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評級機構東方金誠國際信用評估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金永授、東方金誠江蘇分公司原總經理崔潤海日前被「雙開」。崔潤海曾經答應客戶幫忙調高該企業信用評級,並接受了對方200萬元(人民幣,下同)的「酬勞」。

據《香港經濟日報》報道,金永授和崔潤海是大陸國有評級機構的高管,二人用手中的金融資源和職務便利,大搞利益輸送,收受財物,涉案金額巨大。

據崔潤海說,有客戶曾經要求他幫忙調高被評級別,並表示可以拿出200萬作為酬謝。崔潤海為此分別做了其他評委的工作。評級報告如願以償出具後,客戶也兌現了酬金。

崔潤海稱,一次級別的調高居然能值這麼多錢,比做一個項目幾萬元的提成多幾十倍甚至上百倍。

報道表示,東方金誠系列腐敗案揭示了信用評級領域腐敗的特點。一是論單收費、量錢評級。信用級別買賣是信用評級行業尋租的重要形式,即以調高信用級別為籌碼,收受受評企業好處費。二是利益勾結、「熟客」作案。其腐敗問題難以一人成案,需要評級機構人員、受評企業和債券承銷商等各利益相關方聯合作案。三是面廣人多、案情交叉。

評論人士文小剛對此表示,大陸的評級機構作出的評級根本沒有任何參考價值,其中充滿了錢權交易,評級機構就是拿錢辦事。

近來因為大陸數家國企違約,引發了大陸債券市場的波動,同時也引發了對大陸評級機構的關注,因為有些違約的國企的評級為AAA級。

今年10月份,大陸河南國企永煤集團10億元債券無預警違約引發債券市場震動,因為永煤集團評級為AAA級,而且該集團剛剛發行了10億元的債券。債券市場認為,其在有意逃廢債。之後華晨集團、紫光集團等相繼違約,更加重了業界對大陸評級機構的質疑。

文小剛表示,中共此時把金永授和崔潤海拋出,很有可能是為了平息大陸業界對評級機構的不滿。

大陸持牌信用評級機構主要有大公國際、東方金誠、中誠信、聯合信用、新世紀、鵬元等6家機構。

信貸企業評級是信貸部門提供企業貸款的重要決策依據,從企業來說,信貸評級決定了融資成本,融資規模和融資渠道。

國際通行的「四等十級制」評級等級,具體等級分為:AAA,AA,A,BBB,BB,B,CCC,CC,C,D。從「AA」到「CCC」等級間的每一級別可以用「+」或「-」號來修正以表示在主要等級內的相對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