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路邊看到一隻受傷的曱甴,你會怎樣?早前我探訪朋友,離遠看見她在商場門口企立不安,好像不知如何是好。走到身邊,才知她正為一隻受傷的曱甴而煩惱。我問她:「你在商場門口迎接我呀?」她說:「不講笑啦,你怕不怕曱甴?」我即時反應:「你不是要我踏死牠吧?隻鞋會一坺嘢,好核突,不要理牠啦。」朋友說:「痴線,我想你幫我捉牠放入草叢,在商場門口,我怕牠遲早會被人踏死。」

曱甴,大部份女生見到都會花容失色,不驚呼大叫也跳開九丈遠。這位女生的舉動,是我見過女子遇到曱甴,最奇怪的反應。便對她說:「我都驚,而且我有潔癖,你叫我徒手捉,唔好掛?況且讀書時,英文有個字叫roachy ,即受曱甴感染的地方會留有一種特殊的臭味,我只想手有餘香,不想手有餘臭。」這位朋友便立刻遞給我幾張紙巾,我也不知哪來的反應,便說:「你想救牠,如果用紙巾,我在恐懼下,用力大小不能控制,可能更加會傷害牠。不如你回舖,取個不用的小盒及一張紙,我先幫你看著牠。」

朋友飛快取回一個小盒及紙章,我便蓋著受傷的小生命,然後在底部慢慢涉入紙片,順利將牠送到草叢,完成交託的使命。隨後便問朋友:「你不怕曱甴嗎?為何要救牠?」她說:「我當然驚,以前看也不敢看,但自從反送中遊行人士被標籤為曱甴,不斷受打壓,我對曱甴反而有另一種觀感。在自然界,我們都是生物,都有生命,都應該有生存權。將人標籤貶抑成低等生物,隨意打壓踐踏,你覺得啱嗎?」我說:「這牽涉一大堆哲學問題,需要點思考時間。但今天要多謝你,給我一次做好事的機緣。螻蟻尚且貪生,能給生命另一次機會,不是隨時遇到。」

朋友說:「由反送中到武肺(中共肺炎),看到很多因果作業,自己也有很多反思,道理似乎看多了也明多了。以前有位長輩和我說司馬光的家訓,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能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中,以為子孫長久之計。以前對這些老套嘢根本沒有甚麼感覺,但經過這一年,我覺得人一定要做好事積陰德。世間一切都未必能守,官職收入,OT人工,因果一到,上天要收回,命都可以無,何況這些?老套講句,萬般帶不走,惟有業隨身。如果真的做了衰嘢,惡運始終會找上門,你看現在落馬的高官及每天被人詛咒的衰人,報應到來只是遲早的事。」

我說:「同感,人世間,無論你權勢多大,謊言即使怎樣都戳不破,始終在因果中,犯孽自然會受業,沒有誰逃得了。所以我現在看人,都多了點同情心,很多都是可憐人,無論身不由己或樂於犯孽,都可憐!」朋友伸出手give me five,大家擊掌後她說:「今天我益你做件好事,希望大家都積了點陰德。」我說:「可否下次積陰德,找個靚女給我攙扶而不是捉曱甴?我會更感激你。」朋友說:「我怕害了你犯業!放把刀上個頭,好危險,但現在很多人正大量犯孽,頭上已有把刀卻不知。而且行事表裏不一,已是世界現象!再將所有事拉濶小小,曱甴又叫小強,看似不美麗但生命力強,違反天道打壓牠,會有報應。」唉!忽然想起以往也有打殺曱甴,誠心對過去行為懺悔!生命,無論所處位置如何,都應該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