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豪愁萬千

李白的詩歌,意境開闊、宏大,激盪著一股沖天豪氣。其「愁」緒,亦充溢著浩然之氣,堪稱「豪愁」。誇飾及想像的妙用,帶來強烈的震撼。

《秋浦歌》第十五首寫道:「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不知明鏡裏,何處得秋霜。」

清代王琦評註:「起句奇甚,得下文一解,字字皆成妙義。洵非仙才,那能作此。」 雖然誇張超凡,詩句卻仍不失含蓄的風致。假象的運用使得率直中含著婉曲,詞句讀來更有意味。

日本 相阿彌(1485–1525)繪《李白廬山觀瀑圖》軸,紙本水墨,美國舊金山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日本 相阿彌(1485–1525)繪《李白廬山觀瀑圖》軸,紙本水墨,美國舊金山藝術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古體詩《將進酒》大約寫於天寶初辭京還山之後,是一篇撼人心魄的佳作。

「君不見,

黃河之水天上來,

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

高堂明鏡悲白髮,

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

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

將進酒,君莫停。

與君歌一曲,

請君為我側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

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

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

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

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開篇的排比句式先聲奪人,宣洩滔滔情感。隨即,作者收住「悲」意,反而轉寫酒筵上歡樂豪放的場面,暫隱內心的不平。詩人雖未曾「得意」,卻瀟灑地暢言「盡歡」之豪邁,並且大呼:「天生我材必有用」。

之後,詩句節奏突然加快:「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幾句三字短語把狂放之情推向了高潮,此後又是一段激憤之歌。從飲酒之「樂」到「萬古愁」的「愁」處收筆,盡顯憂憤激越。

作者大量使用誇張的筆法,不僅營造了「黃河之水天上來」、「朝如青絲暮成雪」這般誇張的形象,還寫出「千金」、「三百杯」、「斗酒十千」、「千金裘」、「萬古愁」此類誇張的數字,利用它們形成巨大的情感衝擊力。

在句式上,此詩以七言為主,又間以三、五、十言句,使節奏的徐疾變化,與感情的起伏跳躍相一致。南宋文學評論家嚴羽在《評點李太白詩集》中評曰:「一往豪情,使人不能句字賞摘。蓋他人作詩用筆想,太白但用胸口一噴即是,此其所長。」

另一首古體詩《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題目一作《陪侍御叔華登樓歌》,作於七五三~七五五年之間,同樣運用了超忽的比興手法。

「棄我去者,

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

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

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

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

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

舉杯銷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

明朝散髮弄扁舟。」

詩人在開篇即道出煩憂,繼而筆鋒一轉,又是一番開闊景象:「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詩人於高樓暢飲,縱有「欲上青天攬明月」的「壯思」,無奈現實卻是:「人生在世不稱意」。

曠古名句「舉杯銷愁愁更愁」 連用三個『愁』字,在音韻上迸射震撼,既凸顯愁懷深重,亦烘托那種不為命運所屈、「明朝散髮弄扁舟」的灑脫氣勢。

縱觀全篇,波瀾迭起,句式緊迫,語言流暢,既傾吐了作者懷才不遇的煩惱和對現實的不滿,也表現了詩人的壯志雄心和決意與現實決裂的呼聲。

月亮是李白鍾情的意象之一。名篇《月下獨酌》寫道: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此詩緊扣一個「獨」字。詩人一出場,便是一個極度孤獨寂寞的形象。他沒有伴侶,沒有知己,無人聽他傾訴內心的悲歡,他只能在花間自斟自飲,借酒澆愁。這時他突發奇想,要把天上的明月和月光下自己的影子邀來共飲。

清代章燮評說:「天上之月、杯中之影、獨酌之人,映成三人也。從寂靜中,做得如許鬧熱,真仙筆也。」

南宋‧馬遠繪李白《月下獨酌》詩意,團扇(公有領域)
南宋‧馬遠繪李白《月下獨酌》詩意,團扇(公有領域)

結語

李白的豪情,一瀉千里,出奇制勝,既無矯揉造作,也無纏綿綺麗。激昂的生命力、特有的自信和狂放,充盈字裏行間,平添蒼涼壯美。從濃濃的鄉思、深摯的離情、人生苦短的嘆息以及懷才不遇的憤懣中,從音韻的曼妙流轉、句式的百端變換、景色的生動描摹、奇特的想像和誇飾中,讀者有幸領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藝術光采。◇