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大陸企業債務被業界稱為「全面違約」,涉及眾多行業,違約債券數量接近180隻,金額超過1,400億元,遍佈28個省級行政區。民企違約最多,但國企引發的震動更大。

大陸媒體12月31日報道,今年大陸企業債券共有178隻違約,涉及金額1,424.08億元(人民幣,下同),被業界稱為「排山倒海、怵目驚心」。今年的企業債違約數量與2014年相比增加逾6倍,違約金額是五年前的10倍多。

今年大陸28個省市都出現了違約企業,北京是違約債券數量最多的地區,其次是江蘇和遼寧,江蘇連續多年是違約「大戶」。

違約債券數量佔比超過5%的地區包括北京(13%)、江蘇(10%)、遼寧(10%)、浙江(9%)、山東(9%)、上海(7%)、安徽(6%)、廣東(5%)、山西(5%)。

另外,今年新增企業債違約最多的五大地區分別是江蘇、山東、安徽、北京、青海,違約金額共計476億元。

各行各業違約 房地產受關注

今年發生債券違約的企業涉及眾多行業,包括製造、建築、化工、採掘、批發零售貿易、機械設備、房地產、交通運輸、倉儲、金融、保險、社會服務、有色金屬、食品、農林牧漁、電子、電腦、電氣設備、服裝、輕工、汽車等。製造業等實體經濟違約規模最大。

房地產行業今年首次出現違約,最受關注,違約債券數量共15隻。第一家發生違約的上市房企是新昌集團,12月30日在港交所被摘牌。

從房企的有息負債規模來看,超千億的有20家,其中恆大、碧桂園和融創的有息負債均超過3,000億元。

今年大陸三大房企——萬科、恆大、碧桂園都出現裁員潮,裁員人數總計近2萬人。房企為了維持銷量紛紛降價,但上市房企今年前三季度虧損的佔20%,利潤下滑的佔44%。

2019年是房企還債高峰期的開始年份。境內債券2019年至2022年的到期金額分別為4,240億元、4,316億元、6,212億元和3,764億元。海外債2019年至2021年的到期金額分別為237.57億美元、297.86億美元和316.38億美元。

明年到期債務規模過百億的房企有14家,最多的是萬科600多億,其次是恆大、萬達和碧桂園,均超過300億,還包括綠地、綠城、龍湖、新城、融創、世茂、雅居樂、泛海、龍光、新湖中寶。

違約民企逾80% 國企更驚人

今年發生違約的企業債中,民企佔86.3%。光大證券的分析師表示,發債時政策寬鬆,還債時政策收緊,令民企出現資金困難,尤其是中小民企最「受傷」。

但央企和國企的違約事件引發的震動更大。比如,央企北大方正被稱為今年「最大的雷」,12月初發生20億元境內債券違約,寬限期仍未能償還本金,再次延展期限;其30億美元債大跌,與債權人溝通後才避免了交叉違約。

呼和浩特市政府融資平台的債券「呼和經開」是首隻違約的城投債,雖然違約兩天後兌付部份金額,但市場普遍認為大陸城投債不再安全。天津物業集團的12.5億美元債違約,使其成為大陸20年首個境外債違約的國企。

今年違約的企業中,不乏大型企業,比如康得新、東方園林、中民投、中信國安、精功集團、輔仁藥業、西王集團、東旭光電、北大方正等。

一些企業多隻債券違約,比如豐盛集團11隻、精功集團11隻、國購投資10隻、勝通集團9隻、西王集團7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