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朋友傳來張漫畫,內容是獅子與斑馬上法庭。獅子控告斑馬說:「他咬我!」法官問:「他為甚麼要咬你?」獅子說:「我在吃他的時候,他反抗就咬我!」法官結案說:「斑馬傷害獅子,罪名成立!」然後作者的結論:「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基本上就是謊言!」不知在這半年的衝突事件中,獅子,斑馬,法官的角色是哪些人?而每天重複的聲音,又有幾多是謊言?

朋友看了這張漫畫,甚為氣頂,覺得從小長大的地方,已完全失去公義,再沒有是非對錯的標準,甚至已進入「指鹿為馬」的世代!自己當然也有同感,每天看著種種不公義的畫面,聽著各種無法自圓其說的謊言,仍然臉不紅,耳不赤地無恥重覆,最初會對著電視破口大罵,心想做人如此,可以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家人嗎?但經過這半年的感知、感受、感觸,看世事的想法,已有所轉變。可憐之人總有可憐之處,作惡之人總有受報之日、受罰之處!為這些人氣憤,畢竟有點傻,替天行道的角色,上天總有安排,作惡有天收,無可幸免!

另一位朋友說:「報應已開始陸續出現。」我問:「何解?」他說:「以前古人的生命較短,報應可能未必此生受報,要留待下世。但現代人命較長,不必等下一世,今世就會受報。而最恐怖的,就是報應落在自己家人身上,那種後悔莫及的痛苦,到時就知!」我笑問:「你是否指那些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的胡椒噴霧揸樽者?及那些自己放毒、自己中最多毒,又不知自己中甚麼毒的無證份子?」朋友說:「做人光明正大,問心無愧,因果怎會落在自己身上?別人說甚麼,能受影響或對號入座嗎?我所指做壞事的人,自作自受是無話可說,但最慘的是家人受累受報,到時怎樣?」我說:「有同理心的人,絶不會做壞事,更不會受報。無同理心的人,即使家人受報,相信亦不會上心!你怎覺得報應已出現?」

他說:「你看現在的選舉結果,人仕調遷,兒女反目,家人不幸等等,即使個人暫時在法理內不受制裁,上天總會在其它方面令你感受痛苦,而往往所受,比所做的更重!」我說:「玄學角度,善惡因果,會否只是道義不能伸張時的自我安慰?就以政府部門為例,同是公僕,只有警察在修例風波中涉嫌犯事而不會暫時停職。其他消防、海關等等都會被停職受查,甚至遭受檢控,他們都是出市民糧的公僕,對待卻截然不同,能公平服眾嗎?」

朋友笑說:「獅子可能勝訴,法官可能偏幫,但老套講句,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當個體回到群眾中再也抬不起頭,更不敢承認自己是獅子或法官時,這種受人民鄙視的恥辱,不也是懲罰嗎?能即時犯錯並且即時受罰,其實是福氣,總比日後承受因果為輕,反正我就信啦。如果那些壞人不信,請安心繼續,中國古老有句說話,小心收尾那幾年,是永恆的詛咒,更會不斷的重演,禍延無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