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後,很多被感染的醫護人員都得不到及時隔離以及住院治療,更不用說普通民眾。有的家庭中有人死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型肺炎),家屬也被感染,但當地衛生部門並沒有上門進行任何消毒措施,家人被感染後只能靠自身免疫力來維持。

1月29日,武漢漢口一戶人家的老人剛剛去世火化。據該戶女主人向大紀元記者介紹,過世的是她的父親。她父親跟他們夫婦住在一起,父親感染中共肺炎後,她就把父親隔開住。由先生單獨照顧。

她表示自己的父親從來沒有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從發病到1月28日去世,前後差不多一個星期。「起初就是有點感冒,就當感冒治。」

「我老公大年三十把他送到大醫院,協和醫院不收,我老公又把他拖到五醫院(武漢市第五醫院),五醫院病人多,外面一地都是病人。五醫院雖然接收治療,但是說無床位,我父親只能打了針就回來了。」

她介紹自己父親走的那天,「住院住不上,排隊看病排到半夜一兩點。醫院也不搶救,直接在醫院走掉了。」

「我老公請求醫院搶救說『我爸爸快死了』,跪在地上求他們,醫院要多少錢就給多少錢,但醫院都不給治,給錢都不救你、不管你。」

武漢官方早前曾宣稱醫院增加了床位,女主人說:「大喇叭說的好聽,(當局)說一套做不到一套。」

她還強調說,「這次看病,都是我們自己掏錢,(國家)不會報銷。但自己給錢治,都不救。」封城後,官方還說超市平價供應,她說,「都是假的,超市的菜很貴,我們吃得少。」

據介紹,她父親是28日去世,第二天,火葬場就通知火化。

她的先生因為照顧她父親,現在也出現跟她父親一樣症狀。「我們心裏面有點害怕,不知道怎麼辦,我們也沒有去查。」她苦笑道。

據了解,他們是外來到武漢做小生意的,在武漢漢口租房,她父親走掉之後,醫院也好、社區也好都沒有派人來家裏進行消毒。她自己想消毒,但消毒水買不到,網上也買不到。

她強調,「老百姓很可憐,我們都求成那樣都不救,床位都不給,只幫當官的,就救當官的,不救老百姓。老百姓死,好像也不關他們事一樣。」

此前大紀元也報道了有海外華裔某女士在國內的親人幾乎全部中招,父親最先感染去世,她妹妹照顧父親也感染。她的侄子、侄女也出現感染症狀,醫院一直不給確診、也不讓他們住院,讓他們回家自行隔離。某女士說她父親的死,沒有被統計進官方數據,因為不給確診。

醫院人士披露,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民康樓眼科中心,整棟樓都是該院感染的醫護人員。協和醫院的兩層樓面也是該院感染的醫護人員。武漢的定點醫院住院的大都是武漢醫護人員和家屬。

大陸新媒體披露,疾控中心控制檢測中共肺炎的試劑盒,武漢有的定點醫院只獲得需要量的十分之一,但很多定點醫院根本就沒有獲得過試劑盒。只有試劑盒才能確診病例,因此獲得試劑盒病人就好似幸運中彩者,包括全部醫療費用國家全包。因此很多病人從染病至去世一直沒有機會確診。

有海外研究機構沙盤推演,湖北地區保守估計現在有二十多萬人感染,死去人數眾多。有武漢醫護系統的人戴面罩網上披露,已有9萬人感染。武漢的火葬場也已經24小時全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