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恐怖、很恐怖的景象,我想我這輩子也不忘記。」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說,警方像圍城一樣圍攻理大,慘烈的情況就像一場屠殺。但他相信理大學生及香港人都不會因此被嚇怕,會繼續爭取應有的權利。

胡國泓在理大留守了10天,11月23日傍晚6點左右,他在校方協助下走出校園,隨即被帶上警車,前往紅磡警署。

胡國泓離開前說,經歷數日,大部份抗爭者已經離開,學生會支援工作已經完成。他預計警方會以暴動罪拘捕他,但他相信理大學生及香港人都不會因此被嚇怕,會繼續爭取應有的權利。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說,警方像圍城一樣圍攻理大,慘烈的情況就像一場屠殺。(大紀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胡國泓說,警方像圍城一樣圍攻理大,慘烈的情況就像一場屠殺。(大紀元)

胡國泓從13日起已經留守理大,親歷在理大發生的這一場慘烈抗爭。日前,他在理大校園內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近期的所見所聞及所想。

他回憶說,17日,大批防暴警察在校外的街道上與理大的抗爭者對峙,警方發射催淚彈、出動水炮車。18日清晨5點多,警方攻入校園,一直持續到早上8點多,警方開始把催淚彈射入了校園裏。

留守在校園裏的胡國泓看到這一幕感到吃驚、難以理解,「校園不就是唸書的地方嗎?警方為甚麼把催淚彈射入來了?」

「我還記得我那時就在圖書館門口,看到幾十名拿著真槍實彈的警察站在我前面,揮舞著他們的武器,然後押著讓我走。」「過了幾秒鐘,當我退了幾步,然後就射了催淚煙,那些橡膠子彈就在我前面飛過,射向我們學生,有部份是我同學。」

胡國泓說,那天一大早,有很多同學在那個地方等著上課,但是他們就面對著催淚煙及橡膠子彈。「我只能夠說這不是一個我能想像在香港發生的事情。」

「我在這個校園裏面唸書念4年,我從來沒有想像過,會有兩、三架的水炮車和裝甲車在那裏橫衝直撞,他們是撞向那些人群,不顧一切的希望把那些人給趕走,也不顧他們的生命安全。」

「很恐怖、很恐怖的景象,我想我這輩子也不忘記。」胡國泓說。

他說,自己喜愛的校園變成這樣,令人感到非常心痛。這也反映出香港警察的不擇手段,為達到他們的目的,不惜把其他人所珍視的給破壞掉。

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學成為抗爭戰場,現場彈如雨下,宛如戰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學成為抗爭戰場,現場彈如雨下,宛如戰場。(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警方像圍城一樣圍攻理大,「這幾天更加慘烈的情況,對我來說就像一場屠殺。」胡國泓說,香港警方不僅是殺害學生們的身體、生命,「而且殺害這一代人對於未來的想像跟希望」。

香港警方近日在理大已拘捕或登記大約1100人,其中300人不滿18歲。過去幾天來,已有200多人被控暴動罪,最高可入獄10年。

胡國泓說,學生不是暴徒,他們是被逼上反抗路的,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如果學生不走出來、不發聲,他們面對的就是失去未來的想像和希望。

但是學生走出來發聲了,不僅訴求得不到港府回應,還要面對港警用誇張的武力去打壓他們,學生們被逼著保護自己,「他們其實不是在攻擊,是在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保護香港的未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