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要過年了,按照慣例,中國政府每年都要組織海外親共組織慶祝中國新年。政府關心海外華人,華人心繫祖國。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一種人文情懷,無可非議。然而,今年澳洲僑領黃向墨被取消永久居住權並遣送回國;美籍華人、中國國際航空公司駐紐瓦克國際機場前經理林英(Ying Lin,音譯),在沒有通知美國司法部長的情況下,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理人,在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的軍官指揮和控制下工作,被判緩刑5年;另外,這兩年「千人計劃成員在各國紛紛被抓、孔子學院到處被逐趕、親共留學生在學校受排擠等事件的發生,這無疑給海外華人敲響了警鐘,大家開始意識到,親共的風險是越來越大。

愛國的風險來自中共的邪惡

愛國為何還會有風險呢?其實,親共不等於愛國。正常的愛國是不可能會有風險的,其風險的源頭來自中國政府,也就是來自中共。

近幾年來,中共在國內倒行逆施、濫施暴力,如:在新疆建集中營、在全國各地強拆教堂、迫害法輪功修煉者、強徵強拆、迫害民主人士、打壓訪民、打壓民營企業家、強迫外國企業技術轉讓、綁架外國公民、利用高科技監控國民、在香港濫抓濫殺、大肆擴軍、投巨資建多艘航母等。

對外,中共不顧國際法,撕廢《中英聯合中明》破壞香港自治、違背入世承諾、南海造島、海外建多個軍事基地、聯俄抗美、與塔利班恐怖組織結盟、出兵伊朗和委內瑞拉與美國對抗等,同時,中共還借「一帶一路」之名在全球大搞紅色滲透,給世界各國的安全帶來嚴重威脅。

全球已拉開「剿共」序幕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中共的種種行為早已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公憤。近兩年來,全球各種「剿共」戰役紛紛打響。

2018年3月22日,美國宣佈以「中國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為由,依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高額關稅。中美貿易戰正式爆發。

2018年9月12日,聯合國將中國列入「世界最可恥」國家。中共一批高官被列入世界「人權惡棍」榜。

2019年3月21日,菲律賓兩名高官向國際刑事法庭提出控告,指控中國領導人犯有反人類罪行。理由是中國政府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採取武斷行動,剝奪了數以千計漁民的生計,並毀壞了環境。

2019年6月17日,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判定中共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大規模器官摘取,犯下反人類罪以及酷刑罪。法庭認定中共政權是一個犯有反人類罪的政權。

2019年10月17日,美國政府規定,要求所有駐美的中共外交官在計劃與美國聯邦或地方官員舉行會面時,或去教育、科研機構訪問時,必須事先通知美國國務院。此規定的目的是防中共滲透。

2019年11月27日,白宮發表聲明宣佈總統特朗普已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法案正式成為美國法律。隨後,英國、日本、荷蘭、加拿大、意大利、澳洲、德國、紐西蘭等紛紛跟進。一大批侵犯人權的中共和港府高官將受到國際制裁。

2019年12月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繼香港問題後再次就人權議題向中國政府施壓。陳全國等一大批迫害人權的中共高官將要受到國際制裁。

2019年12月4日,北約29個成員國在倫敦郊區瓦特福德發佈共同聲明,正式將中國列為頭號敵對國。

海外華人親共有風險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中共的倒行逆施不僅危害了各國安全,而且也給海外愛國華人帶來了風險。在美國的影響下,目前許多國家都掀起了「剿共」運動。華為在全球遭封殺就是其中的一個案例。

在這種全球「剿共」的國際大背景下,海外的親共組織幾乎都成了各國的「敵對勢力」,而這些組織舉辦的各種活動都將受到各國政府的嚴密監控。像過去打著五星紅旗在街上遊行、破壞法輪功遊行、中國傳統節日慶賀等活動,凡是有中共的影子,活動參與者就有可能被各國政府視為間諜或中共代理人。

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第3天,就有一名香港親共富商在美國遭遣返。可見,隨著各國「剿共」戰役的打響,接下來還會有更多親共華人被各國遣返或拘捕。因此,筆者希望海外華人一定要遠離中共,以免給自己惹來不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