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日6 點,《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參議院「一致通過」了。同時通過的還有另一項法案:禁止美國向香港警方出售某些武器。

20 日,中共6個部門接連發聲,批評美方干涉中國內政。

美國調整自己的對港政策,中共為甚麼說美國干涉中國內政呢?《 香港人權法》讓北京著急的是甚麼?

六部門齊發聲 中共真急了

中共抗議都是以干涉內政作為基調。中共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召見了美駐華使館內務官,又是表達不滿,又是抗議,甚至揚言報復。不過有一點挺奇怪,按說應該召見大使表達抗議,但是卻只召見了一位內務官員。

外交部發言人還揚言,美方必須立即阻止這個法案成法,否則中方將「採取有力措施予以堅決反制」。

此外,中共港澳辦、中聯辦、駐港公署、人大外事委、政協外事委也都批評美國。敦促美方「懸崖勒馬」,不要做「損人不利己」的事,「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否則「自食惡果」等等。

看這張牙舞爪的架勢,中共真是急了。

美國一次通過兩項法案

香港人權法被外界最為關注,通過前已經獲得了50 位兩黨議員聯署支持。這項法案需要與眾議院版本整合,之後交給總統簽署。特朗普將有10天時間作出決定。

估計特朗普簽署的可能性比較大。首先兩院一致通過,這是民意反映。如果簽署,會贏得更多民意。其次,國會一致支持的法案,就算總統否決,也會自動生效成為法律。

另一項通過的法案是由幾名跨黨議員聯手推出的。法案要求禁止美國向香港警隊出口某些武器裝備,包括催淚彈、胡椒噴霧和手銬等等。

中共最擔心 人權惡棍被問責

美議員魯比奧在法案通過後表示,參議院向港人傳遞了一個「清晰訊息」。已經聽到港人的訴求,會與港人站在一起,對北京破壞香港自治「不會袖手旁觀」。將追究中港官員侵蝕香港自治和侵犯人權的行為。

美議員布萊克伯恩表示,中共位居世界最惡名昭著的人權侵犯者榜首,過去幾個星期給香港帶來了「極端的恐怖」。北京需要知道,美國把焦點放在了「問責」上,「沒有問責,就不會有改變」。

兩位議員都說到一點:追究問責,這是中共官員最害怕的。因為他們都是按照上面指令做,不用承擔責任。不管做了多少侵犯人權、傷天害理的事,也不管老百姓的死活,5年任期一到,到別的地方任職了。

但香港人權法重點就是問責追責。它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提交報告,評估港府的自治情況,評估是不是繼續給香港特別待遇。

同時擴展了制裁對象範圍。凡是任意關押、酷刑或強迫認罪、屢次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嚴重侵犯其他國際認可人權的人士,都在制裁之列。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指出,以前中共官員犯罪,包括侵犯人權,都躲在制度後面。現在要個人負責了,誰都得三思而行。

如果確認哪些官員侵害了香港人權自由,不僅被禁止入境美國,他們在美國的資產也將被凍結。試問中共港共官員,有多少在美國有海外資產?有多少家人、子女在美國定居?

這是北京著急的一個主要原因。如果官員都擔心被美國制裁、不再死心塌地為中共賣命,人人都不再執行中共的指令,或者陽奉陰違,時間一長,中共的統治力就會減弱,政權也將不穩。

所以說,《 香港人權法》就像是一枚核彈,對中共、港共官員震懾力和殺傷力都是相當大。

這也是中共極力封鎖消息的原因。中共雖然官方反應強烈,但是卻嚴控民間輿論。網民不得不各自想辦法,表達自己的立場。有廣東自由派人士表示,「今天加個菜」,也有說「今天喝兩杯」。

《 香港人權法》 藏「三暗器」讓北京著急的,還有經濟方面的原因。

首先,香港如果失去特殊地位,中國經濟受衝擊將不可避免。香港對中國經濟的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去年71% 的外資是來自香港的國際資金。大陸企業在香港籌資350億美元,創下11年的最高點。大陸銀行的海外業務,包括人民幣交易,主要是通過香港處理。

當香港失去金融特殊地位,中國經濟勢必會受到殃及。

其次,中國科技產業將受到嚴重衝擊。香港雖然主權移交大陸,但它一直擁有獨立關稅地位。而中共不僅把香港當作金融窗口,還利用香港為大陸引進關鍵的技術。

如果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地位,美國將不再向香港輸出關鍵技術和材料。就是說,間接對中國關上了引進高科技的窗戶,這對中國高新產業發展和轉型都將有很大的衝擊。

第三,讓美國擁有了更多的籌碼。如果美國以人權之名,經濟制裁中國(中共),變相打貿易戰,美國在道義上已經贏了一局。

經濟學人智囊分析師馬志昂表示,中美之間除了關稅之外,貿易戰還可能在科技金融領域升級。而《 香港人權法》,就是美國金融經濟打擊中共的一個新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