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疫情嚴重,百姓坐困愁城,許多家庭正面臨著生離死別的邊緣。武漢市民楊女士十分擔憂母親的病情,她2月2日對《大紀元》說,「母親是超市員工,整個月都沒有接觸外人,肯定是在上班的時候染上的。」

她表示,疫情初期時,大家都蒙在鼓裏,「一開始時,只有幾個確診病人,而且,之前一直說沒有甚麼傳染性,所有人都不知情,因為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來,所以沒有太在意這個事情。」

「當時上面領導沒有命令,誰都不敢戴口罩,上面說沒事,可控。直到1月23日武漢封城,就開始風向變了,都戴起了口罩。但是我媽在1月24日時,就已經有症狀了,所以她是在之前就已經染上了。」

母親高血壓20年 染病急轉直下

「母親發病後,去了醫院,做了血檢,當時醫師說,是高度疑似中共肺炎,他說,這個真的很嚴重了,必須得儘快住院治療,但是現在根本就沒有醫院接收我們。」

「母親高血壓20年,每天吃藥,有基礎疾病,從1月25日起發燒38.5度,近兩日體溫升至39度,1月31日在武漢第一醫院發熱門診,拍CT、做血檢,高度疑似,前往定點醫院,醫生說情況很嚴重,得儘量住院治療。但沒有床位,至今也沒確診,甚至連疑似的診斷,都沒有正式書面。」她說。

「2月1日起,母親的情況快速惡化,現在無法自己起身。呼吸不暢,大小便失禁,進食困難,上吐下瀉,吃的藥都吐出來了。」她說。

病人排隊病死在地 無人相認

即使病成這樣,還得排12小時的隊等待打針,「家裏沒有車,只能每天一早到醫院,排隊12小時等待輸液,我和父親、母親只能和上百人一起在醫院排隊等。」

「醫院每天24時不停地在給病人打針,排隊的人多的繞好幾圈,症狀輕的開藥不給打針,嚴重的才打針。」她無奈地說,「排隊排12個小時,打吊針,我們正常人在這裏排12個小時都受不了,更何況病人,她現在坐都坐不住。」

在武漢普愛醫院陪母親等待打針的同時,她親眼所見,「人,躺在地上用袋子裝著,在地上躺了一下午,過一段時間就有人問,走掉的人(死掉的)有沒有家屬,但是一直沒有人答應。」她說,「我今天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而且我來的時候,門口就有殯儀館的車,每天這裏都有人走。」

住進隔離酒店 如同自生自滅

在母親病危的情況下,「需要住院治療,但流程是,你先去社區排隊,但是社區排隊人很多,我們根本就排不到。」她說,「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去隔離酒店,但是隔離酒店,沒有醫護人員,只有患者一個人,家屬也不能進,沒有一個人可以照顧她,全部靠她自己,她現在這個狀態怎麼可能去那裏呢?」

「這不讓她自生自滅嗎?我不可能放她去那裏,因為那個地方,就算是你去了,也不是馬上就能安排你做檢測,你必須得等,等幾天才會做檢測。檢測也要時間,結果出來也要時間,她一人在那裏,待一個星期怎麼可能呢?」

她說,現在打針、檢測都受到管控,源自於沒有病床可以收治,「會來定點醫院的,都是肺部有感染的,並且情況已經比較嚴重的,才會讓你打針,一般根本就不會讓你打針。」「現在醫院也沒有試紙,我在這裏這麼多天,沒有看到有人做試紙。試紙做了,確診了就要收治,根本沒有床位給我們收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