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和香港抗爭已成為中共面臨前所未有挑戰之象徵。現在香港問題遠遠沒有解決,6 月12 日警方開始使用暴力以後,性質變了,程度也變了。而大多數抗議者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而且確實港人的抗爭沒有停下。

香港實施的政策其實是中共的,港府還沒有那個權力和力量。中共在香港以外的動作更大,主要是污名化的宣傳戰、信息戰、公關戰等,等於在世界上全面出擊,有些雖以香港政府出面,但實際還是中共自己。

中共在國際上的目標現在是阻止美國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因為這個法案對中共的政治、經濟、統治集團的利益都是至關重要的,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賭王的女兒何超瓊去聯合國,她講的話和中共官方一模一樣,是中共一系列公關活動的一部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希望美國不要推動「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

誰都知道何超瓊是中共政協委員,是中共統戰系統的,也就是說,她不是港府派出來的,是中共派出來的。賭王的女兒,怎麼可能讓全世界去買她的帳?因為她的身份就不值得信任。所以,中共連令國際社會能夠有一點點相信的中立的人都找不出來替它說話,這樣的公關是沒用的。

中共是一個政權,是在國際上要用所有可能性去壓別人的一個政權,它有幾乎是取之不盡的資源,因為它花錢沒有人能管,而其它國家花這麼多錢去收買去做這些公關,是要被民眾監督的。

香港的抗議者的公關力量和中共是不成比例的。港人根本沒有組織,所有的公關行動到現在為止都是個人行為,是真正的民間外交。但就是這樣寥寥無幾的幾個國際公關已得到了美國參眾兩院兩黨的大力支持,支持這個法案。

中共只能不停地抗議和威脅,但是無人理會它。這個是典型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它可以在中國大陸造謠,但是在國際上沒有人相信它。

從另外一個角度,從美國現在的民意、輿論、媒體、政治氣氛方面來看,中共能夠影響、阻止這個法案的渠道和可能性都非常小,它完全是一個價值體系的對立和衝撞。所以,中共是越出面越使得美國國會容易通過。

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的內容很多,最被人關注的一個是,要美國政府每年去檢視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的條件還具不具備,如果不具備,就要取消它的獨立關稅。一旦香港失去了獨立關稅地位,也就不可能保留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這對中共絕對是貿易戰以外的另一個更沉重的打擊。

另一個就是制裁。制裁在香港壓制公民基本人權的中港官員,制裁措施包括禁止進入美國和凍結其在美國資產。這一施條實起來可能更快、更多。對官員個人的震懾作用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