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南昌虐打體罰學生事件在兩年前曝光之後,該事件還未得到徹底解決,志願者與爆料人紛紛受到威脅之際,近日,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與四川成都嘉年華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也被爆虐童。

網友微博舉報明聲聽力康復中心虐童

11月27日,微博網友「憂傷的少校」發佈了一篇文章《地獄裏的童年》,表示一位粉絲發給他影片與圖片(還有更多沒有發出來的),全部來自於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延慶後呂莊村3區1號)。

幾位曾在那裏實習的幼教向博主曝光了這所康復中心的內部實際情況。之後博主經過調查,證實粉絲陳述的是一個事實。

據爆料,這所聽力康復中心共有37名孩子,大部份都是聽障兒童,還有一名自閉症,兩名發育遲緩的兒童,共有教師9人,只有一人是正式老師,另外8人全部都是實習生。

爆料人還表示,親眼看到老師提著孩子踹屁股,之後還看見一個孩子被搧臉,搧出了鼻血,還有的老師騎在孩子身上打。園方則稱不打孩子、對他們太好就管不住。

此外,康復中心的環境非常差,可以用「噁心」來形容,孩子們的活動室散發著一股特別臭的異味與尿味,還有其它說不出來的味道,地上有好多飯粒被踩成泥,有時孩子們吃不飽,撿地上的飯粒吃。

在普通幼兒園都會有午點、水果,但是在這裏沒有,而且孩子們一天只喝一次水,有一次一個孩子跑到廁所喝馬桶水箱的水,結果還被打。

孩子們的被子上都是渣子,一股尿味,家長要來的時候換上乾淨的被子,走了換上髒的被子,孩子只能睡髒被子,沒有枕頭。

宿舍到了晚上是要放尿盆,尿盆的角落裏全是尿垢,都發紅了,又臭又髒。廁所的馬桶上很多時候都是粘著屎,地上也會有很多屎尿。

據了解,該康復中心收著家長的錢,還有政府的補助,還有社會上的志願者捐獻的各種用品,園長卻說自己沒錢,給孩子們買的新衣服穿一次放倉庫吃灰塵,水果放爛了都不給孩子們吃。

家長們把孩子放在這裏一般都是年託,而且家長半年來不了一次。家長一來換上好被子,孩子過生日,擺上零食,拍了照直接撤走,不給孩子吃。

曝光之後,據大陸媒體報道,11月28日,康復中心負責人巴恩州稱網絡發佈的影片和圖片確實是在該中心拍攝,為中心離職員工惡意發佈,中心不存在虐待兒童情況,部份影片是斷章取義發佈。

警方的通報則稱,目前,犯罪嫌疑人張某、李某某已被延慶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事件調查及相應處置工作正在進行中。

北京明聲聽力康復中心登記名稱為北京明聲教育諮詢有限公司。該公司以教育諮詢、組織文化交流活動為主營業務在延慶註冊登記,實際從事殘障兒童看護、康復等經營。

成都嘉年華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被曝如人間煉獄

11月23日,《南風窗》刊發《以拯救的名義,他們把孩子送進地獄》一文。報道稱,成都嘉年華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位於成都市郫都區新民場鎮,下稱「嘉年華」)是一家問題少年矯治機構。有7名學員舉報在該中心被體罰、虐待。

一位17歲的前學員小李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回憶,剛進去就被搜身強行理髮,曾被人拖著跑步磨破了褲子,隨時都有人跟著你,犯了錯甚至會被罰站整晚,在裏面6個月如人間煉獄。

另一位該中心前學員陳小姐也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她在裏面的遭遇。

陳小姐是2016年10月25日進入中心,當時她是一名職業高中的學生,由於經常在外面玩,被母親認為不學無術,在網上找到了這家輔導中心,以旅遊的名議將陳小姐騙了進去。

進入中心的大門內,母親謊稱自己上廁所離開,陳小姐被兩名教員從車上架下來,進到宿舍。

最初三天她可以在一旁觀看體能訓練,第四天開始她每天早6時起床早操,繞操場跑步5圈。

「由兩個老生把我夾在中間睡,防止我跑。既來之則安之,他們就用這句話跟我說,我當時很激烈,教導員說你不改好就別想在這裏出去。」陳小姐說。

早操結束之後是打掃衛生、疊軍被,早餐;之後還是跑步,站軍姿,然後是體能訓練,中午飯;下午則接著跑步、體能訓練;每天周而復始,一周只有一節課——心理輔導課,背關於人格障礙等方面的知識,以及《弟子規》等,如果背錯一個地方就會被罰。

「體能就是50個下蹲,50個仰臥,50個反覆跳,50個蛙跳,50個鴨步……,反正一組是250個,然後他會五百五百地給你罰,讓你做,我最多被罰兩萬個。」

陳小姐還透露,跑不動讓老生拖著你也得跑下來,她們女生部還算好一些,男生部體罰更嚴重。男生隊的隊員因為教導員責罰過份,曾發生過毆打教導員事件,據說那名學員也被教導員打得很慘。

「女生隊和男生隊的寢室就一牆之隔,經常是女生隊這邊晚上十點鐘睡了,男生那邊還要折騰到晚上兩三點,聽到他們在寢室裏面做體能、罰站、大聲哭等。」

據了解,在裏面的學員有叛逆的、還有失讀與精神病人,還有二三十歲的成年人,可謂是一個小社會,一般都是老生管新生,新生與新生之間不讓說話。

陳小姐在那裏待了一個月以後,覺得逃跑是完全沒有可能,自殺也沒有可能,只有既來之則安之,與教導員和老生搞好關係才會少遭罪。她在第二個月就當上了骨幹。

陳小姐在裏面待了八個月,她會給父母寫信,但是必須得寫在那裏生活得如何好,自己「改造」得如何好,她的父親認為她變好了,讓她回家。

「說白了我在裏面只是把表面功夫做好,教導員就會覺得你真的是改好了,就可以快點出去,因為在裏面我的一舉一動教導員都會向家長反饋。」 陳小姐說。

回家兩個月後,她的母親又給她送了進去,這次是輔導中心開車到家裏來接的,她出來之後也跟母親講了裏面如何體罰,「不是人待的地方」,但是母親根本不相信她說的。再次進去之後由於爺爺的去世讓她沒待多久回家了,這次她哀求父母不要將她送進去了,在那裏比坐牢還慘。

近日,該學校被媒體報道,她把此新聞給母親看,母親看後也大吃一驚,向自己的女兒說了一聲「對不起」,母女兩人冰釋前嫌。

陳小姐在採訪中一再向記者表示,在成都類似這樣的學校還有很多很多,她希望將她的經歷報道出來給其他人以警醒,希望家長們不要一時糊塗將孩子推入火坑裏。

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嘉年華」背後的企業為成都嘉年華健身服務有限公司(成立於2009年5月21日),註冊資本為100萬,法定代表人為陳德平,股東為陳德平與陳德鳳,實際負責人為一個自稱「潘曉陽」 (兩名股東是潘曉陽的親戚)的人。

而這個潘曉陽與2009年被舉報的成都市維爾彬青少年教育諮詢中心負責人潘昌全為同一人,潘曉陽是化名。潘昌全的真實身份是郫都一中在編教師。

豫章書院事件並未平息 志願者遭死亡威脅

2017年,位於江南南昌青山湖區的豫章書院被曝體罰、囚禁、暴力訓練、性侵等諸多問題,當時引起廣泛關注,許多志願者加入揭真相、為受害者討說法的維權之路。

但是兩年下來,豫章書院仍然正常辦學,目前更名為堂淵文。

舉報該書院的志願者則受到了死亡威脅,並收到一些恐怖圖片,使豫章書院再次引起外界關注。原豫章書院山長吳軍豹對界面新聞回應稱,其從來沒有授意誰去威脅過志願者,並稱其已心力交瘁,後面的事與其無關。

曾第一位曝光此事的豫章書院受害者向大紀元記者證實,他已在兩周前向南昌警方報案,案件現在還在取證階段。他自己確實遭到過威脅,志願者那邊也有被威脅,他是在網上有人警告他:「這件事還沒算完,等這件事過去以後再找你算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