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抗爭運動持續半年後,有消息指北京當局將對澳門出台系列新政策,以便將澳門的經濟重心從賭場轉移至金融中心。輿論認為,北京當局對外釋放要把澳門建設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訊息,在某個角度上來說是想藉此打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但經濟專家學者指出,港、澳法律體系的不同以及諸多客觀上條件的巨大差異,決定了澳門無法取代香港。

路透社12日報道稱,有十多名中共官員和企業高管透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下周訪問澳門時將宣佈一連串的新政策,重點是要引導澳門經濟重心從賭場轉移至金融中心。

據稱,北京當局將推出的相關政策至少包括以下3項:1.建立由人民幣計價的股票交易所;2.加速推動正在進行中的人民幣結算中心;3. 為澳門劃設鄰近的中國土地以供開發。

事實上,在最近的幾個月間,外界一直有傳言提及上述這些方案,但並沒有確鑿消息顯示這些方案在中共內部已獲得正式通過。

稍早時候,中共中央國務院曾於8月18日對外發佈了一份《意見》,宣稱要支持深圳成為「全球性標桿城市」,把深圳建設成所謂「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當時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政府正在釋放出要用深圳取代香港的訊號,藉此打擊香港反送中運動。

不過,當時就有海內外一些經濟專家學者指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並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來的,重點在於香港具備優良的法治體系,並擁有中國大陸任何一個城市無法擁有的自由度以及與國際接軌的優勢,這些都是深圳無法取代的。

而就在中共釋放欲以深圳取代香港的訊息後不久,深圳的經濟數據就出現了斷崖式下跌的現象,讓中共的企圖不攻自破。

現在北京又釋放出要扶持澳門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訊息,欲以此打擊香港在國際金融界的影響力,但專家學者們同樣認為,這樣的企圖難以實現。

據了解,今年10月14日,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何曉軍曾對外透露說,「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方案已經呈報中央,希望能夠將澳門證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納斯達克。」隨後,澳門金融管理局也對外透露出,該局已就設立一個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市場進行可行性研究。

當時這些消息迅速引起了輿論界的關注,澳門會否取代香港成為中國的離岸金融中心,突然成為了財經專家們討論的一個熱點話題。

有觀點認為,澳門的人均GDP高達8.6萬美元,遠超中國大陸的北上廣深,建立一個以人民幣為主的、離岸的、面向中小創企業直接融資的金融市場,有一定可行性。

但另一派的觀點則認為,澳門雖然人均GDP數據高,但其產業結構很單一,博彩幾乎是澳門唯一的支柱產業。在近30年間,博彩業在澳門GDP中的比重一直在持續增加,嚴重偏離了滋養證券交易所需要的條件。

此外,澳門在眾多方面都還嚴重依附於香港。澳元幾乎掛鉤港幣,即匯率與港幣實施聯繫匯率制度,按1:1.03比例兌換。同時澳門是自由港,沒有外匯管制,因而離岸人民幣、港幣,都可以自由出入;同時,澳門的金融也並不發達,幾乎是以代銷香港保險等金融產品為主。因此,與擁有成熟的證券市場和良好經濟制度的香港相比,澳門在短期內甚至難以挑戰港交所,遑論取代香港而成為國際性金融中心?

最關鍵的一個問題是,香港和澳門的法律體系存在根本性的差異,而這恰恰是香港能夠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而澳門難以做到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有大陸財經傳媒發文分析,香港的法律體系是普通法系,澳門則是採用葡萄牙遺留的大陸法系。這兩種法系最明顯和最基本的區別則在於司法權的不同。

普通法系強調衡平(Maxims of Euity)原則高於一切,其司法機構獨立性較高,有著一種保護私有財產及合同自由免受國家干預的傾向,也更重視基於普通人理性所做出的決斷,不太拘泥於法律條文,司法能動性較強,法區對投資者有相當充份的保護,所以實行普通法系的地區,往往金融市場、資本市場尤為發達。環顧全球,幾乎可以說:沒有普通法系統,便沒有金融系統。

大陸法系則是從屬於政府體系的法系,大陸法系更加依賴成文的法典和法律、法規,司法的獨立性和能動性等方面則無法與普通法系相提並論。#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