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日前高調發佈了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建成後的運行情況。官方稱,將展開南水北調的後續工程。那麼,南水北調工程到底運行情況怎樣?為甚麼還需後續工程?

12月12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就南水北調工程建成運行5周年在北京召開了新聞發佈會。中共水利部副部長蔣旭光在會上宣稱,南水北調工程5年累計調水量為299.5億立方米。

據南水北調項目規劃,東線工程每年向北調水90億立方米,中線工程每年要調95億立方米,平均每年要調185億立方米,5年應該調水是925億立方米。

中國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的調水量實際上並沒有達到工程的要求標準。「南水北調的東線、中線工程運行了5年,一共調了299.5億立方米,只達到運行目標的32.4%,還不到工程目標的1/3。如果說100分是滿分,那你才考了32分,它肯定是不及格的。」

南水北調是一個失敗的工程

蔣旭光宣稱,南水北調東、中線一期工程建成運行5年以來,供水量持續增長,水質穩定達標。

不過,就南水北調東線一期工程而言,自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通水至今向北(齊魯)共調水40億立方米,6年完成的調水量尚不到規劃的一年90億立方米調水量。

當初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規劃是每年要調95億立方米,5年總計為475億立方米,但自2014年12月12日正式建成通水5年以來,累計向北方調水268億立方米,僅完成目標的56.4%。

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東線工程存在三個主要問題。

第一,它有一個很大的缺陷,「它是一個反地形的,就是水從南向北調的時候,南邊的地勢低,北邊的地勢高,所以必須用水泵把水揚上去,就是把水從低往上抽上去,所以調水的費用相當高。」

據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源頭,江都水利樞紐工程管理處介紹,江都水利樞紐共有33台套裝機總容量達5.58萬千瓦的立式軸流泵機組,將地處海拔2米的水提升至海拔45米處,實現「水往高處流」。

「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第二個問題是需求不足。」王維洛介紹,當初在做工程可行性研究的時候,沿線各地政府以為南水北調用水是不花錢的,就把需求量報得很高,以致做出每年要調水90億立方米的規劃,但後來中共中央政府要求各地出錢時,各地政府就表示不再需要這麼多的水,「水費高,各地都不要吃(水),沒有需求。」

王維洛說,第三個問題,也是南水北調東線工程最致命的問題,「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這個水質相當不好,污染相當嚴重,儘管中國的這個媒體說水質是符合要求的,都是騙人的鬼話。」

他說,造成污染的原因是,南水北調的水混入了淮河的水,「東線是從揚州的長江幹流取水,利用隋煬帝時挖的京杭大運河,連淮河在江蘇的洪澤湖相交,而淮河是中國河流裏面污染最厲害的,因為這個水質太差的問題,天津市就聲明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水不要。」

對於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它最失敗的地方是它的水源不足」,王維洛說,「它沒有足夠的水可以供這個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用。」

他表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原計劃是要從三峽水庫調水,終點到北京。第一期工程每年調水是95億立方米,第二期工程是每年調130億立方米。但現在是從長江的支流漢江上的丹江口水庫調水,而漢江每年到丹江口水庫的平均水量是380億立方米。而據水文資料顯示,漢江枯水年份持續的時間很長。

「中線工程一期工程完成的時候,它要調95億立方米,就是要調走1/4的水。二期工程完成的時候,它要調135億立方米的水。那麼,它就相當於每年的36%的水,漢江只是一條支流,它無法承擔這麼大的流量。」他說。

王維洛說,從漢江調水就好比一個人的捐血,「一個人,體重50公斤,那麼他有4000毫升的血,一般人捐血200毫升,就佔了他整個身體的全部血量的5%,這是可以承受的。人最多捐血,醫生也只是抽400毫升,也就是抽1/10的血,這時候人都要發暈了。漢江的水它可以抽到25%,甚至到36%,人受不了,那麼,河流也是同樣受不了。水源地的水量本來就不足。」

漢江除了要向北京供水以外,中共為解決關中平原生活與生態用水,又搞起從漢江上游取水向陝西省渭河調水的引漢濟渭工程,預計到2030年,從漢江調水規模將擴大到15億立方米。另外,它還計劃每年從漢江向鄂北調水7.5億立方米,即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水量本來就不足,這樣下來不足的趨勢會日益嚴重。」王維洛說,「南水北調距離它的標準工程目標還相差很遠,所以,它是一個失敗的工程。」

受水地區得不到永續發展

蔣旭光稱,南水已由原規劃的受水區城市補充水源,轉變為多個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為這些城市供水的生命線。

「其實這是一個很負面的評價。」王維洛說,「南水北調違反了可持續發展的原則。」

王維洛表示,一個地區能夠可持續發展,有2個最基本的原則,第一個原則就是要利用本地的資源保持發展,這個發展才是可持續的;第二個就是要利用這一代人的資源,而不是去利用下一代人的資源,如果超前用了下一代的資源,那麼這個發展也是不可持續的發展。

「南水北調它是跨流域的調水,而且不但是跨1個流域、跨2個流域,而是跨4個流域的調水。這本身就違反了這個可持續發展的基本理念。」

王維洛說,南水北調的調水好似給一個生病或受傷失血過多人需要輸血治病一樣。「那麼當這個人病傷好了,他本身恢復了造血功能就不需要輸血了,就不需要依賴這個輸血來生存了。那麼這個輸血它是作為一個輔助工程措施。但是當一個人整天要靠體外輸血才能活下去,那麼就可以說這個人活著也就沒有甚麼意義了,因為他自己已經失去了造血的功能。」

「拿供水來說,不是靠自己本身來供水,而是依賴別的區域的人做出犧牲,把水給你用,來保持你的發展,那就像這個人一樣,他永遠靠輸血活著了。那麼他這個人的命也不會長,他也不會有前途的。」

「所以,當南水北調的這個水從輔助水變作是生命水,變作是主要的供給水的時候,那麼北方的城市它已經就失去了可持續發展最基本的條件。它要靠別人活著。所以,這並不是一個好事情。」王維洛說。

南水北調為何需要後續工程

11月18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南水北調後續工程工作會議。

「甚麼叫後續工程?就是這個工程做完了以後,出現了原先工程規劃沒有預見或者故意遺漏的許多問題,這些問題亟需解決,所以,就必須要做很多後續的工程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王維洛說,「其實,後續工程就是『擦批股』工程,就跟三峽後續工作一樣。」

王維洛表示,南水北調東線工程要解決水污染的問題,要解決擴大規模的問題;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要解決水源不足的問題,要從三峽水庫調水的問題,這些都是費用很高的投資項目,都需要大量的資金。那麼,投資的錢從哪裏來?

「我估算了一下南水北調後續工程它需要的這個資金量可能在一萬億人民幣以上,當然有投資就能拉動GDP的增長,這對中共來說是最重要的,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來說,這些錢還都是需要中國老百姓來出。」

「而中國老百姓的悲哀在於,他們為三峽工程投了資沒有得到任何利益,為南水北調工程投了資也沒有得到任何的經濟利益,為三峽工程後續工作投了資也沒有得到回報,那麼今天他們還必須為南水北調後續工程再拿出一筆錢來。」王維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