢用巨大代價構築了病毒隔離大堤,卻政策性的留出潰口,而且是死亡率最高最致命的老年人潰口,這千里之堤能不潰敗嗎!

武漢在這次病毒戰役中被多次質疑政策失誤,這一次,如果城圍了,堤築了,卻政策性放棄對老年人隔離,會不會又是一次失策呢?!#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