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簽署香港人權法案後,香港民主派議員認為,特朗普簽署這一法案有四大意義。

11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簡稱,香港人權法)和《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裝備法案》。11月19日、20日,美國參、眾兩院先後通過了這兩個法案。

該法案旨在阻止破壞香港自由、人權、法治的現狀,制裁那些迫害香港自由、人權、民主的中共及港府官員。

11月28日,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有四大意義。

首先,這表達了美國關注香港對「一國兩制」的實施情況,美國看到它有走樣變形的跡象;也看到香港在實施當中出現了一些會令香港人的人權、自由受到影響的事情,比如警暴問題。

「因為這樣,我覺得這會對特區政府在未來處理香港事務上起了一定的震懾作用。它都要考慮到美國政府的反應。」胡志偉說。

其次,中共中央政府、特區政府,都沒有好好保護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一部份。結果引致現在西方社會對香港有那麼多的質疑。

他認為,這兩個法案通過後,其實是件好事,可以保護香港人的人權、自由利益,而且對香港、中國都有好處。

香港實施的資本主義社會制度,其全球金融中心、航運中心、貿易中心的地位,給由中共控制的極權、專制的中國帶來龐大的利益。

過去40年來,中國大陸地區引進外資,有一半左右都來自香港。即使到近年,大陸的經濟規模迅猛增長,從香港引進中國的外資總量比例仍然維持在54%左右。

作為貿易中心,去年,香港和中國大陸之間的貿易總額達到7,000億美元,相當於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總額。

除外資、貿易外,香港也是中共獲取西方先進技術的主要通道。

第三,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也是保護美方的利益。

胡志偉表示,美國給予香港特殊的待遇,把香港視為「特別關稅區」,是因為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法案後,港府、中共政府28日分別說,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干涉香港內部事務」等等。

但胡志偉表示,港府不要處處將人標籤成干預所謂的內部事務,這些態度其實是無補於事的。「因為香港是國際城市,有很多的持份者,美國在香港的經濟利益都不少。」

據美國國務院的數據,2018年,美國有8.5萬名公民居住在香港,在港經營的美企多達1,300多家,其中包括幾乎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公司。

他說,美國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不僅保護香港人的人權、自由權利,另一方面也保護美國自己國家的權益。

德國聯邦議院議員、人權委員會發言人鮑澤(Margarete Bause)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共政府不能在香港、新疆問題上要求國際社會「不干涉內政」。因為人權事務不是單純的國內事務。一個人不管生活在甚麼地方,他都擁有人權,有著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等等權利。

鮑澤強調:「這不是國內事務、不是內政,而是國際法事務、國際社會事務。」

第四,法案也會影響到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曾警告北京當局,如果中共在香港上演另一次六四屠殺事件,他就很難與中共當局簽訂貿易協定。

胡志偉表示,香港人權法通過後,「我覺得,這當然牽涉到中美貿易戰之間的關係,那個談判的協議可能會被重新拉開也說不定。這個會對香港或者全球經濟可能有一定的影響。」

他認為,特區政府沒有正視到這種變化,香港應如何自處、去應對這種局面;很遺憾特區政府用很守舊的方式,除了批評之外,沒有將這一次的中美貿易戰對香港的經濟影響放在很重要的地位來考慮,沒有新辦法。

港府現在沒有甚麼辦法處理香港局勢,只是給港人一些小恩小惠,給個優惠、拿個輔助。「這些其實是沒有辦法解開那個困局。甚至我覺得困局的根源在哪裏,它(港府)都還不知道。」胡志偉說。

11月24日剛剛落幕的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大獲全勝:在452個議員席位中,民主派一舉奪得388席;而親共的建制派大敗,只取得59席,而選舉前其擁292席位。

胡志偉表示,區議會的投票告訴特區政府,特區政府的管制實在太令人不可以信服,警隊出現的警暴問題令人非常不滿。港府必須正視其信任度已跌至2點多分的現實(滿分10分),其實是不能夠管制的。

他認為,改組政府、改組警隊、回應民意,展開全面的調查警暴問題,才能令社會重新回歸凝聚、共識,在當前貿易戰的困局下,這是一個很迫切的課題,不可以再拖了。

對於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法案時,同時還發了一個聲明說,「我簽署這些法案是出於對習主席、中國和香港人民的尊重」等問題,胡志偉表示,其實這是特朗普總統的「一個提醒」。

「如果香港做得好的話,香港仍維持其國際地位,成為一國兩制的示範單位的話,其實對大陸起的作用、對習近平、對中國的未來都是有好處的。」胡志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