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圍攻理工大學以來,不少示威學生由於中了水炮車的不明液體等原因,出現低溫症狀,不得不身披錫箔紙保暖。而中共喉舌竟然污衊他們是毒癮發作的癮君子,遭怒轟「國家級媒體的抹黑手法如此下作」。

11月21日,中共喉舌環球網與《人民日報》官方推特先後發佈文章稱,香港理工大學校園留守者出現「低溫症」,「完全是毒癮發作」,並稱「暴徒已不止一次被曝涉毒」。

公開資料顯示,所謂低溫症又稱失溫症,人體散發熱量的速度超過產生熱量的速度。造成原因第一常見是在極低溫的環境中,可能與潛在疾病無關。例子包括冷暴露或過度勞累,嚴重可導致死亡。

BBC採訪留守者的報道稱,抗爭者「擔心警方趁凌晨時分攻入校園,因而通宵達旦留守室外,終因抵受不住寒風而臉青唇白」。

而更多信息顯示,抗爭因為被港警水炮車射中的藍色水、或其它不明氣體而導致低溫症。

11月18日,西藏作家唯色在推特上轉載了一段《來自香港的早安》音頻,是當天早上在理工大學內的香港朋友傳給台灣作家林立青的訊息。林立青拜託大家好好聽完,「我無法寫出任何文字,只能將這段語音上傳。」

當天凌晨5點,外面還在打。這位香港朋友陪她的同伴去Medical Center,同伴中了藍色水和橡膠彈。而這裏幾乎已經沒有醫生了,因為醫生留在這裏也是「暴動罪」。

她說,「大家真的很累。從昨天晚上開始打,今天早上11點又開始打,完全沒有停止過,打到現在……很多人中了藍色水,中了藍色水其實很恐怖,全身都在發抖,然後很多人就有低溫症了。因為他們一直在洗身體,真的抖得不得了。他(Medical Center一個男生)一直在問,『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政府,為甚麼那麼殘酷?到底我們做錯了甚麼事情,要得到這樣的懲罰。』」

「他們中了那個藍色水很痛……警察一直在攻,每次水炮車來的時候,很多人就迎過去扔燃燒彈。其實不管是催淚水還是藍色水,都是非常恐怖的,你中了會非常刺痛,因為它加了很多到現在還不知道的化學成份。每次水炮車一走,我就會聽到很多人一直喊First Aid(急救員),因為很多人都受傷,看到一個人抬走,傷得很重,因為他們很痛,真的在喊很痛……這裏真的是一個戰場的感覺。」

日前,唯一留守理工的廚師施先生也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抗爭者)睡覺得時候不敢脫掉裝備,鞋子不敢脫。「他們的鞋子、襪子都是冷的藍色水、催淚水,那是甚麼水啊?你碰它一點都刺痛,他們不敢脫掉,他怕要逃跑。12歲,全身裝備……」

另據法廣網報道,19日早8時許,理工大學「李兆基樓」(Y-core)底部地區漏出不明氣體。當時有大概30至40人在該地區聚集,大部份人出現低溫症症狀。救護員用毛墊及錫箔紙包裹患者身體,為他們保暖。

抗爭者:自由比經濟更重要

更為卑劣的是,中共喉舌的文章還嫁接了一段不明身份人員吸毒的影片,栽贓抗爭者涉毒。文章繪聲繪色地描述,「吸過毒後,他們(指抗爭者)會繼續走上街頭,藉著毒品給他們帶來的興奮狀態,更加瘋狂地攻擊警察和無辜市民、打砸店舖、封路堵路、焚燬地鐵……」

其實,已有很多影片等證據表明,破壞港鐵設施的是喬裝抗爭者的黑警所為。而真正的抗爭者只會針對紅色商店、中資銀行,他們認為那些支持中共或港共對付港人的。而堵路則是為了抵擋防暴警瘋狂推進和令水炮車拋錨。

日前留守理工的Amy對香港大紀元記者表示,很多市民會覺得抗爭者在搞亂香港的經濟,對某些店舖做所謂的「裝修」,可能是貼文宣或者是對一些有紅色背景的或者是曾經譴責過抗爭者的商舖會造成相當程度上的破壞,很多市民就會很不理解我們的行為。

「但是在很多抗爭者的眼中,其實自由是比性命更重要,自由當然也比經濟民主更重要,所以我覺得這是大家價值觀不同(的原因)。」她說,「我希望他們不要一直被自己的價值觀擋住了,希望他們可以嘗試聆聽我們的聲音,聆聽我們去做的背後的原因,然後再選擇究竟是支持、中立或是去批評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