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那天下午到銀行,辦理服務後,便問相熟的職員:「今晚去邊度威?」他說:「平安夜好危險喎,這裏已變成妖獸城市,特別D靚仔靚女,著件黑衫,戴上口罩,分分鐘比無證件的人查,比人形object拉,甚至比外來物種打。我咁後生靚仔,都係翻自己星球好D。」我笑說:「咁靚仔,比人扑濕爆光就唔好啦。祝你和女友聖誕快樂,好人平安,壞人遲早當殃。」和相熟的職員吹水後,打算行街購物,享受節日氣氛。

約了朋友9時到太子晚飯,時間太多,先到銅鑼灣逛崇光,購物後走回地面,便遇上一隊防暴,而路邊更泊了數部警車,似乎又如臨大敵。心想平安夜都好難平安,便搭地鐵過九龍,閒逛廟街。到了廟街,行近油麻地,又遇到一隊防暴,雖然早習以為常,但過時過節,都希望輕鬆渡過,便離開街道,行入永安。享受完購物樂趣,大概也差不多到約定時間,便慢慢步行到太子,沿途感受市面氣氛,再和朋友晚飯。

有位朋友說:「在香港這麼多年過聖誕,從未感覺so bad so sad,坐在酒樓,看著新聞,又是些負面的景象。年輕人不經思考隨意破壞,試問香港何時才可復原?即使我理解同情他們的行為,甚至擔心他們承受的結果,但能夠勸阻嗎?有公權力的是不會手軟,真擔心他們所受到的傷害。」另一位說:「每天聽廢話已經聽到火都嚟,其身不正,難怪有過激行為。甚麼衝突借歪,一早已歪更不必借,那些人自覺完美,唔怕報應,當然可以繼續。但好壞善惡,天知地知,因果報應,降臨就知。口頭禮貌,行動挑釁,大家看看鏡頭便知。所以這個世界,可靠的,永遠都是做出來的事,而不是說出來的話!」

有位又說:「聖誕節,應該普天同慶,你地就唔好咁㷫啦。講個笑話,幾啱現在的充公財物!話說劉備治蜀,天旱,為了節約用水,祈福求雨,下令不淮人民私自釀酒。官史借執行命令,隨便在老百姓家中搜出酒器,即使沒有釀酒,也要處罰。輕則罰金,重則坐牢。人民有寃無路訴,以至民怨四起,亂象叢生。一日,劉備的妻舅簡雍和他出行,便借故對劉備說:「前面那對狗男女正準備姦淫,必須送官法辦。」劉備說:「你怎知?沒有證據,怎可亂辦?」簡雍說:「他們身上都有姦淫的工具呀!」劉備好似聖誕老人咁嗬嗬嗬大笑三聲說:「我明啦,快些釋放被捕擁有釀酒器具的人。」所以,亂咁嚟,有錢人或外資怎會不走佬?靠得住,靠唔住,就自己諗啦!」

聽了這故事,能不悲哀嗎?大家身上除了都有淫具,家中還有各種器具,不依法制,不講理據,不求證據,就隨便亂辦,怎不亂象叢生?三國,有劉備這明主,亂象立止。香港,大家都只是想某些人過主,卻沒法做主!不完美,不能接受,也許解釋了為何仍然有這麼多人上街引發衝突,官民警民都充滿「過節」,而且越陷越深,試問怎能開心過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