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姊夫被感染現在只能待在家裏,我們去了好多醫院,他們都不收住院。」家住武漢的李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她的姊夫是醫生,退休後回聘,為病人看診卻被傳染。

她表示,官方報道都造假,「天天聽的都不是真實的消息,我們在醫院看的才是真實的。」「報道上面講的才死了多少人,那不可能的,我們在漢口醫院打針的時候,(屍體)就往外面拖的,我們都看到的,直接往外面拖的……」

醫生發燒仍看診 遭感染求住院被拒

李女士表示,她的姊夫1月18號開始發燒,自己一邊打針還一邊看診病人,「那時候好多病人,可能那時候感染的。」後來發燒燒得高了沒法上班,去了三四家醫院,「當時武漢已經被封了,好多醫院都不收,最後才在漢口醫院允許他看病打針。」

「每天早上排隊掛號,中午打到針,回來已經下午五六點鐘。」她說,姊夫治療一周無效,求助社區,社區看是重症,就送武漢市中心醫院,「他已經拉綠色的便了,高燒42℃。我們要求能否住院做系統的治療。結果醫院說,等有人死了才能看是否有床位給他。」「我姊夫馬上說回家,甚麼都不看了,自己的命自己來。」

李女士無奈表示,「我問了中心醫院,我姊夫這情況是不是冠狀的?醫生點頭說是。我說冠狀不是會去傳人嗎?而且情況這麼重,為甚麼不收呢?他說沒床位,我們醫生護士自己都沒床位。」

「我姊夫畢竟是醫生,他用強效的抗感染的藥。我今天去同濟醫院買了2種,有一種是進口的,醫院只讓開一盒,我哭著流淚才給我開的,說這藥是限購的,藥名是莫西沙星,還有一種國產藥配著吃。」她擔憂地說,姊夫情況越來越嚴重。

官方數字都造假 病人多到數不清

李女士表示,醫生自己都沒有床位,可以理解,「我昨天去醫院,烏鴉鴉的一片。病人太多了,哪能數得清楚。」她說有的病人頭一天掛的號,第二天都還沒看上病。很多病人都帶著小板凳自己坐著排隊等著打針。

「在漢口醫院,排隊打針要排2個多小時,還不算掛號時間,有的家裏就分兩波,一波排隊,一波打針,因為醫院人手不夠,一天就得待4個小時,才能打到針。」

「人員、資源完全不夠,我們現在也沒辦法,人實在太多了,所以中心醫院說,沒有床位,醫生護士都沒有床位。」

李女士說,這2個醫院她都進去了,「可是不敢看,看了回來心很寒。」「朋友圈或者是報道上面講的才死了多少人,那不可能的,我們在漢口醫院打針的時候,就往外面拖的,我們都看到的,直接往外面拖的。」

她說,「天天聽的都不是真實的消息,我們在醫院看的才是真實的情況。」

醫護人員不夠 醫學院學生派上場

「醫生搞不過來,現在連醫學院的學生都派上去,昨天來交接班的,是2個很年輕的,我覺得他們不像是醫院的醫生,感覺是學生派來頂一下。」她說,「因為年紀大的醫生可能不敢派上去,因為年齡大的更容易感染,沒看到甚麼年齡大的醫生,給我們看病的也就是30多歲。」

她表示醫護資源都不夠,「沒辦法,人太多,武漢又是那麼一個大的城市,醫生護士都不夠,所以現在就只能自保了。」

「我們都是自己花錢,買蛋白,因為現在國內醫生都不寫診斷結果,就不可能說你是這個病,就不承認報銷的問題。」她無奈地說,「沒辦法,現在談不了其它的,60歲剛剛退休三年不到,還沒開始過好日子,就是這樣子的事情發生,誰也不願意。」

物資緊缺 普通百姓只能在家自生自滅

李女士說,目前武漢很多物資都欠缺,「消毒水在藥店裏早都沒有了,我們是過年以前那個時候搶了一些放在家裏。」「口罩一些主要的地方還有,偏一點的地方都沒有,都是相當緊缺,沒辦法。」

她還剛給一個朋友送口罩去,「他們全家孩子老婆都在加拿大,他一個人在家,他連一個口罩都沒有了,7天都沒有下樓,他們樓下藥店都沒得賣。」

她說目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根本隔離不了,「所謂隔離,那哪裏隔離了?多少人都是再被(醫院)放回來了,只能自己在家裏隔離,只能在家裏自保,自我救治。」

「我們家都在隔離,我姐姐眼鏡、口罩、帽子,每天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鄰居都不互相串門的,也不問的。」

她對目前武漢情況感到無助,「普通百姓等死,武漢(中共肺炎感染)的話在家裏自生自滅,那能怎麼辦?沒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