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6月至今,香港人一直在抗爭。通過這場運動,香港人也越來越認清中共,「天滅中共」的標語遍佈香港大街小巷。針對這場運動,中共媒體不斷掩蓋此期間發生的事實、抹黑抗爭者,比如選擇性曝光、責任推給他國、情緒化評論等等。

由於中共掩蓋真相太多,本文只取其中幾個時間節點(如6月12日,7月1日,7月21日,10月1日)的重要事件來看中共是如何把香港抗爭者抹黑為「暴徒」的。

2019年10月17日,灣仔修頓球場,天滅中共的標語。(周勝/大紀元)
2019年10月17日,灣仔修頓球場,天滅中共的標語。(周勝/大紀元)

2019年10月12日,香港民眾反緊急法遊行。在油麻地中華書局「天滅中共」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0月12日,香港民眾反緊急法遊行。在油麻地中華書局「天滅中共」標語。(宋碧龍/大紀元)

中共媒體全面封殺 港府態度詭異

6月9日,民陣發起、有103萬港人參加的遊行,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又稱送中條例、引渡惡法)修訂。但是港府未理會民眾意願,當晚11點,港府發出新聞稿,宣佈《逃犯條例》將如期於6月12日在立法會進行二讀辯論。

不得已,6月12日,4萬名港人包圍立法會大樓,迫使原定舉行的二讀被延期。全副武裝的警察發射150枚催淚彈及有殺傷力的20枚布袋彈和數枚橡膠子彈,暴力驅趕手無寸鐵的和平抗爭者的民眾,當日有72人受傷,其中2人傷勢嚴重。

2019年6月12日,大批反修例的香港市民包圍立法會大樓和佔據街道示威,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12日,大批反修例的香港市民包圍立法會大樓和佔據街道示威,抗議《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12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衝突升高,警方下午在立法會旁對示威者施放至少10枚催淚彈和多次射擊橡膠彈,造成多人受傷。(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6月12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衝突升高,警方下午在立法會旁對示威者施放至少10枚催淚彈和多次射擊橡膠彈,造成多人受傷。(宋碧龍/大紀元)

6月12日傍晚的記者會上,香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將包圍立法會大樓定性為「騷亂」,後來(13日)其又強調是「暴動」。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則形容抗爭者是暴徒,又形容情況是「暴亂」。警務處發出的標題稱之為「暴動」。

晚上8時許,特首林鄭月娥發表電視講話,三度形容當日活動是「暴動」行為。

這個時候,中共央視、新華社及《人民日報》等官媒集體噤聲,全部刻意避談和淡化,對運動起因也是語焉不詳,社交媒體也全數封殺,任由一些自媒體斷章取義並放大「暴力」。

僅剩的中共喉舌媒體通報及其海外版則歪曲事實,在不提遊行人數的前提下,稱是「反對派勾結西方勢力」,還刻意強調親中組織所宣稱的「70萬人」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支持。

6月1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時稱之為暴動。6月10日凌晨《環球時報》以「反對派勾結西方撼動不了香港大局」為題發社評,將矛頭指向美國,「西方一些勢力給香港反對派打氣」。當天,耿爽在記者會上迴避遊行問題,指稱中央反對「外部勢力干涉香港」。

由於港府的「暴動」「暴徒」定性,港人後來的抗議口號中多了「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吶喊;訴求中也多處一條——「撤回暴動定性」。

6月15日,林鄭月娥在衝突後首次開記者會,稱「暫緩」修例,對於是否撤回暴動定性時態度強硬。

6月16日,民陣再發起、有200多萬港人再次走上街頭,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而不是暫緩,並要求撤回6.12暴動定性、追究港府6.12開槍暴力鎮壓市民的暴行。

可是港府依舊不顧民意。

6月16日遊行市民塞爆銅鑼灣邊寧頓街。(林怡/大紀元)
6月16日遊行市民塞爆銅鑼灣邊寧頓街。(林怡/大紀元)

6月17日晚,盧偉聰見傳媒時,又解釋,形容6月12日「暴動」是指某些人的行為涉嫌干犯暴動罪。6月18日,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對暴動定性再次解釋,稱自己和盧偉聰均沒有認為、亦沒有說過參與6.12活動的集會人士,特別是學生是暴徒。

一直到7月2日凌晨,林鄭再見記者時,仍然決口不提「暴動」二字。到7月9日行會復會前,林鄭月娥見記者時說,從未就6月12日的事作出暴動定性。

可是7月12日,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曝光警方發出的《禁止集會通知書》,信中,警方明確將6.12包圍立法會「定性為暴動」。故岑子杰認為,林鄭月娥及盧偉聽一直說謊。

中共媒體選擇性報道 抹黑港人

從6月初到6月底,無論港府對「暴動」定性的說法如何變化,中共媒體幾乎不提香港發生的事情。7月1日起,中共媒體一改此前「噤聲」態度,開始大量造假宣傳、抹黑香港抗議活動。

7月1日下午,民陣又發起、有55萬港人參與遊行,要求港府回應民眾訴求。港府依舊不聽民意,港人明白背後是中共在操控。

傍晚,大批抗爭者聚集在立法會,大批警察在立法會大樓內進行戒備。可是,晚上近九點,警方突然撤離,抗爭者也打開鐵閘,闖進立法會大堂,並佔領3個小時,以示議會不反映民意,並宣讀五大訴求——撤回修例、收回612暴動定性、撤銷抗爭者控罪、追究警隊濫權、真普選。

可是當抗爭者基本都離開立法會時,警方突然在立法會外開始清場,施放多枚催淚彈。

外界指警方此舉是為抗爭者設局。

抗爭者之前進入立法會後,將原本掛在會議廳的香港區徽塗污,並在牆上寫著「太陽花」、「釋放義士」、「取消功能組別」、「反送中」、「真普選」等字句。大部份親共建制派議員(例如何君堯)會議廳桌上的文件等被撕毀,親共的立法會現任主席梁君彥和前任主席范徐麗泰的畫像被破壞。

7月1日,部份港人衝入立法會大樓、並一度時期佔領立法會會議廳。(蔡雯文/大紀元)
7月1日,部份港人衝入立法會大樓、並一度時期佔領立法會會議廳。(蔡雯文/大紀元)

隨著抗爭者一同進入立法會大堂的香港記者軻浩然描述,進入立法會後,地上已是「一片狼藉」,疑似警方此前所為;有人想觸摸藝術擺設,被大聲喝止;抗爭者在櫃子上、地下餐廳均貼上多張「切勿破壞」的紙條;即使是拿了雪櫃內的飲品,抗爭者在雪櫃外貼紙寫字,並留下鈔票。

7月2日凌晨4時,林鄭月娥率高層在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稱抗爭者當晚的行為是「暴力行為」。

當天,中共央視在半小時的新聞聯播中,播放了9條、超過8分鐘與香港有關的新聞,佔當日節目總時長的四分之一,有7條是中共各方,如港澳辦發言人、外交部發言人等譴責1日晚上的衝擊,稱為「暴力犯罪」。但報道並未播放當天55萬人的大遊行,以及抗爭者進到立法會後未破壞藝術擺設的真實情況。

《香港經濟日報》7月4日刊登文章稱,有消息指,央視《新聞聯播》的處理手法十分罕見,目的是將此事件升級到「衝擊一國兩制的底線」,將此事影射到複雜的中美等國際政治角力中去。

除了中共央視,央廣、人民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等官媒,以及廣東官方有線電視等,將抗爭者稱之為「極端激進份子」或稱「暴徒」,「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等。

原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祝聖武曾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國內媒體的抹黑是全方位的,就是對學生的任何稍微激進一點的行動,它們就加以大肆攻擊和抹黑。

他說:「這哪裏有暴徒?『只有暴政,沒有暴徒』。」「真正的暴力是共產黨故意的傷害行為,他們全副武裝到牙齒,拿著警棍,腰裏別著槍,老百姓怎麼去表達自己的訴求?我不認為他們是暴徒,他們是合法的、合理的,非常理性地表達自己的訴求。」

中共只報中聯辦遭塗抹 不提元朗襲擊

7月21日下午,43萬港人「反送中」大遊行後,約5時許,一批抗爭者佔據海富中心對面的夏愨道,香港警察總部外也有抗爭者聚集,還有部份抗爭者向中環方向前進。

7月21日,遊行隊伍經過銅鑼灣SOGO百貨。(李逸/大紀元)
7月21日,遊行隊伍經過銅鑼灣SOGO百貨。(李逸/大紀元)

約晚上7時許,部份抗爭者在西環中聯辦門口外聚集。有抗爭者向中聯辦門口的錄像頭噴漆,將其招牌塗污,並向其扔雞蛋。有的敲打鐵閘門,要求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出來。還有抗爭者發現中聯辦內有人向外拍照,於是用雷射筆射向中聯辦。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並以黑漆塗污。(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並以黑漆塗污。(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並以黑漆塗污。(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並以黑漆塗污。(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將中共國徽塗污。(藍天/大紀元)
2019年7月21日,大批反送中港民聚集在香港中聯辦,將中共國徽塗污。(藍天/大紀元)

香港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稱,抗爭者的做法是為了表達對中聯辦在港干預、插手的憤怒,但主要仍是以破壞物件為主,未見傷人、衝擊或硬闖等行為。

晚上8時許,防暴警察在中聯辦附近清場。約晚上10時,警方在上環狂發催淚彈清場。而在元朗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暴力襲擊事件——大批手持棍棒的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一帶暴打抗爭者和傳媒記者,造成45人受傷,包括孕婦、立場新聞女記者、自由傳媒人柳俊江、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等。

7·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中共出動黑社會攻擊示威者。圖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擊示威人士、記者,多人受傷流血。(影片截圖合成)
7·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中共出動黑社會攻擊示威者。圖為香港白衣暴徒在元朗攻擊示威人士、記者,多人受傷流血。(影片截圖合成)

7月21日晚,元朗西鐵站一帶有白衣人持棍棒追打反送中遊行人士和普通市民,導致45人受傷,震驚全城。(影片截圖)
7月21日晚,元朗西鐵站一帶有白衣人持棍棒追打反送中遊行人士和普通市民,導致45人受傷,震驚全城。(影片截圖)

當時,有市民報警,然而警方或熱線不通,或說不好出街;後來白衣人散去後,警方才抵達現場;等到了現場,警察亦未對白衣人進行搜捕。

外界認為,警方與黑社會勾結,縱容真暴徒行兇。警方否認勾結,但也未對白衣人進行拘捕等,形容這是一場源於政見不同的「打鬥」和「紛爭」。

香港《蘋果日報》7月24日報道,此次事件中聯辦難逃干係,涉在背後下達「動員令」,命令鄉黑勢力行動。而中聯辦正是7.21元朗鄉黑暴徒襲擊市民的幕後黑手。

針對7月21日香港發生的事情,中共喉舌及其它媒體,只是報道中聯辦被塗抹,且將此事升級到民族問題;對於元朗白衣人(真暴徒)毆打市民以及43萬人遊行抗議隻字不提。

如當天,人民日報海外版俠客島稱「國徽蒙污,暴力升級,這豈是香港?」,新華時評「民族感情不容傷害 中央權威不容挑戰」等;7月22日微博熱搜榜上排名前三的話題中一度出現兩條中共喉舌的評論。

端傳媒披露,7月23日,微博又把「衝擊立法會」「破壞公物」「毆打警察」「發現爆炸物」「污損國徽」等圖片集中起來做成影片,且放在置頂位置。

這些圖片中,未放入上萬民眾和平遊行抗議等部份。中共就是用這種斷章取義的方式抹黑抗爭者,誤導大陸民眾。

元朗區議員黃偉賢及麥業成曾證實,白衣人襲擊市民事發前,警方已知道可能會有人襲擊市民。而近期,南韓KBS電視台播出一名香港警察的訪問片段中,該警察透露,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時,警察約40分鐘後才到達現場,這是警隊高層向元朗警區下的命令;希望可以營造一個無警時份,令市民覺得要依賴警隊,是政治層面上盤算。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河北維權律師張玉晨表示,他仔細查過「元朗事件」的前因後果,感覺這些人目的明確,擔憂中共當局將國內常見的「維穩」模式,移植到香港,即甚至冒充維權人士製造混亂或製造暴力場面,給警方鎮壓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