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人們時常討論假新聞和假消息。這些假消息幾乎總是讓某人或某事,遭到不應有的非議。然而,假消息不只有這樣的作用,有時,它甚至可以為某個對象,形塑出積極正面的形象。

隨著俄羅斯或前蘇聯的情報單位將虛假信息的技巧發展為他們所謂的科學,假消息不只能讓某人陷入困境,同時也能讓某事或某人(通常是現任領導人)得到正面的評價。

目前看來,中國(中共)正在進行類似的虛假宣傳,尤其是在碳排放和氣候變化方面,並且已經進行一段時間了。

在2007年,當中國(中共)指責美國造成全球暖化時,美國前副總統阿爾·高爾(Al Gore)即回應:「他們說得很對。」

據美聯社報道,高爾說:「像中國這樣的新興經濟體,有理由拒絕削減溫室氣體排放,直到像美國這樣的碳排放量多的國家,為解決問題做出更多努力。」

2011年1月,高爾出席了北京的國際城市發展論壇(GUDF)。他稱中國共產黨政府在減碳措施上「異常成功」。2017年12月,高爾稱許中國新興的「碳排放交易」是「全球永續革命正在進行的一個有力信號。」

2011年1月,高爾出席了北京的國際城市發展論壇。他稱讚中國在減碳措施上「異常成功」。(Getty Images)
2011年1月,高爾出席了北京的國際城市發展論壇。他稱讚中國在減碳措施上「異常成功」。(Getty Images)

一年後,高爾在波蘭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又再度讚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上的領導能力,並稱中國是「有希望實現《巴黎協議》的少數幾個國家之一」。他繼續解釋說,中國已超過再生能源方面所訂下的目標。

2011年,有「氣候暖化研究之父」之稱的退休NASA科學家詹姆斯·漢森(James Hansen)說,中國是讓世界避免全球暖化的「最大希望」。他甚至呼籲,為讓美國跟上中國的減碳步伐,應該抵制經濟發展。2015年,漢森再次表示,他期望中國能成為減少碳排放的領導者,承擔美國所不願意扮演的角色。

在環保主義者裏面,不只高爾(Gore)和漢森(Hansen)幫中國說好話,他們在這個話題上還發表過多次的演說。這些人的說法,也讓對抗全球暖化的人們在談及中國共產黨時,有了類似的論調。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自2006年以來,中國的碳足跡已高居世界第一。根據「全球碳地圖」(Global Carbon Atlas)的數據,2017年,中國佔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27.2%。此外,中國還是世界上最大的甲烷排放國之一。實際上,甲烷的溫室效應比二氧化碳強34倍。

中國的問題是燃煤。中國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板製造國,但其中有許多是為出口而生產的。且中國有很多太陽能發電站都在偏遠地區,距離大城市相當遠,導致太陽能佔用電量的百分比相當低,實際上發電仍以煤炭為主。中國既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產國,又是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費國,其產能正在不斷擴大。從1985年到2016年,煤炭提供了中國約70%的能源。當然,這也讓環境付出了很高的代價。

煤炭的碳排放量是其它化石燃料的兩倍。儘管中國報告說,自2014年以來煤炭使用量有所下降,但中國的煤炭消耗量,仍超過世界其它國家的總和。根據中國電力(ChinaPower)的數據,截至2017年,煤炭佔全國能源使用總量的60%以上。

就在去年,中國(中共)政府批准了七處新煤礦的開發。這意味著在2017~2018年之間,中國新增了近2億噸的新煤礦開採量。緊接著,今年中共當局在全國各地又為17個新煤礦項目分配了資金。

根據預估,2019年上半年中國的碳排放量增長了4%。同時,中國的煤炭需求增長了3%,石油需求增長了6%,天然氣需求增長了12%。

為了將煤炭運送到用煤地區,今年9月,中國剛剛開通了全中國最長的運煤鐵路「蒙華鐵路」。這條鐵路總長超過1000哩,負責「北煤南運」,預計每年從北方礦區向南方工業中心運送2億噸的煤炭。

煤礦產能與運煤系統的擴張,都預示著中國的空氣質量將會繼續惡化。然而,目前中國的空污問題已是相當嚴重的問題。最近,中國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所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中,許多的受訪者將「污染」列為他們最關心的事務。煤礦業的擴展也表明,在應對全球氣候暖化上,中國不該被列為典範。

當然,為了成功宣傳假消息,中共當局必須禁止批評。最近,中國氣象局發佈法規,禁止官方氣象機構以外的任何人進行天氣預報。違者將被處以近8,000美元的罰款。

更令人不安的是,2015年一位前央視記者發佈了長篇紀錄片《穹頂之下》,它被稱為中國版的高爾氣候變遷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網上觀看了《穹頂之下》,並看到片中對中共政府容忍惡劣空氣品質的批評。然而,在該影片發佈的一周內,中共宣傳部下命令將影片從所有網站撤下。

不能允許公開討論,尤其是禁止對政府的批評。甚至連中國的擁護者,在稱頌國家環境成果時,所引用的「進展」也具有誤導性。

關於中國所設立的「目標」,是承諾降低「碳排放強度」(carbon emission intensity)。但實際上中國並未設定碳排放上限。「碳排放強度」是指每單位GDP所帶來的碳排放量。因此,只要有更多的經濟活動,總排放量可能會繼續攀升。同時,中國仍將達成目標,但這與西方國家希望達成的目標,有很大的區別。

這是一個美麗的虛假信息。事實上,中國正在使用最便宜的能源,並積極地追求經濟發展。同時,它卻可以聲稱達到了環保目標,並讓西方的「專家」指出,中國是承擔環境責任的典範。

作者簡介:

隆納·J·裏希萊克(Ronald J. Rychlak)是密西西比大學教授,並擔任傑米·惠特頓法律和政府主席。同時,他也寫了許多著作,包含:《希特拉、戰爭與教宗》、《虛假信息》(與伊恩·米海·佩斯帕合著)和《中東基督徒的迫害與種族滅絕》(和簡·阿道夫共同編輯)。

原文China and the Other Kind of Disinformation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