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持續,香港截至1月31日已確診12宗個案。除了有醫護界的工會醞釀罷工,要求政府回應封關、呼籲市民戴口罩等訴求外,也有公立醫隊醫護人員「集體請假」,對政府未全面封關表達不滿。

親共專欄作家屈穎妍30日在微博上以「逃兵,是要處決的」為題撰文,指「瘟疫前的逃兵應該即時革職」。

有「光頭警長」之稱的香港警長劉澤基隨後轉發該篇微博,斥請病假的醫護是「逃兵」,更稱「根本就是垃圾」,並揚言「真的希望他們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其後他修改內文,說醫護可能有一日病倒了才知今日自己的所作所為,就會知道病者的感受。

醫護人員的聲明

1月29日,一群律敦治醫院前線醫護人員(翁梓銳醫生代筆)向醫管局高層發公開信,信件以「請不要把我們的性命賠作政府的無能及政治籌碼」為題,批評港府昏庸無能,任由關卡不設防,更對市民妄言公共地方毋需戴口罩,而在多方勸阻下才局部封閉關口。

他們要求醫管局高層告訴政府,立即全面關閉所有中國旅客入境通道,以及公開呼籲市民在公眾地方戴口罩。他們強調拒絕「政府請客,醫護埋單」,要求立即全面關閉所有中國大陸旅客的入境通道,並公開呼籲市民戴口罩,若政府不回應,不排除參與由工會舉行的工業行動。

721元朗恐襲的逃兵

光頭警長的所謂「逃兵」之說,讓網友聯想到「721元朗恐襲的兩個逃兵」。去年7月21日,在香港元朗發生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震驚各界。

「721元朗恐襲」事件是「警黑合作」襲擊市民,司法被踐踏的標誌性事件。當日有人拍攝到大批白衣人在元朗站大堂聚集時,兩名軍裝警員到場後未沒有制止襲擊事件,反而轉身離開。網友不禁反問誰才是721元朗恐襲的逃兵,是不是應該處決。網友更呼籲發表「逃兵」之說的屈穎妍和劉澤基,親身去武漢,支援肺炎疫情。

香港新聞工作者區家麟曾在元朗事件半年紀念日時,在《立場新聞》發表一篇名為《721半年:兩個辜負自己的罪人》的文章,文中指:「警察信譽墮落的關鍵點在 721,而 721 的轉捩點,正是那兩位至今不知名、只見背影的巡警。」

他說,「那兩位不知名字的警員,721 當天奉召首先到場,最後竟然選擇背對衝突,離開現場,無論是上級指示,還是自把自為,都是一個嚴重罪行,愧對香港人,愧對警察名聲(如果有的話);最大罪行,在辜負了上天給他們警察生涯中的最大考驗」。

他亦說,「只可惜,在人生考驗的關鍵時刻,那兩位警員,忠誠只向上司、勇毅皆缺,在歷史關鍵一刻,香港人最需要你的時候,選擇放棄;也許一生人只有一次,最重大的良知考驗當前,他們選擇背對、離開,枉為警察,枉為人」。

中共的「民族英雄」

去年7月30日葵涌警署衝突中,「光頭警長」劉澤基近距離舉長槍,手放在扳機瞄準民眾,成為了反送中運動中有爭議的「標誌式」人物。劉的行為被指違反國際標準及規範,香港和國際社會均促請特區政府調查事件。但在大陸,「光頭警長」被黨媒熱捧為「民族英雄」,並以此抹黑反送中運動的抗爭市民為「港獨分子」、「暴民」等。

為穩住港警的「鎮壓決心」,中共還刻意邀請「光頭警長」等參加「十一」閱兵活動,大讚其是警隊的「合格人才」。在北京期間,「光頭警長」接受多家媒體採訪,介紹他的「英雄事跡」,稱把其捧成了「民族英雄」,戒嚴部隊的「楷模」等。

任何替中共賣命的都沒有好下場

中國問題專家晨鐘評論說,在中共治下,輿論是操控的手段之一。因此,民間總有它安插的說話人。現在香港已經越來越像大陸,不少官員說的話指鹿為馬、是非黑白顛倒,說話的人連自己的道德標準都模糊了。如果這些人在社會上是大多數,社會的道德也跟著下滑,這就是中共想要的社會氛圍,有利於操控。不過,中國傳統文化相信「善惡有報」,天在看著。說了沒道德、違背良心的話是否真的沒後果?!

他續說,任何替中共賣命的都沒有好下場,從來沒有例外。中共並不會珍惜任何人,到最後都是要為黨犧牲。他舉例說,曾任民建聯主席的馬力對六四事件的言論引起社會迴響,善惡有報,幾個月後他因結腸癌逝世。

馬力認為,有香港中學教師教授中國歷史時用「屠城」來形容六四不合理,因為若是「屠城」,「柴玲肯定最先被殺。當晚那四個人(學運領袖柴玲、封從德、侯德建和吾爾開希)都可以慢慢地離開。如果要屠城,四人應該全部死掉。」

他亦認為傳媒拍到地上有「肉餅」,就認定坦克車輾斃學生並不恰當,更說:「找一頭豬來測試一下便知道能否變成『肉餅』了。」學運領袖王丹在網上發言「建議」馬力躺到坦克車下面,如果沒有變成肉餅的話,他會向馬力道歉。

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認為,馬力應就事件辭去民建聯主席一職。甚至其黨友、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也說:「馬力確實說錯話了,可是他已經因此賠上了性命。馬力雖患了癌症,但若然不是發生這件事,他不會這麼早去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