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來,中共通過境外媒體為其宣傳。根據美國非牟利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最近發佈一份報告顯示,自2017年以來,中共已採用了新策略來加速其全球影響力。

「自由之家」 莎拉庫克(Sarah Cook)在一份新聞公告中說,從瑞典到俄羅斯、南非、美國和澳洲,各國的記者、讀者和廣告商,在中共不喜的政治內容方面,都受到過中共的恐嚇或審查。 

庫克在接受英文《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的電話採訪中解釋說,北京的影響力運動有三個目標:宣傳中國和中共正面形象;宣傳中國(中共)在參與經濟活動上的開放度,特別是中國(中共)在其它國家的投資;壓制批評中共的觀點和話題。

中共為自己打造正面形象

庫克補充說,北京在2017年增加了一個新的目標:將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政治經濟發展的榜樣。 

報告說,北京的訊息雖然刻意正面描繪了中國,但「忽略了中國(中共)獨裁政治制度和經濟快速發展帶來的客觀負面影響」。 

報告稱,這種刻意忽略的例子包括對少數民族和宗教群體嚴重的人權侵犯,以及中國(中共)涉外交易的陰暗面,例如腐敗的交易和不透明的公共債務積累。 

一些發展中國家在加入中國(中共)大規模投資項目「一帶一路」之後,北京被指控將這些國家置於「債務陷阱」中。

中共招術

庫克說,北京在向外國講述故事時,採取了「隱蔽、腐敗和強迫」的策略。 

一個例子可以說明中國(中共)媒體影響力的隱蔽性:中國(中共)官方媒體經常使用誤導性的標語。例如,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在其臉書(Facebook)頁面上標有「中國最大的報紙」的口號。 

中國(中共)國家廣播公司中央電視台(CCTV)的海外分支機構,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在其臉書(Facebook)頁面上標有「中國卓越的24小時新聞頻道」的標語。 

庫克解釋說,對中國一無所知的人可能不一定知道這些是中共喉舌。 

庫克說,在西方國家,中共政權正花費數百萬美元將其宣傳植入主流媒體,在2009年花費66億美元進行對外宣傳工作。由中共宣傳部監督的、負責散佈宣傳的《中國日報》與許多西方報紙建立了夥伴關係,這些西方媒體以印刷或在線形式發行了《中國日報》英文的宣傳增刊。 

庫克指出,聯邦文件顯示在過去十年中,《中國日報》的年度支出增加了十倍,達到了一千多萬美元,大部份的支出是花在了付錢給美國媒體去報道那類內容。 

《華盛頓郵報》發言人證實,該報與《中國日報》的插頁廣告合作已經長達30多年。《華爾街郵報》與《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一樣,都拒絕透露從《中國日報》得到的收益金額。此外,庫克表示:「中共的國有媒體正在將虛假信息注入全球社交媒體平台。」報告指出,在台灣最近一次總統大選期間,追查到來自中共散佈的虛假信息,包括臉書團體支持由中國用戶經營的親北京候選人,以及Twitter上抹黑香港民主派抗爭者。 

中共還活躍於數字電視廣播領域,對此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進行了投資。例如,在2017年,中共電信巨頭中興通訊與國有巴基斯坦電視公司(PTV)簽署了一項協議,以擴大後者的數字服務。 

在PTV網站上搜索關鍵字「台灣」時,沒有發現有關台灣最近一次選舉或2018年台灣地方選舉的報道。但是,可以得到2016年台灣大選的報道,當時蔡英文贏得了她的第一個任期,這是在PTV和中興達成交易之前。 

在烏爾都語(巴基斯坦使用的一種語言)中搜索「台灣」,確實可以顯示有關蔡英文最近連任勝利的報道。 

在搜索「新疆」關鍵字時,只發現了七篇文章,其中沒有一篇關於中國(中共)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監禁。 

第三種策略,即強迫,體現在欺負新聞記者上,如在俄羅斯和瑞典等。 

根據該報告,中國(中共)駐瑞典大使館在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期間至少發佈了52份聲明,針對具體的記者和新聞媒體,批評他們的報道、同時對其進行侮辱和威脅。 

該報告還指出,去年11月22日發生縱火襲擊本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的事件。人們普遍認為,這次襲擊是中共企圖壓制《大紀元時報》的聲音,因為其大量報道了反送中活動和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 

庫克說:「這些(中共的)活動確實破壞了民主管理、透明度、法治和公平競爭的基本領域。」 

庫克警告說,作為審查制度的一種形式,中國(中共)政權還以其國營媒體取代了獨立媒體,這在2018年巴布亞新畿內亞的案件中就可以看出。 

據媒體報道,中國(中共)官員阻止當地和國際記者報道中國(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那年與八名地區領導人在這個南太平洋島嶼國家的會面。之後這些官員告訴記者,他們應該使用新華社的報道或央視影片作為報道的資訊。

美國反擊

庫克說,各國可以採取更多措施來抵制中共侵略性的影響力運動,包括對中國(中共)外交官處以懲罰並收緊廣播法規。 

報告說:「當中國(中共)外交官和安全人員越界並試圖干擾其它國家的媒體報道時,東道國政府應大力抗議。」報告建議,可將這些官員驅逐出境或禁止他們再次進入該國。 

庫克說,美國還應該正確執行《外國代理人註冊法》,要求更多的中國(中共)國營媒體和海外華語媒體進行註冊。 

《外國代理人註冊法》要求組織和個人如代表外國政府影響美國官員或美國公眾輿論時,必須在司法部進行註冊。作為註冊要求的一部份,這些組織和個人必須公開其年度預算和支出。 

目前在美國,只有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和《中國日報》進行了註冊,同時美國司法部還命令中共國營新聞社新華社進行註冊,但其尚未執行。 

庫克說,在美國,還有「過多」、「顯然是親北京的」私人擁有的中文媒體,對它們需要進一步審查,以考慮其是否應根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進行註冊。 

媒體業投資者和政府,還應通過諸如資助和培訓等方式,來支持獨立的中文媒體。 

報告說:「政府應積極與此類媒體機構互動,提供採訪並探討其它潛在的合作關係,同時抵制來自中國(中共)外交官施加的將其邊緣化的壓力。」

美議員促國會禁派《中國日報》

由中國共產黨注資並擁有的《中國日報》,正滲入美國國會山莊擴大宣傳。(《中國日報》網絡版截圖)
由中國共產黨注資並擁有的《中國日報》,正滲入美國國會山莊擴大宣傳。(《中國日報》網絡版截圖)

美國國會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正督促國會領袖,調查共產黨宣傳幾乎每天出現在國會每個辦公室的原因及其傳播方式。 

《華盛頓自由燈塔》去年12月18日披露,《中國日報》(海外版,China Daily)數十年來一直在美國主流媒體上投放宣傳物,直到2012年才向美國司法部報告其宣傳行為,但仍一再違反《外國代理人註冊法》。它已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至少30家其它美國媒體上發表了700篇宣傳文章,這些文章貌似美國報紙上普通新聞的一部份,卻在美化中共政權,淡化其一貫侵犯人權的問題。 

班克斯表示,《中國日報》違反聯邦法,應該承擔後果。根據美國的法律,外國代理人可以在美國境內投放廣告,但《中國日報》並沒有遵守《外國代理人註冊法》、向美國政府提供其購買出版物的完整信息,也未能提供支出活動細目和在線廣告副本,還有一些違反聯邦法律的填報遺漏。 

他近期致信眾議院行政委員會說,「《中國日報》由中共宣傳部擁有,並提供資金」,《中國日報》及其廣告機構正在「幫助專制獨裁者影響美國民主」。 

他督促國會當局和司法部調查《中國日報》在國會山的傳播情況,要求配送部門不應將《中國日報》的插頁分發給國會議員辦公室。他說,美國報紙用信譽換廣告費,「令人噁心」。 

班克斯還要求國會就此事舉行的聽證會,尋求法律補救措施,禁止《中國日報》進入國會山。並敦促國會立即採取行動,阻止中共在美國國會開展宣傳活動,這樣美國民眾才會認真對待國會議員們對中共的強硬主張。 

「一些不知情的工作人員很容易錯將《中國日報》誤認為是有關中美關係和中共政權政策的合法新聞來源,」班克斯寫道。「這顯然是中國共產黨的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