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左派感到沮喪的是,在過去兩年,美國企業海外資金已回流超過一萬億美元,而且還將有更多海外資金回流。

對於角逐2020年總統大選的民主黨人來說,沒有比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兌現減稅的競選諾言更煩惱的了。這裏我們要談的是總統的企業減稅。

將減稅前的企業境外利潤的稅率從35%降至為15.5%的一次性稅率(若為現金資產)或8%(若為非現金資產),這導致流入美國經濟的資金意外增加。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最新數據,自2017年底以來,美國企業已經將一萬多億美元的海外現金匯回國內,未來還將有更多資金流回美國。

當然,對於經濟而言這是個好消息,而且是多方面的利好。特朗普的永久性企業減稅政策鼓勵企業將資金返回美國,這非常重要。聯邦和州政府都對這筆錢徵稅,皆大歡喜。

投資效應

但是,資金回流的影響遠不只是稅收。通過實行與其它國家相比具有競爭力的稅率並使之永久化,將激勵企業一開始就不要將錢流往國外。當企業將資金留在美國後,他們更有可能在國內投資而不是國外。

這很重要,因為當企業資金存放在國外時,這些企業所在的國家希望資金留在當地。它們提供鼓勵性政策和提出要求,例如較低的稅率和要求外國公司持有巨額資本儲備,以便將資金留在本國而不是美國。

另一方面,一萬億美元的資金回流實際上少於特朗普承諾的四萬億。當然,預計會有更多的資金流回國內。出於某些很好的原因,回流美國的資金比預期少且緩慢。

例如,由於當地法規要求外國公司持有特定水平的資本儲備,因此美國公司將其部份現金存放在國外的時間更長。此外,在國外市場營運的美國公司需要手頭上有現金用於投資、營運成本和其它財務支出。換句話說,並不是所有的資金都能很快回流。其中一些資金專門用於國外市場。

這就是如前任政府所實施的高企業稅率對美國企業造成的影響之一。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荒唐的稅收政策和過度的監管措施迫使企業從一開始就將更多資金轉移到海外。

結果,過去這些年來美國企業投資於海外市場﹑海外製造和分銷的資本多於美國本土,本不該如此。

使美國再次有良好的商業環境

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

資金和企業正在回流美國,了解箇中原因很重要。這不僅因為特朗普的非常有競爭力的永久性企業減稅措施,稅率只是對商業吸引的一方面。

另一主面是監管。實際上,監管水平與稅率同等重要。奧巴馬執政時期制定了昂貴的﹑讓人難以忍受的﹑敵視商業的法規,自特朗普上任以來廢除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與他的前任相反,特朗普向美國跨國公司傳達的信息很明確﹕「如果將資金留在美國,你們不僅可以保留更多,而且現在在國內投資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容易。」

自然,特朗普的商業友好型監管環境導致商業和製造業活動迅速擴張,使失業率降至50年來低點,並導致收入增加和消費者需求增加。

左派的荒謬

對於反對特朗普的左派人士來說,這都不是好消息。實際上,這使他們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

那是因為企業仍然是大多數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最喜歡的「眼中釘」。抨擊企業的不當行為,諸如污染環境﹑虐待勞工﹑傷害客戶﹑價格欺詐以及有其它真的假的違法行為,已經使民主黨的政客們世代當選。

民主黨幾乎總是將企業描述成貪婪的﹑不人道的組織,只關心利潤。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企業有時行為不當,它們製造污染,降低人工成本,確實在可能的情況下儘可能避稅,而且企業的確是逐利的,所有企業都如此。

但是如果沒有利潤,國內外的大﹑中﹑小企業都將不復存在,他們也將停止僱人。經濟將陷入停滯或衰退。簡而言之,這其實就是奧巴馬政府整整八年來所發生的事。

這就是為甚麼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抨擊特朗普的企業減稅政策,但大多數有工作的選民對此不買帳的原因。與奧巴馬時代相比,美國人民清楚他們現在的收入。

但是即使如此,左派的信息總是差不多一樣:「企業是邪惡的,只有民主黨人才能將你們從中解救出來。」這是一種簡單的伎倆,可悲的是,它對一些選民總是奏效。問題在於,階級鬥爭和身份政治並不能擴張經濟,只有對企業有利的政策才能做到這一點。

實際上,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到湯姆·斯泰爾(Tom Steyer)和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甚至參議員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和企業家安德魯·楊(Andrew Yang),所有這些候選人都持反企業﹑反盈利的立場,這是一個大問題,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是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不是百萬富翁,但他肯定想成為富翁。

這就是為甚麼說對自尼克遜政府以來最成功的美國經濟的批評是如此荒謬,且是徹頭徹尾的虛偽。巨額利潤和企業財富正以數萬億美元的規模重返美國。由於這些和其它的特朗普政策,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從事工作,並且賺的錢也是幾代人裏最多的。

這些對於民主黨候選人來說非常麻煩。說更多的美國人在工作和賺更多的錢是可怕的,這怎麼能有說服力?

可以想像,每一位參加2020年大選的左派人士都很難板著臉主張提高公司和個人稅率,以及擴大不利於商業的法規。但是他們會以某種方式來進行。#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裏(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本文是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原文Trump’s Inconvenient Corporate Tax Cu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