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大陸長江流域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水患與旱災,中共水利部門試圖廢棄數千座小水庫,全面修整2.5萬座小水庫來治理。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接受了大紀元專訪,全方位揭示中共建政以來大肆修建水庫導致巨大災難的內幕,並解讀了中共這波治導將導致新的隱患。

綜合大陸媒體消息,從6月1日開始,中國大陸進入主汛期。官方數據稱,5月份共有89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湖南、江西等18個省份370.9萬人受災。

其中在長江流域,烏江水系、三峽區間、洞庭湖水系及鄱陽湖水系數十條河流發生超警洪水,洞庭湖水系湘江全線超警。

長江流域(中共稱「長江經濟帶」)2020年曾發生1998年以來最嚴重洪災,其中重慶段出現1981年以來的最高水位,罕見遭遇城區被淹。

長江經濟帶涵蓋四川、雲南、重慶、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蘇、上海,以及浙江、貴州等地。三峽大壩(又稱三峽水電站、三峽工程)位於長江上游段,該區域共計有超過5萬座水庫大壩。

今年以來,重慶甲高河已經發生超保洪水。長江武漢關站水位今年首次超過25米設防水位;長江漢口站水位達到25.05米,達到1865年有水文觀測記錄以來的5月最高水位紀錄。

專家警告中國民眾:關注水庫隱患 2020年洪災源於此

旅居德國的著名國土規劃和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近日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向中國民眾發出警告,中共水庫的安全性差是2020年洪災的原因之一,無論大型水庫還是中小型水庫,都存在安全隱患,中國老百姓應該予以關注。

王維洛披露,2020年洪災,尤其是「長江2020年第5號洪水」洪峰,主要原因是四川的大量水庫不安全,在第四次洪峰蓄水之後,突然放水,導致重慶市區被洪水嚴重侵襲。

「長江2020年第5號洪水」的洪峰於2020年8月20日12時經過重慶主城區,導致重慶出現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洪水。前一天,三峽水庫(又稱三峽水電站、三峽工程)出現興建以來的最高入庫流量紀錄。

2020年長江第五號洪水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遭遇20年來最大洪水。(大紀元合成圖)
2020年長江第五號洪水經過重慶主城區,重慶遭遇20年來最大洪水。(大紀元合成圖)
 

王維洛進一步表示:「四川有四千多座水庫是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受損的水庫,特別是有一座大型水庫——浦江上的武都水庫,它在2008年的時候正在建造之中,它的垻型和三峽工程是一樣的,是混凝土的重力壩。汶川地震把這座大壩震出了13條貫穿性的裂縫,地震後這座大壩應該拆掉,但它就修修補補建上去了。」

「去年長江5號洪峰來時,武都水庫第一個開始大量放水,因為它正好在綿陽上面,它放水放得很急,它很害怕。為什麼呢?綿陽是中國核工業的基地,這個核武器研究啊都在那個地方。那麼四川大量放水,下面的水庫都要放。你上游放一點,下游都得放,否則的話大家都得塌。」王維洛說。

中共水庫數量眾多 成災難源頭

王維洛表示,中共官方的數據是全國有9.8萬座水庫,其中接近74%不安全,而長江流域的水庫數量超過5萬。他透露,中共的9.8萬座水庫這個數字,不包括那些不上檔次的小水庫,共產黨時期新建水庫的數據,中共水利部自己都說不清楚。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從1949年至今成為全世界水庫數量最多的國家,但並未達到防洪效果。

中共的水庫是炸出來的 很多沒有設計

王維洛披露,中共水庫的真實情況是,很多沒有設計。

他舉例說:「2016年邢台市被淹的那次洪水,是上游的東川口水庫造成的,它沒有洩洪孔,是1959年在蘇聯專家的幫助下一炮炸出來的,有人說埋了兩百多噸炸藥,有人說三百多噸,在兩邊的山頭上炸,兩邊定向炸,炸出這個水庫來。1963年海河洪水把它沖垮了,1965年又重建。這就是中國的水庫。」

王維洛透露,人們對中國水庫的描述是:「大陸黨書記把大旗一揮,幾十萬農民工就在工地上挖土,建水庫大壩,就這麼一個過程。而且毛澤東最後總結出:邊施工、邊設計、邊修改。就像蓋的房子一邊施工一邊蓋,最後再改設置,這房子怎麼能蓋好?它就是這麼一個過程。」

2014年9月的三峽大壩。(STR/AFP)
2014年9月的三峽大壩。(STR/AFP)

水庫管理混亂

中共水庫的另一個問題是管理混亂。王維洛博士披露,中共的水庫也隨著改革開放開始搞承包,但卻沒有明確水庫維修的問題,而且承包者的利益與水庫安全出現矛盾。

他說:「承包之後,中共水利部只管一百多座大型水庫,省政府管中型水庫,縣政府和鄉政府各自管一批,鄉政府就把水庫承包給個人,變成承包關係,至於誰修水庫呢?沒說清楚。承包者只是承包了使用權。」

另外,承包者的利益來自水庫中的水,王維洛說:「水多,發電就多,對承包者來說是最有利的。把水庫的水都放光了,是承包商最不願意幹的,所以政府要洩洪的時候要給承包商錢。2020年中國(中共)政府對於災民沒有錢,因為防洪款都給了承包商了。」

王維洛表示,中共中央和地方,在私人管理者與公有財產之間存在矛盾。

中共「無神論」企圖「戰勝自然」

中共大興水庫的原因,來自其「無神論」之說。

王維洛表示,1949年中共建政之前,用水庫大壩治水的思路一直沒有在中國得以實現。從歷史上看,大禹治水採用的是疏導措施(可見《大禹治水與三峽工程防洪失敗》一文),直到49年前,中國只有大約23座大中型水庫,比較著名的只有日本在東北三省修建的松花江豐滿水庫、鴨綠江水豐水庫,以及遼河鬧德海水庫。

而中共奪取政權之後,引進了前蘇聯斯大林在《社會主義經濟學》一書中的「戰勝自然」之說,這本書是中共官員必學的教材。據此,中共從1949年至今一直主張修建水庫大壩。

王維洛說:「這種教材中講,現在我們掌握了科學能夠戰勝自然的主要手段是什麼呢?就是建水庫大壩。建水庫它既可以防洪,洪水來的時候把水蓄進水庫裡頭,然後到了旱的時候,再把蓄進水庫裡的洪水拿出來繼續澆灌,這樣的話我們就是戰勝了自然了,那麼到了中共手裡,它衍生出可以消滅自然災害。」

但實際上,中共做不到這些。王維洛表示,洪水來的時候,如果馬上放水,其實就是先給下面的河道裡灌滿水,那麼洪水更大;如果洪水來自前放水,一旦洪水沒有來,水庫裡又沒有水了,那麼農田灌溉、城市供水就會成問題,就是乾旱。

而今年大陸多地再爆發洪災之際,中共黨媒《人民日報》5月中旬突然發文稱:「長江經濟帶小水電基本完成清理整改」。中共每年大筆資金用於水庫「整改」,卻越來越不安全。

王維洛將在「長江流域災害的由來(2)」中詳細分析其中的原因。@

(待續)

 

------------------

4.16 搶修復印 重返報攤

銷售點:https://www.epochtimeshk.org/stores

【譴責暴力 絕不退縮】

支持大紀元:

📍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加入會員: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成為大紀元Patron,收睇無過濾嘅新聞影片: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